服务咨询热线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荣誉资质
新闻动态
成功案例
人才招聘
留言反馈
联系我们

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动态 >

《陈情令》穿帮镜头这么多?肖战王一博替身露脸,工作人员乱入

发布时间:2019/08/15 11:03

原标题:《陈情令》穿帮镜头这么多?肖战王一博替身露脸,工作人员乱入

《陈情令》走势火爆,剧情好、演员好,自不必说,场景、道具、服装等等制作精良也是功不可没。不过每周更新三天的节奏让追剧的小伙伴们意犹未尽,于是剩下来的四天时间里用8倍镜玩“找茬”,竟然还真发现了不少让人开怀大笑的穿帮镜头。

金凌演技之“剑没插进去,我也能接着演”

蓝大蓝二以及魏无羡三人发现了金光瑶的秘密于是冲去芳菲殿,遇到了金凌拦路。金凌手里提着宝剑“岁华”出场,看到来者是这三人之后就还剑入鞘。动作非常流畅,可是剑没插进去。

展开全文

面对这一切,“岁华”忍不住呐喊:我还没进去!你咋还继续演?

而金凌的扮演者本人开启了阿菁的“装瞎”功能:我啥都没看见!

魏无羡演技之“花生米没吃到,我也能接着演”

俗话说“外甥似舅”,金凌演技和魏无羡一脉相承。这一幕是魏无羡把花生米高高抛起,扔进嘴里。不过实际上,根本没接住。不过导演没喊卡,就得接着演,魏无羡在线“无实物表演”吃花生米给你看。

温晁之剑角度清奇

剧中魏无羡为了报仇,吹笛驱动王灵娇向温晁大打出手。受到惊吓的温晁拔剑刺向王灵娇,画面显示剑是穿膛而过。但是之前的镜头中,温晁拿剑刺过去,却是从王灵娇的左肩上方掠过,完全没有戳到,这是什么角度清奇的招式?

虞夫人脸上血迹消失之谜

虞夫人和江宗主十指相扣共赴黄泉这一幕特别悲伤,赚足观众眼泪。倒在地上的她,这时候脸颊、额头还是干干净净的,没有血迹。

但是温晁后来向她的脸上倒酒时,脸和额头上都出现了血痕,这是化妆师给补妆了吗?

这门到底向内开还是向外开?

在云深不知处这场戏中,蓝家弟子们被剑灵震飞出屋外,这扇门是向外开的。

但是等到夷陵老祖魏无羡画符咒开门时,门又是向里面打开的。那个时候就有如此高级的双开门呢!

魏无羡垂发之谜

和师姐对戏这段,魏无羡起身,被师姐拖住,可以看到这时候魏无羡有一撮头发是垂了下来。

但是拉到近景时,可以看到这一撮垂发不见了。

而下一个镜头,不知怎么,这撮头发又出现了。

而当师姐放下拽住魏无羡的手时,魏无羡的垂发竟然又凭空出现了。这一段内容,化妆师做了几遍造型呢?

蓝大哥手酸了

蓝家大哥拦着聂宗主杀金光瑶这场戏也出现了类似的穿帮。从正面看,蓝大是将剑举过头顶,架住了聂宗主的刀。

但是从背面看,剑虽然还架着刀,蓝大的手还没举过肩膀,额,蓝家大哥,您是手酸了吗?

蓝忘机:我的手究竟放在哪里?

上一秒,魏无羡被蓝忘机拽着无法挣脱。

下一秒,两人站位不变,蓝忘机的手就已经放在了身后。

刻字之谜

“蓝忘机醉酒偷鸡”是《陈情令》中的高能情节。一向端方雅正的蓝二公子在醉酒之后不仅跑去农户家里偷鸡,“作案”后还在柱子上刻下了“蓝忘机到此一游”留念,而魏无羡也陪着刻下了自己的名字。可是细心的网友发现,剧中蓝忘机偷鸡之前,柱子上就已经有字了,放大来看正是忘羡两人的题字。不得不佩服,真是好眼力。

魏无羡内心OS:我随便一靠,就靠出穿帮。注意看树上,还有阿拉伯数字呢。网友们真是火眼金睛。

蓝忘机甩头发

仙门百家盛会上,远方的蓝忘机同学大概觉得大家看不到他,居然很任性地甩头发。这还是那个稳重自持的蓝二公子吗?

替身抢戏系列

这场戏是蓝湛魏婴站在金子勋和金子轩身旁,看见师姐经过,打招呼的一幕。

然而接下来师姐过来的时候,魏无羡和蓝忘机竟然是替身在站着。

还有温逐流被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傀儡追杀的这场戏,镜头一转可以看到,红衣小姐姐竟然变成了一个男人。

工作人员乱入抢戏

金子轩灵堂的这场戏,有一个远景,可是很明显可以看到在侧面的纱幔背后,有人伸出手扯着布躲在那里。而且貌似是导演等工作人员就坐在那里。很是清晰啊。

就在蓝忘机被阿苑抱着大腿喊爹的时候,人群后方有个穿着现代装留短发的的人意外入镜,他发现自己被拍到了于是蹲下了然后又探头,实在太好笑了。

江氏三姐弟从桥上走下时,屏幕右后方居然出现了一个穿着现代衣服的工作人员。

上一秒魏无羡刚说了一句:这条路不像有人走的样子。

下秒屏幕左下方马上有个人出镜,即刻“打脸”:来,我走给你看!

天空中下起了花瓣雨,场面很是浩大。一俯拍,覆盖范围就广了,把该拍的不该拍的全拍上了。于是左下方又有工作人员入镜啦。

无人机抢戏

这里是蓝忘机和魏无羡罚挨戒尺的场景,也是俯拍,为了收获好的全景,不过无人机的投影也出现在画面上了。

群演也抢戏

大哥,你的牛仔裤露出来了。

后边的那位姐姐,不要以为我没看到你的眼镜哦。

看着这些穿帮镜头,不得不佩服我们的剧迷朋友们,这是拿着显微镜一帧一帧画面看啊,剧迷们真是下了不少工夫呢,真爱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