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s av

性愛工具 愛之谷官方商城 2021/8/2 2:02:09 18次瀏覽
deeps av


我有些吃驚,繼續往前走近。


  臥室的門沒有關緊留著一條縫,里面立馬就露出了一幕香艷的場景。


   雪莉渾身赤裸,小嘴微張,臉上也不自覺地泛起了潮紅,另一只手摸上了自己的胸口……桌上的電腦中居然在播放小電影!她手上還拿著一個 玩具,不停的在自己的身上來回的活動。


  尼瑪,好刺激!這和剛才讓我滾的樣子,判若兩人!我立馬就有了 感覺,僅存的理智琢磨著,雪莉剛才讓我滾,是不是傳說中的欲拒還迎。


  不過也不管是什么原因,為了拿到錢,現在都是個很好的時機。


  我推了推門往里走進,第一次看見 女人這個樣子,渾身發燙。


  雪莉已經開始越叫越大聲,露出的上身隨著她顫抖的頻率而抖動,那肥翹的屁股,還有細軟的腰肢,她的每一個部位都是那么的完美。


  我呼吸越來越重,恨不得馬上就沖進去,滿足她。


  就在這時,我的手機突然震動了一下, 嚇得我立馬又退回了遠處。


  拿出手機我才發現,原來是雪莉的老公給我發來的短信:“我走之前騙她吃下了催情藥,你動作快一點。


  ”我頓時明白了雪莉前后反應的反差。


  不過既然如此,當務之急我就是要搞定她。


  我快步走了上去,雪莉回頭看到我,見我目不轉睛的盯著她的 身體


  她耳根都燒紅了,手胡亂想要遮住身體,喊叫聲變得千回百轉:“你進來干什么?還不快點滾出去!”銷魂的聲音在屋里回蕩,我吞咽了一下,望床邊走近,“你快別叫了,我們還是開門見山,你也知道我來是干嘛的,就算我走了……你老公也會馬上找來第二個人。


  我拿錢辦事,你找人辦事,我們還是速戰速據,大家都爽快。


  ”說完,我脫了褲子,大步到了她的跟前。


  雪莉掃了一眼我的下半身,突然難以抑制的喊了一聲,身體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


  我微微一愣,沒想到 劉樹成給她下的藥還蠻厲害的。


  趁著這個機會,我一把將她抱入攔我的懷中,她原本想要推開我,可是剛才的行為已經讓她身上軟得不像樣子,一絲力氣也使不出來。


  “別害怕……雪莉……我會幫你解決的……”碰上女人柔軟發燙的軀體,我緊張得話都說不利索了,顫抖著手剝下她身下的衣服。


  而雪莉則是像被那藥效洗腦了一樣,一接觸到我冰涼的皮膚,整個人就像八爪魚一樣的靠了上來。


  我還沒來得及仔細的去感受女人香軟的身體,就被突然扇了一巴掌。


  “你,為什么又是你,我讓你出去!”雪莉漲紅了眼睛 在我懷里嬌嗔,一不小心被我觸碰到了皮膚之后又開始猛烈的抖動了起來,一張俏臉已經紅得不能再紅。


  我看著她的樣子好像明白了過來,剛才那玩具還在她的身下,被我這幾下擺弄得讓她到達了愉悅得頂峰,所以才會那樣猛烈的抖動了起來。


  而剛才才到達了頂端,那她身上的藥效也自然消失了一半,所以她的反應又強烈了起來,給了我一巴掌。


  即使她剛才才達到了歡愉,沒有力氣使勁打我,可是她尖利的指甲還是在我的臉上留下了幾條長長的爪印,疼得我直呲牙。


  我迅速脫光,只想速戰速決。


  誰知,雪莉絲毫不配合地在我的懷里扭動,我想要抱住她,她使勁掙扎。


  一下,她的腦袋狠狠撞在了床沿上。


  她疼得陡然恢復了意識,把被子扯在身上就瞪著我,手直顫,“你!我剛才……”“是你們叫我來的,今天把事情辦完,之后就不用見。


  ”我試圖跟她講道理。


  她快速的站起身,來整理好了她的衣服,紅著臉振振有詞:“我再說一遍,給我出去。


  我警告你最好不要再出現在我房間,不然我現在叫報警。


  ”她的話猛然提醒了我,當時我跟林哥過來的時候,大家都是口頭協議。


  并沒有書面證明,如果她報警,那么我現在的行為是屬于要強奸她。


  想到這一層,我他媽不免有些來氣。


  讓來的是他們,現在要我滾的也是他們。


  可是現在家里正急需用錢,我不想在弄出什么別的幺蛾子。


  我看了她一眼,摔門出了別墅。


  下樓就給劉樹成打了電話,剛接通,他就問:“怎么樣,成沒有?”成尼瑪,你難道不知道你老婆是個貞潔烈女?我在心悄悄暗罵,但是表面上還是老老實實說:“沒有,雪莉太剛烈了,寧可自己解決也不要我碰,剛威脅我要報警。


  ”“什么?你他媽一個女人都搞不定嗎?”劉樹成氣急敗壞的在電話那端罵我,剛說完,他又調整了一下情緒,“下周,下周你再過來,一定要辦成。


  ”第二周我按照約定又到了別墅,不過我這次學賊了,一來就要要求劉樹成簽合同。


  把事情一五一十寫出來,雙方簽個字,沒想到他別有多的廢話,二話不說就跟我簽了合同。


  不知道為什么,我心中總有點忐忑,老是覺得我這事情沒那么簡單,于是也偷偷的跟了上去,結果一上去就聽見雪莉的聲音。


  不是說劉樹成不是那方面不行嗎,那為什么雪莉叫得比之前更加讓人遐想聯翩了?莫非他還硬得起來,只是射出來得 東西質量不好,不足以讓女人懷孕?我不停的胡思亂想著,幾步就到了樓上,一上去我就發現他居然沒有關門!也不知道劉樹成究竟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不過這樣也好,更加方便我偷窺。


  我摒住了呼吸,慢慢的移動到了門前,盡量不讓自己發出任何聲音,然后伸出頭往里面看去,果然雪莉正被 男人死死的壓在床上,只是……只是讓她得到快樂的并不是男人的雄風,而是一個玩具。


  此時劉樹成正拿著它裝作自己的東西,壓在了雪莉的身上,不斷的吻著她美妙的身體。


  我雖然看不見她的臉,可是光聽她的聲音就知道,她現在一定比剛才更加投入。


  劉樹成的手不停的動著,然后說道:“雪莉,你明明知道我爸沒幾天了,如果不快點生個孩子出來,那家里的遺產我可一分錢都拿不到了。


  ”聽完男人的話,我心頭一驚,怪不得他們這么著急的想找個男人讓雪莉懷孕,原來是為了爭奪遺產!雪莉沒有說話,只是不停的喊著。


  劉樹成有些惱了,伸出后捏了幾把她的酥胸,提高了音量:“你之前明明 答應得好好的,怎么現在就反悔了呢!”“我……不想被別的男人碰。


  ”雪莉的聲音很小,全然不像對我時的強硬。


  劉樹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感動,他放低了聲音輕輕的哄了哄女人:“沒事,你之前不是也想試試真的是什么感覺嗎,放心,我查過那小子了,他干凈得很。


  ”雖然自己被當成一種工具被里面 的人談論,可是我卻莫名的有些激動,特別是當我看著雪莉的臀部不停在我面前晃動的時候。


  我已經看出來了,其實雪莉的渴望十分強烈,這也難怪,她本身就已經到了三十如狼似虎的年紀,再加上老公不行,也多虧了她能幫劉樹成守身如玉。


  “恩……老公,再快點……”看著看著,眼前的女人又開始劇烈的抖動了起來。


  劉樹成抓緊了時機,故意快速的動了幾下玩具,之后又慢慢緩下了自己的動作:“你先得答應我,我才滿足你。


  ”“你好壞……人家不想嘛……”雪莉咬著牙堅持。


  “不要?”劉樹成明顯已經十分了解雪莉的身體,握著玩具的手開始有規律的玩弄起來,一下子就把雪莉弄得不行了。


  女人喘著粗氣,連聲音中都帶著顫抖:“我答應,我答應你就是了……”劉樹成見她答應之后才開始用力,然后有規律的在里面動了幾下,沒過多久,雪莉就像抽筋了一樣,弓起了她嬌小的身子,死死的抓住了她老公的手臂,也不怕我被我聽見的尖叫了出來。


  “咚咚”“咚咚”除了心跳的聲音,我什么也聽不見了,我整個人靠在門口都看呆了,恨不得現在就沖進去。


  我勉強克制住了自己心中的邪火,趁著雪莉累得躺在了床上的時候,趕緊退到了一樓。


  又過了很久,我的火已經開始慢慢滅去,這時候雪莉和劉樹成才相擁著走了下來,我抬頭看了一眼雪莉,發現剛才歡愉后的潮紅還在她的臉上沒有褪去。


  不,不對,我又仔細看了看,發現這抹紅并不是歡愉后的潮紅,而是女人的嬌羞。


  我明白了過來,雪莉已經完全妥協了,我馬上就可以擁有她了!雖然剛才在二樓雪莉也達到了頂峰,并且十分的舒爽,可是我還是從她的眼中看到了一絲寂寞。


  畢竟那東西做得再仿真,也沒有辦法跟男人真正的東西媲美,更不可能擁有那樣真實的觸感。


  等我徹底明白了雪莉心中的想法時,我已經完全忍不住自己心里的激動了,等到兩人徹底站定在了我的面前時,劉樹成輕輕的咳嗽了一聲:“恩……小吳啊,你先給你嫂子做個自我介紹吧。


  ”“啥?”我整個人都懵了。


  “讓你說就說。


  ”劉樹成有些不耐煩的催促道。


  沒辦法我只能聽他的話,誰叫事后給錢的人是他呢:“我叫王峰,目前在S大讀大四,今年二十一歲……恩,身高182,體重160,沒有女朋友……這樣可以嗎?”“沒交過女朋友?”劉樹成有些懷疑。


  我的臉突然一下紅了起來:“因為我家境不好,我媽身體也不好……所以空余的時間我大多都在兼職,沒有時間去交女朋友……”我話一說話,劉海成就十分滿意的點了點頭(兒童智力故事),轉過去問雪莉:“我就說這小子單純吧,你覺得怎么樣,連個女朋友都沒交過,不會出事的。


  ”雪莉有些勉強的點了點頭,然后說道:“和他做也行,明天先去醫院做個檢查吧。


  ”“還要檢查?”我有些迷茫。


  雪莉立刻回道:“不然呢,萬一你有什么問題,我不是……虧大了嗎。


  ”我知道雪莉雖然口頭上答應了劉海成,但是心里還是沒有做好準備,不過對于身體檢查這些事情我還是很有自信的,畢竟我挺愛運動,又沒有交過女朋友,不可能會出現什么問題。


  緊接著劉海成就拿出了幾份合同,一看上面的內容我就樂了,大概就是說為了順利懷上孩子,不管我做出什么事情雪莉都要盡力的配合我,且不追究我的責任,事成之后還會給我五十萬報酬。


  雪莉十分不樂意的簽完字之后,劉海成又開口了:“今晚就讓雪莉跟你睡吧。


  ”“什么?”雪莉一下就炸了起來,大聲道。


  劉海成倒是十分淡定的解釋:“為了怕你們以后不習慣,所以先提前適應適應,再說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看小吳這體格,身體怎么可能出現問題。


  ” 王大柱一手攀附在胸口,另一只手則是摩挲著她那白皙的脖頸,隨后沿著她迷人的鎖骨往下滑去。


  “ 山神……不要……”楊婉清極力壓低聲音阻止的同時,按住了王大柱的手,實在是那種從未有過的奇妙感覺,讓她有些不知所措。


  早已心癢難耐的王大柱,一把將她的手給打開,故作惱怒道:“ 本神在施法的時候,莫要亂動妨礙本神,否則你丟了小命,就別怪本神了!”瞧見山神發怒,楊婉清嚇得再不敢動了,只得任憑王大柱的手,任意施為。


  “感于其忠貞之心……”外面仍然在宣旨,王大柱忽然加大了力道,疼的楊婉清眼眶飆淚,幾乎要叫出聲音來!可她只能死死咬著唇,拼命著劇痛,這是山神在為她檢查身體啊,他不能打擾到山神施法,更不能讓外面的 吳剛發現他的 師娘現在的情形。


  興奮的感覺刺激著王大柱的感官,大手在楊婉清的身前前不斷游走,忽然往下一滑,向下蔓延……“特命人建貞節牌坊一座,即刻動工……”“唔……”毫無防備的楊婉清渾身一抖,悶哼了一聲,臉色瞬間血紅,她怎么會……發出這樣奇怪的聲音呢!“師娘,圣旨你可聽清楚了?”酥麻的感覺蔓延至全身,讓楊婉清莫名覺得身子,無比空虛!楊婉清強忍著想要叫出來的沖動,兩手死死按著王大柱的手腕,隨后語氣顫抖道:“聽……聽清楚了……”楊婉清白皙的脖頸都泛起了潮紅的顏色,王大柱心知楊婉清這是來了感覺,被沖昏了頭腦的王大柱,用蠻力掙脫了楊婉清的手后,再次朝著那地方探去!果然是未經人事的女子,稍微一挑逗,就不行了!聽到楊婉清的聲音有些不對勁,門外,吳剛關切的走到門前詢問道:“師娘,你怎么了?”“我沒事,你不用擔心我……”楊婉清拼命咬著嘴唇,努力克制著不讓自己發出聲音,可王大柱的手卻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甚至直接將手指探入!忽如其來的偷襲,和那種從未有過的強烈刺激,讓楊婉清猛地并攏了雙腿,困住王大柱的手,并下意識的叫出聲來。


  “啊……”一道令人浮想聯翩的叫喊,嚇得王大柱和楊婉清都愣住了,呆呆的看著緊閉的房門。


  門外的吳剛,更是在這時候開始敲響房門,并大喊道:“師娘,里面出了什么事,需不需要學生進來幫忙?”王大柱怎么也沒有料到,楊婉清竟然真的叫喊了出來,頓時慌了神。


  楊婉清可是皇上親自下旨,要給建貞節牌坊的寡婦啊,若是門外的人這時候沖進來的話,他就是有一百個腦袋,也不夠砍的啊!想到這里,王大柱唯有寄希望在楊婉清身上,于是低聲說道:“本神此次附身的事情,切記不能被外面的人發現,否則神力失效,不光是你會遭到反噬,隨時有喪命的危險,就連本神也會魂飛魄散!”如此嚴重的后果嚇壞了楊婉清,再說現在山神的手還在里面,如此場景,也萬萬不能被外面的人發現啊!念及于此,楊婉清趕緊對門外的吳剛說道:“ 大人,小女子……身體抱恙,驚擾了大人,請大人見諒!”楊婉清還算機智,王大柱松了口氣,動了動手,本想要抽出來,卻惹得楊婉清渾身一顫,以為王大柱還要動作,下意識并的更緊了!“嗯……”楊婉清咬著嘴唇,粉嫩的顏色從臉頰一直蔓延到了脖頸,莫名有種空虛感浮上心頭,竟覺得身子骨在發癢!莫名的感覺,讓楊婉清不由自主的小幅度扭動著身軀,楊婉清的心中,忽然鉆出了一個可恥的想法,她竟然不希望山神的手拿開……“山神我這是……怎么了?”楊婉清軟糯的問,聲音柔媚的幾乎要滴出水來!看著懷中的小寡婦,不斷扭動嬌軀,一副任君采擷的嬌羞模樣,王大柱只感覺心臟猛地突突了幾下,心中忽然身處一個更加邪惡的念頭。


  “妖邪受到了神力的刺激,已經虛弱不少,抵御不住神力的攻擊,你身體里排出來污穢之物就是那妖邪的鮮血,不信你可以聞一下,是不是有腥臊味?”王大柱說著,把手拿出來,湊到楊婉清的鼻尖。


  不諧世事的楊婉清,還真以為這是妖邪的血液,竟是聳動著小鼻子,湊上去嗅了一下。


  “的確如山神所說……有股腥臊味……”說完這句話后,楊婉清神色嬌羞難耐,慌忙側過頭去,這些穢物畢竟是從自己身體里排出來的,實在是太羞人了啊!“既然師娘身體抱恙,來人吶,傳周大夫速來,為本官師娘好生診治。


  ”門外吳剛的說話聲,讓王大柱原本激動的心,又緊張的懸了起來!“大人,不用了,小女子……小女子已經恢復很多了,咳咳!”或許是太過震驚和驚慌,楊婉清緊張的話都說不明白了,不小心被口水嗆到,猛烈的咳了咳。


  “都咳成這樣了,不治病怎么行?師娘你且稍等,周大夫很快就到了。


  ”沒想到事情竟然演變到這種地步,這可嚇壞了王大柱,他驚恐的掃視了屋子一圈兒,發現竟沒有可以躲藏的地方!只有那深藍色床榻的簾子,可以稍做遮擋。


  “速速隨我來!”王大柱橫抱起楊婉清,原本披在腰間的衣衫盡數滑落,只剩下肚兜和貼身褻褲遮擋著隱蔽之處。


  被一個陌生男人抱住自己(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的身子,哪怕這個男人是山神,如此情形也讓楊婉清羞得都快暈厥了!而且王大柱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每走一步,就要向自己身上撞一下,肌膚碰撞的感覺,帶給她前所未有的羞恥感!“這只是山神在替我治病,我們是清白的,對,我們是清白的……”王大柱將全身已變成了蝦紅色,嬌羞無比的楊婉清放在床上之后,急忙也爬上床,拉好了簾子,并將錦被蓋好。


  身子在楊婉清身上掠過的時候,那兒竟如同蜻蜓點水一般擦過楊婉清胸前,嚇得楊婉清頓時瞪大了雙眼!山神身上怎么會藏著兵器……那兵器是……是做什么的?就在楊婉清疑惑之際,“吱呀”一聲,房門被人從外面推開了。


  王大柱憋著一口氣,聽著腳步聲漸漸靠近,隨后響起一道中年男子溫和的聲音。


  “孫夫人,是周大人讓我來為你診治的,請把手伸出來,讓我為你把把脈。


  ”見王大柱點了點頭,楊婉清這才把手伸出了簾子外。


  三個人只隔著一層薄薄的床簾,尤其是楊婉清還光著身子,和自己睡在一起,王大柱從未遇到過如此緊張又刺激的情景!
https://twlopmvae.weebly.com/2745362.html
https://twasfasga.weebly.com/1114151.html
https://twetrqwdadf.weebly.com/9475568.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4801974.html
https://twuioplkikjuikk.weebly.com/6416355.html
https://twuiojmgnmg.weebly.com/3894240.html
https://twghbnjuygfdc.weebly.com/1635825.html
https://twuyikjnmfgfrv.weebly.com/353832.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3200672.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5996737.html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為原創丨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deeps 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