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 卜 さくら dmm

性愛工具 愛之谷官方商城 2021/10/2 6:11:28 13次瀏覽
水 卜 さくら dmm


跟著小編往下看, 節食減肥到底會給 身體帶來哪些危害,以及到底怎么減肥才最好。


  即使你的目的不是為了更健康,只是為了變瘦,挨餓也是不管用的。


  故意少吃確實有可能讓你暫時變瘦,時間稍微長一點,事情 就會發生變化:節食者對 食物會變得上癮,像是對毒品上了癮,時時刻刻都在想著各種食物,稍微聞到一點食物的味道就會受不了,瘋狂想要吃。


  好不容易瘦的幾斤,稍微一放松,就會立刻加倍反彈。


  因為節食者對食物的吸收率,要遠遠高于普通人。


  節食減肥的危害體內水分大量 減少剛開始節食的那段時間,不少人的體重可能會下降,但這減掉的并不是 脂肪


  因為節食時,我們 攝入熱量不足,在血液中的糖原被用盡之后,身體為了維持各器官的正常運轉,就會分解肝糖來供能,而肝糖原分解后會通過尿液的形式排出體外,身體分解1克肝糖原需要4克的水分,因此在節食初期體重下降,其實減少的大部分是體內大量的水分。


  肌肉流失嚴重當你節食一段時間后,身體儲存的肝糖原基本被消耗完,那么身體會消耗脂肪和肌糖原來供能。


  隨著時間的推移,雖然你能減掉一定的脂肪,但也造成了肌肉的流失,這會導致基礎 代謝降低,更不利減肥,也加劇了反彈的可能性。


  營養不良,阻礙脂肪代謝足的營養素來維持正常代謝,當然其中也包括脂肪的代謝。


  如鈣元素,它在腸道中能夠與食物中的脂肪相結合,阻斷腸道對脂肪的吸收,并讓脂肪隨糞便排出體外。


  此外,B族維生素也是參與脂肪代謝的重要物質。


  消耗熱量減少當熱量攝入長期嚴重不足時,人體會啟動自我保護機制,它會通過減少熱量消耗來維持正常運作,這會導致你每天消耗的熱量減少。


  所以即使你通過節食減少熱量攝入,也容易造成減肥失敗。


  想減肥就從最日常的食物攝入說起。


  (一)碳水化合物(米、面、淀粉類食物) 作用:1、提供人體能量。


  人體所需能量的70%左右是由碳水化合物氧化分解供應;2、組織細胞的重要組成成分;3、與蛋白、脂類等形成活性成分。


  (二)脂肪(肉類、油脂類、固態脂肪屬于(動物油脂),液態脂肪屬于(植物油脂)作用:1、氧化提供能量;2、某些荷爾蒙(激素)的合成前體;3、促進脂溶性維生素素的吸收。


  (三)蛋白質(蛋類、奶類屬于(動物蛋白),豆類屬于(植物蛋白)作用:1、構成組織和細胞的重要成分,其含量約占人體總固體量的45%;2、用于更新和修補組織細胞,并參與物質代謝及生理功能的調控;3、提供能量。


  人體每天所需熱能大約有10~15%來自蛋白質。


  (四)維生素(維生素A、B1、B2、煙酸、B6、B12、葉酸、C、D、E、K)作用:多種酶的活性成份,參與物質和能量代謝;(五)礦物質(紫菜、菠菜、豬肝、綠色蔬菜)作用:1、礦物質是構成機體組織的重要材料;2、調節體液平衡;3、維持機體酸堿平衡;4、酶系統的活化劑。


  (六)水(純凈水、碳酸飲料、運動飲料)作用:1、人體構造的主要成份,水占成人體重的50%~60%;2、營養物質的溶劑和運輸的載體;3、調節體溫和潤滑組織。


  (七)膳食纖維(粗糧、谷物類、根莖類)作用:1、改善腸道功能;2、調節脂類代謝;3、調節糖類代謝;4、調節酸堿體質;我是一名保安隊長,今年二十六歲,體格和長相都不錯,因為工作能力出色,才當了兩年保安,就得到經理的賞識,提升為公司的保安隊長。


  可好景不長,當上保安隊長沒幾個月就出了車禍,導致神經出現問題,被送到一家精神病院接受治療,還好精神病院的女護工和女醫生很多,而且特別漂亮。


  不知道她們是不是因為我這個年紀被撞出神經問題,覺得太可惜,還是其他緣故,很多時候都對我特別照顧,讓我在這里過得滋滋有味。


  可有一件事情,我不敢告訴這里的醫生,那就是我已經恢復了,不敢說是因為我擔心我去 找醫生,坦白我恢復的事情,會讓醫生覺得我的病情更加嚴重,這樣的事情,并不是沒有先例。


  我知道想出去沒那么容易,所以并沒有表現出來,依舊 裝作一個精神病,暫時呆在這家醫院里面,打算找機會逃出去。


  不過這幾天晚上,我睡覺時一直聽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是做夢還是幻覺,所以我今晚上特意沒有睡著,躺在床上等待著那喊我的聲音。


  時間一點點過去,這個點其他的病人應該都沉睡在夢里,我反而是越來越精神,期待著那熟悉的聲音。


  “ 張千……”來了!忽然聽到這幾天晚上都能聽到的聲音,一下子機靈了起來,發現聲音是從醫院走廊外的 更衣室傳來的。


  我立馬起身光著腳下床,因為我的病房在走廊盡頭,病房 房門正對著更衣室的,所以打開房門之后,我一眼就能看到更衣室的情況,里面燈光昏暗,房門半掩,隱隱約約能見到里面有個 女人


  長發披肩,身材苗條。


  那……是 楊姐!而且從我這個角度,能夠隱約看到楊姐正半躺在更衣室的凳子上。


  她……她在干什么?!而且還喊著自己的名字?想到這兒,我的心跳一下子就加快了起來。


  楊姐,原名叫楊蕓,是這家精神病醫院的護士。


  楊姐平時的工作就是負責照顧我,因為長得漂亮,醫院里有不少男醫生都在追求她,可是,我萬萬也想不到,她居然會半夜在更衣(瓶子塞下體小說)室喊我的名字!雖然看不到楊姐的臉,但是我的腦中卻已經浮現出了她的臉蛋,她那雙秋水眸。


  我心下像是被貓抓了似的,終究忍不住,輕手輕腳地朝著更衣室走了過去。


  夜晚醫院的走廊很安靜,我盡量不發出一丁點聲音,走的越近,楊姐的的聲音就越清晰!走到更衣室的門邊,我探過頭去,透過那條更衣室的門縫朝著里面看了去。


  只見,寬敞的更衣室里,楊姐上身穿著粉色的護士服,修長的腿,纖細的腰,真是個美女。


  以往她總是穿著這樣的衣服,微笑著照顧自己穿衣吃飯睡覺,那時候的她,就像個天使一樣。


  可是現在,她卻頭發凌亂,瞇著眼睛,臉頰泛紅,嘴里還喊著我的名字!這一幕,讓我心跳加劇!想到這里,我的眼睛忽然瞪大,腦子里也一下子竄出了一個以前從未有過的想法。


  對啊!我是精神病,那么不管我做什么,別人都不會覺得奇怪,楊姐也是!以前我發病隨地大小便的時候,楊姐都沒有責怪過我,反而還微笑著幫我穿褲子。


  那么……就算我現在 推開門進去,楊姐也不會說什么的!這個念頭使得我血液加速,心臟“砰砰砰!”直跳,腦子里仿佛有個聲音一直在說:“推開門!推開門!”終于,我伸出手,一把將更衣室的房門給推開!“砰!”房門撞到后方的墻壁,發出一聲輕響,但就是這聲輕響,使得楊姐一下子坐了起來!她面色漲紅,慌張而又迅速的收拾好自己,這才抬頭朝著我看來。


  當她見到來人是我之后,明顯地松了一口氣,隨即才像以往那樣溫柔而又略帶無奈 地說:“張千,你怎么不睡覺又到處亂跑,你……”或許是看到我健碩的身材,楊姐那一雙美目很明顯地瞪大。


  以往的楊姐,雖然每次都會替我穿衣服褲子,但那時候我還在犯病,從來沒有往深處想,可今天已經完全不同,因為我已經恢復正常了!她明顯心慌了,連忙別過頭去,挪開視線,輕聲說:“張千,聽話,快把衣服穿上!”看到這一幕,我的心下一陣暗喜,果然,楊姐只當我是個神經病,根本往深處想。


  她肯定還以為我是發病了,所以才會闖到這里來。


  我腦子里已經有了主意,所以故意朝著楊姐走過去,走到楊姐身旁之后,我故意嘴里還含糊不清地說:“我要上廁所……”楊姐嚇了一跳,還以為我真要撒尿呢,連忙起身躲開,她臉龐通紅,卻又怕吵醒了其他人,只能輕聲說:“張千!別鬧,跟我走,我帶你去廁所。


  ”一邊說著,她還一邊伸手來提我的褲子,想要幫我把褲子穿上。


  可我哪里會如她的意,裝作往常發病的模樣,咬牙切齒說:“我要在這里!你剛剛就在這里上廁所,我也要在這里!”說到這里,我轉身就往那凳子上一躺,和楊姐剛才如出一轍。


  與此同時,我也一直在觀察楊姐的表情,我發現,她的臉比之前更紅了。


  那美麗的眸子里更是閃爍著一陣難為情的光芒,可她的目光,始終沒有離開我……她肯定已經知道我發現剛才的事情,所以才會這樣,她眼神閃過一抹復雜的色彩。


  因為我是個神經病,她不但不敢跟我發火,反而還害怕我會把這事給說漏嘴,讓其他的醫生護士知道。


  所以,她站在原地,沉默了下來,明顯在想應該怎么辦。


  半晌,她咬了咬牙,轉身去將更衣室的門關上了,隨即,才走了回來,蹲到 了我的身旁。


  她臉蛋紅紅,輕聲輕氣地說:“張千,你……你要答應我,只有我們倆的時候,你才能在這里上廁所,不然,我就帶你去醫生那兒打針!”去醫生那里打針,就是打安定,強行讓病人安靜下來,這是醫院里所有病人都害怕的一件事。


  我知道楊姐是想要嚇唬我,才這么說,所以我裝作被嚇到了的模樣,連忙坐起來說:“不打針……我要上廁所……”“張千,你別動……”楊姐下意識的推開我,“好好好,你別亂動,我幫你。


  ”楊姐的手很漂亮,十分白皙,五指纖細修長,指甲上還涂了淡紅色的指甲油,看上去十分養眼。


  只是,我根本就不想上廁所,過了半晌,她發現我沒動靜,便輕聲說:“張千,你沒尿,快去睡覺。


  ”我本來就不想,本來就是故意的。


  于是,我又裝作發病,嘴里含糊不清地說:“我想上廁所……楊姐,我是不是得病了才尿不出來,我要找醫生!”一邊說著,我一邊起身假意要出去找醫院里的值班醫生,可楊姐聽到我這話,卻被嚇得臉色蒼白,連忙一把拉住我說:“張千,你沒病,這是……是正常的,不用找醫生。


  ”我皺著眉毛搖頭:“不,要找醫生。


  ”楊姐急的滿頭大汗,拉住我的手根本不敢松開,生怕我會跑了出去把大家伙給吵醒,她猶豫片刻輕聲說:“不用找醫生,我能幫你。


  ”說到這里,她把我扶到凳子上重新坐下!楊姐還有些害羞,別過臉不敢看我,美麗眸子里泛起了一層迷蒙的霧氣。


  我心下激動,難道楊姐喜歡我?果不其然,再隔了一會兒,楊姐突然偷偷抬頭看了我一眼,我一直在注意著她,見她一抬頭,就立馬裝作原來犯了病的呆愣模樣。


  她稍稍放心幾分,開始幫我按摩。


  “恩”這么近的距離,看著楊姐那美麗的臉龐,我感覺上天真是待我不薄。


  我一時激動,不小心動了下,她突然一下睜開眼睛,美麗的眸子一動不動地盯住了我。


  被楊姐這么盯著,我心頭發毛,壞了,難道楊姐發現我在裝病?!可下一刻,楊姐臉上卻忽然露出了一抹笑容,說:“張千,現在好點了嗎?。


  ”我一愣,因為我還在裝病,不能直接回答,只是含糊不清地說:“難受……。


  ”楊姐吃吃一笑,搖頭自語說:“就知道和你這個神經病說不清楚。


  ”她嘴里雖這么說,卻伸出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胳膊,嚇的我以為楊姐發現我裝病了。


  于是我小心翼翼起來,生怕會引起楊姐的懷疑。


  不過很快我就發現是我想多了,楊姐壓根就沒發現自己是裝出來的,這讓我松了一口氣,這也讓我開始欣賞起面前這個美麗的女人來。


  沒想到,楊姐竟有這么美麗的一面,看著她努力幫我按摩的樣子,我不禁心里一陣感動!“哼……臭小子,你可真難伺候!”楊姐忍不住嘟囔了一句,但是那句話落入我的耳朵里,卻仿佛是在向我撒嬌一樣,我看向她的眼神,也越來越柔和。


  看著楊姐這般模樣,我只覺得眼前這個女人實在太賢惠了,比我之前談的女朋友還要好,過了好久,她停了下來,目光注視著我。


  我注意到楊姐眼神里的復雜,想到到這里這么久,也沒見過楊姐和其他男人在一起,應該是單身。


  不過楊姐這個年紀的女人,肯定有著自己的需要,而我在她眼里就是個精神病人,也不知道現在是做什么,她看到我壯碩的身材,一定會有別的想法。


  難道她這是在猶豫么?我不能給楊姐反應過來的時間,急忙開口道,“楊姐……還沒好!”“楊姐給你想辦法,你先別吵。


  ”“痛……”楊蕓抬頭看了看我,她的眼神忽然一變,然后抬頭看著我說,“張千,等下蕓姐給你玩個游戲,你不許告訴其他人,這個游戲只能你跟蕓姐一起玩,知道嗎?” 二狗緊了緊雙拳,眼神之中滿是堅定的愛意。


  第二天一早,李二狗早早的便起來了,昨晚他一宿沒睡,腦子里全都是 小媽的身影,起來之后他發現小媽也早就起來了,看著小媽臉上有些憔悴的神色,李二狗知道小媽恐怕也和自己一樣,一夜未眠。


  “二狗,村里傳來消息了, 塘河可能會被 承包了,以后咱們家這最后的一點補貼恐怕也得落空了。


  ”趙悅兒的語氣有些黯然,不過卻并沒有昨晚的那種冷漠了,仿佛昨晚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


  “啥?!”這個消息如同雷轟一般,在李二狗的腦中炸響。


  他跟自己小媽沒啥生計來源,本來就是靠著在塘河里撈點魚能夠提高下生計,這塘河要是被別人給承包了的話,那自己和小媽以后的日子可咋活?!“你也別急,任何事情總是會有轉機的,先吃飯吧。


  ”趙悅兒見李二狗如同雷擊地站在原地,柔聲勸慰了起來。


  可是李二狗哪里能夠聽的進去啊?轉身便沖出了家門,朝村委會趕去。


  以前村里的這些家伙可沒少拿自己好處呢,現在忽然斷了自己的財路,這不是開玩笑么?“哎喲,誰他媽的這么不長眼了?二狗?你小子干啥呢?找死啊?”李二狗這才剛沖出家門沒多遠,便撞到了個人,那人肥頭大耳,面色紅潤,說話間還有酒氣噴出,顯然,剛喝了酒出門的。


  瞧見這人,李二狗眼珠子一轉,嘿嘿笑道:“文書,您這是去上班呢?”這人是村里的文書 李富貴,平日里吃喝拿卡,對李二狗更是沒有少欺負,但是為了生活,李二狗一直都是忍氣吞聲。


  “ 老子不上班這么早起來干啥?”李富貴白了李二狗一眼,嘴里有些不太清楚地說道:“你小子干啥呢?這么急匆匆的。


  ”聽到李富貴這么問,李二狗剛才的那股子憤怒也漸漸消失了,他知道,這些雜種根本不會因為自己經常送魚給他們便會被自己威脅到。


  “文書,我聽說咱們村的塘河要被承包了,是真的不?”李二狗諂媚笑道。


  李富貴一聽,小眼睛瞇起來,打量起李二狗,“小兔崽子,消息挺靈通的啊?咋的?你想要承包不成?”“文書,我肯定想承包啊,您看,只要您愿意讓我承包,我二狗保證讓你們家有吃不完的魚。


  ”李二狗胸脯拍的啪啪響。


  “哼,想要承包塘河?讓你小媽趙悅兒來跟老子說。


  ”李富貴冷哼一聲,搖搖晃晃地往前走去,隨后又想到了什么,“對了,你趕緊的送兩條魚給你 臘梅 嬸兒去,今天中午沒有下酒菜了。


  ”說罷,李富貴看了不看李二狗一眼,哼著小曲兒往村委會走去。


  看著李富貴離開的背影,李二狗心中,滿是憤怒,他算是看出來了,這狗曰的是他娘的想要搞自己小媽!“呸,你這狗仗人勢的東西,你想要搞老子小媽,老子先搞了你家婆娘!”李二狗呸了一聲,卻還是朝著塘河走去,畢竟現在他還沒有得罪李富貴的資本。


  摸了一個多小時,李二狗這才拎著兩條魚走到了李富貴家門口。


  二層小洋樓,院墻比人高,仿佛怕人家搶了他家似的,甚至就連院子的大門都是鐵門,涂上了朱紅色,顯得氣派十足。


  李富貴家李二狗也不是第一次來了,他看了一圈,發現屋里沒人,便將兩條魚放在了院子里準備離開,可忽然有些尿急了起來,李二狗左瞧右看,便朝李富貴家的茅廁跑了過去。


  跑進茅廁,剛拉下褲子便閉著眼睛一臉享受的尿了起來,可隨后便聽到一聲嬌斥聲:“你個要死的李二狗,你尿到 老娘一臉咯!”聽到剩下有罵聲,李二狗低頭一看,頓時嚇了一跳,原來是李富貴家的婆娘丁臘梅在小解呢,卻沒曾想李二狗尿急之下沒有看清楚便尿了起來……李二狗趕忙挪開身子,“臘梅嬸兒,真的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話還沒有說完,李二狗便被丁臘梅那白花花的那處給吸引(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了過去,原來女人尿尿是這樣子的啊?“死二狗,你還看?!”丁臘梅沒想到李二狗這臭小子尿了自己一臉不說,居然還偷看自己,這讓她怒不可遏了起來……“對不起、嬸兒,我這就走。


  ”李二狗道歉一聲便要提起褲子離開,可丁臘梅卻媚眼一閃,眼角的那顆美人痣也為之顫抖了起來,真是個驢貨子啊,這玩意兒比我家那扒灰的東西可大了近一半呢,這要是能夠跟老娘倒騰一下該有多舒坦啊……“走?你走哪里去?一句對不起就算了?你尿了老娘這一臉的可咋說?”丁臘梅平日里占著自己家男人是村里的干部,自己也是個官太太,平日里都是趾高氣昂的,對李二狗這樣的窮小子更是頤指氣使。


  “臘梅嬸兒,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要不,要不我給你把衣服洗了?”李二狗雖然少年老成,但畢竟還是個年輕人,忽然撞見這事兒,他一時間還真的有些不知道該咋處理。


  丁臘梅瞧見李二狗這焦急的模樣,心里好笑,嘴上卻冷哼一聲,“洗衣服?老娘是臉上被你尿濕了,身子也被你尿臟了,你得給老娘洗干凈臉和身子才行。


  ”“啥?”李二哥瞪大了眼珠子,臉上滿是不可置信之色,他怎么也想不到丁臘梅非但沒有難為自己,還給自己提出這么要的要求?給他沖洗身子,那,那豈不是可以看到甚至是摸到丁臘梅了?一想到可以摸丁臘梅,李二狗便想到李富貴那雜碎想要搞自己小媽的事情,他心里冷笑,李富貴啊李富貴,真是現世報啊,你想要搞老子小媽,老子現在就搞了你媳婦兒,給你戴一頂綠油油的高帽子!“咋滴,你不同意?”丁臘梅心里暗罵,這不懂事的小犢子,老娘都已經暗示成這樣了你居然還不懂,如果不是看到你有這么個資本,老娘非得一腳踹死你不可。


  換做平時的丁臘梅恐怕早就揍李二狗了,但是她卻發現了李二狗的資本,她家李富貴占著自己的官位,沒少搞村里的娘們,這也使的李富貴早就不行了。


  她雖然也跟別的男人搞破鞋,可大部分都是他家李富貴為了往上爬,介紹的那些個鎮上的老東西,一個個的還沒李富貴給勁兒,如今好不容易遇到了李二狗這么個大小伙子,丁臘梅就像是餓急了的貓聞到了腥味一般,哪里舍得放棄?“不是,臘梅嬸兒,我這不是怕文書知道了,到時候……”李二狗故作為難,以進為退。


  說實話,他心里是很想要搞丁臘梅來報復李富貴的,特別是丁臘梅本身就長的好看,能夠被村里的干部看中的,這臉蛋模樣肯定是沒的說,最關鍵的是丁臘梅這婆娘火辣熱情,而且剛才瞧見她那兩個瓣子大的厲害,這要是掰開來弄一下,那一準能成為活神仙!“咯咯,小犢子,怕啥呀?嬸兒都不怕,你有啥好怕的?”丁臘梅嬌笑一聲,扭著腚子引著李二狗往她家廚房走去。


  走進廚房之后,丁臘梅將廚房的門給關上了,先是洗了把臉,然后將一條長長的軟管接在了水龍頭上,笑盈盈的將軟管遞給李二狗,看著李二狗說道:“二狗,嬸兒下邊兒剛才被你尿臟了,你等下用水幫嬸兒沖一下。


  ”說話間,丁臘梅將她的包臀短裙撩到了腰間,那大腚子被一片紅色的小衣緊緊地包裹著,看著李二狗血脈賁張,火氣蹭蹭蹭的往上冒,你爺爺的,這可真是大啊,這么大還不得把小爺我給夾死啊?瞧見李二狗盯著自己的身子發呆,丁臘梅心中得意,忍不住微微一蕩,特別是想到李二狗馬上就能喂飽自己,她一下子沒忍住……“二狗,嬸兒好看么?”丁臘梅稍微緩了緩,將小衣一點兒一點兒的往下劃拉,這姿態看的李二狗那狗逑子立刻咆哮了起來。


  “嬸兒,你可真好看,我……我想……”李二狗咽了咽口水,再也忍不住了,你爺爺的,這婆娘咋這么會撩呢。


   被李二狗撲倒,丁臘梅故作嬌嗔地白了李二狗一眼,啐道:“小壞蛋,也不知道溫柔點兒對人家。


  ”說著,她也不猶豫,直接翻過身子,雙手撐在了灶臺上,搖搖晃晃地仿佛一條狗似的在搖尾乞憐。


  看著那兩個瓣子縫里的小衣,李二狗沒有任何猶豫,直接給撕扯了下來,又是惹得丁臘梅一陣嬌呼……“二狗,快來吧,嬸兒餓了,快來喂飽……”聽著丁臘梅這話,李二狗嘿嘿一笑,罵道:“臘梅嬸兒,你可真是不要臉呢!文書要是知道你這樣,恐怕得弄死你吧?”“咯咯,就他還想弄死老娘?”丁臘梅咯咯嬌笑起來,隨后又嗔道:“小冤家,你快點兒吧,嬸兒難受的緊呢,趕緊……”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8292014.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1416571.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6493597.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2336338.html
https://twerdfghtjyui.weebly.com/5487676.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7014589.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5010072.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2688455.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9023240.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2644871.html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為原創丨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水 卜 さくら dm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