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亞中

性愛工具 愛之谷官方商城 2021/8/19 0:26:43 14次瀏覽
金亞中


結婚后的 女人大多數要出去工作養家,回到家里又有數不清的家務,還要教育孩子,往往承受比 男人更大的壓力。


  所以都想尋找被照顧寵愛的 感覺


  為找回初戀的感覺,女人也容易出現婚外情。


  養生網"alt="女人 出軌是為尋找初戀感七種女人最易有 外遇"title="女人出軌多是為尋找初戀感七種女人最易有外遇"alt="女人出軌多是為尋找初戀感七種女人最易有外遇"src="/d/file/lxbj/2021-05-04/ee05dba0e4397e62c6d188383db07a7f.jpeg"/>找回初戀的感覺,平淡的生活,乏味的 日子,除了找個 情人,還有什么能使厭倦柴米油鹽的女人重新把自己當成童話中的公主?情人讓女人始終有戀愛的感覺,根本不會讓女人做飯洗碗,情人永遠會說:“寶貝,想吃什么?”而 丈夫總是在下班后嘴里叼著香煙,把帶點臭味的汗腳歇在茶幾上,懶散地翻著報紙看著電視,時不時地吼上一句:“飯好了沒?我餓了!”女人一生比男人面臨更多的誘惑,任何一個稍有姿色的女人從小到大從婚前到婚后都應有數不清的被男人糾纏的經歷,與婚外男人在一起,女人可以找回初戀般的感覺。


  享受浪漫的感覺女人是需要理解和支持的,但是丈夫有時并不是最好的對象。


  夫妻之間的愛情往往在現實生活中漸漸泯滅,交流的時間很少,也缺乏平心靜氣的氛圍。


  女人經常會對丈夫不滿:丈夫缺乏幽默、丈夫不夠勤快、丈夫不夠體貼,簡直讓人受夠了,可這些話能夠向誰傾訴呢?工作和生活中的苦惱又有誰能夠理解?所以,女人需要出軌找一個情人來傾訴,而情人與她不在一片屋檐下,沒有共同的矛盾,反而能互相容納,能溝通交流。


  女人的煩惱情人不會嫌你煩,更不會罵你整天吃飽了撐的,只會柔聲地安慰你……當女人在某個月圓之夜拉著丈夫賞月時,丈夫會不耐煩地說:“月亮有什么可看的,神經!”而此時情人卻發來信息:“寶貝,今晚的月色如水,想你……”當女人在結婚紀念日買上一束玫瑰、費盡心機準備了一頓燭光晚餐時,老公會瞪大眼睛:“花這個錢干什么?都老夫老妻了,整天就知道亂花錢!”不管女人花費了多少心思期待著能給老公一個驚喜,回贈的都是一鼻子灰;而情人呢,對于女人給他的禮物,情夫見了都會喜出望外,永遠都會說:“寶貝,你真好!”再送上一個纏綿的香吻和熱情的擁抱。


  體驗激情的感覺,當女人洗漱完畢換上性感的內衣,滿懷柔情地向老公發出愛的訊息的時候,老公卻皺著眉頭說:“我累了,對你早分泌不出雄性荷爾蒙了,想睡了。


  ”而情人在此時則會不停地贊美著女人,接著對女人百般溫存,并不停地問著女人的感覺:“好嗎?你感覺好嗎?”一般情況下,當一段感情關系趨于穩定,女人常常是因為對安全感的依賴和對寂寞的恐懼留在一個男人身邊。


  于是出軌給了女人一個思考的機會:“我是不是如此需要激情和性?它們真的可以取代我現在的生活嗎?”在很多時候大腦給女人的回答是:“的確,我還是更喜歡現有的生活,但我至少證明了,我依然有能力創造和享受激情。


  ”科學家早就發現,經常沐浴在新鮮愛情中的女人,健康和精神狀態都非常好。


  滿足虛榮的感覺,男人可以去按摩間,可以摟著下一代在K廳里唱歌,可以夜不歸宿。


  女人也是人,要比男人付很多,生兒育女,相夫教子,為什么女人就不能出軌?為什么要女人去忍辱負重,干干凈凈做人,小心翼翼做事?時代不同了,女人虛榮心也要得到滿足,再也不想圍著爐子轉,圍著男人和孩子轉。


  如果能找個情人,他會陪著逛上一天的街,看著琳瑯滿目的商品,會不停地說:“寶貝,這件衣服真美,你穿了一定很好看,試一試?”“寶貝,這個拎包和你那件黑裙很配,買下來?”但丈夫呢,即使勉強陪你逛街,也總是心不在焉,當你在高檔服裝面前駐足時,他會借故走開:“我到外面抽根煙去!”;當你試穿一件漂亮的時裝請他來當參謀時,他會說:“你柜子里有那么多衣服還買呀?”因此,從某些角度來說,出軌是女人們的幸運,不要再被動地接受一種感情方式,而是主動去選擇。


  出不出軌,只是女人們自己的決定。


  七種女人最易有外遇1、壞朋友多的女人,用一輩子記住的話,永遠記不住。


  俗話說,跟好人學好人,跟壞人學壞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一個女人,四周盡是些性放縱的朋友,她們很輕易被污染,而經不起性誘惑。


  2、報復欲強的女人。


  丈夫做了對不起自己的事,一些個性強的女人哪受得了這個,你能 做出初一,我就能做出十五,出于報復而 委身其他男人,有的女人因此一發不可整理,這樣的女人多半以悲劇結束。


  3、虛榮心強的女人。


  生涯中虛榮心強的女人可不少,看到四周的女伴都穿金戴銀,她們心理直癢癢,可自己窮啊,怎么辦?假如這個時候,如鄧琴,一個有錢的花心男人一引誘,沒有幾個不上鉤的。


  虛榮心能徹底摧毀一個女人幾乎所有的防線。


  4、非常情感化的女人。


  這樣的女人一會兒晴天,一會急風暴雨,很輕易激動,假如與老公大動干戈一場,就很容易做出錯事來,這樣的女人容易委身于其他男人。


  5、怕吃苦的女人。


  生涯中,這樣的女人還不少,所謂情人、二奶、小蜜和小姐,這類女人中就有很多是怕吃苦的女人。


  6、沒有主意的女人。


  沒有主意的女人,非常輕易壞事和犯過錯,在物資誘惑和個人性德之間,要是沒了主意,那怎么會不失足呢!7、寂寞的女人。


  長期兩地分居和長期單身,妻子一人在家,那日子可真難熬,很多女人就是因為受不了寂寞之苦,而委身其他男人。


  攝影店內, 老趙坐在柜臺后。


  左手拿著年輕女孩的 照片湊在嘴巴上親吻,右手套著雙肉色 絲襪不停的動作著那雙色迷迷的老眼中,透露著一種火焰。


  照片中的女孩名叫 沈婷,是店老板的女兒。


  她今年剛滿19歲,長的漂亮客人,生性也天真爛漫,很是招人喜歡。


  不過老趙對沈婷的喜歡就有些過了,他總幻想著能和這個女孩干一些少兒不宜的事兒。


  這會兒套在手上的肉色絲襪,就是他早上去沈婷家的時候,趁機給偷來的。


  細聞聞,還有沈婷 青春的小味道,真是讓老趙火起的厲害。


  “婷婷,趙 大叔喜歡你啊,你就跟趙大叔在一起吧,我保證讓你舒舒服服的……”親吻著照片,老趙魔癥了似的喃喃自語,套著絲襪的右手動作更是急促。


  可就在這激情幻想的空蕩,突然,店門被推動的聲音響起。


  老趙嚇了一跳,趕緊把照片扣在掌心收起,抬起頭來望向店門。


  進門的是個年輕女孩,齊劉海,長發垂肩,白皙臉蛋兒上洋溢著青春的爛漫。


  但身上那條黑色系帶的短裙,以及那雙大長腿上的肉色絲襪,卻斥滿了性感的味道。


   尤其是身前緊繃繃的裙襟,幾乎都要快撐破了。


  隨著女孩前走的步伐,那起伏的上身,都快把老趙的魂兒給顫飛了。


  這個年輕女孩,正是老趙心里惦記的沈婷!“趙大叔,我來取照片啦,你給我沖洗出來沒有啊?”之前沈婷拍的證件照,老趙本準備下班幫她送過去,沒成想她自己來店里取了。


  老趙忙從柜臺下面取出證件照,慌亂的塞好絲襪提上褲子,起身出柜臺遞給了沈婷。


  沈婷接過照片,坐在凳子上低頭看著,看表情應該是很滿意的。


  老趙也很滿意,因為這時候低著頭的沈婷,不小心把寬松的領口給露了出來。


  目光透過寬松領口,剛好能夠看到里面大片的雪白玉嫩。


  特別飽滿,而且在那件淺粉少女色系的貼身衣物的托舉下,更加的傲嬌迷人。


  這可把老趙給激動壞了,直看的口干舌燥,看起來都這么過癮,這要是碰碰……心里惦記著,花花心思也就泛濫開來。


  裝模作樣的甩開手舒展著身體,老趙往門口走去。


  途經沈婷身旁時,甩開的手正好一把拍在了沈婷身前,當時就把人拍的悶聲嚶嚀。


  我的天,好過癮,雖然只是一下子,但是手感特別的棒。


  很圓潤,很飽滿!老趙心里興奮到不行,沈婷卻是羞的厲害。


  活這么大,她還沒敢讓異性碰她那里呢,沒想到今天竟然被老趙給碰到了,好羞人。


  可是、可是那種感覺好奇妙,酥酥的,麻麻的,就跟被電了一下子似的。


  之前自己洗澡時雖然也有撫弄,但是卻沒有這樣的感覺。


  老趙那只手摸的,好刺激,而且特別的舒服。


  心中泛起這種念頭,頓時讓沈婷羞的更厲害了,暗暗嬌嗔自己怎么這樣不知羞。


  而這時候的老趙,心里花花心思更重了。


  隔著衣物,他摸的有些不爽。


  他得想個法,讓沈婷把衣服脫了,來個零距離的深情接觸,那才好呢!“婷婷,對不起啊,大叔不是故意的,我舒展身體呢,不小心碰到了你那兒……”老趙一通誠摯的道歉,直讓沈婷有些不好意思。


  她本也沒覺得老趙是故意的,于是就點頭接受了道歉,并且羞聲表示沒什么。


  看著沈婷臉上嬌媚可人的羞紅,老趙心里的旖旎就更重了。


  他趕緊挖空心思的琢磨,琢磨到底怎么才能讓沈婷自愿把衣服給脫掉。


  這邊老趙正琢磨著,那邊沈婷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想著轉移掉眼前的小尷尬,她也就趕緊問了出口。


  “對了,趙大叔,今天我聽同學們在閑聊時偷偷談論 私房照,私房照是什么東西?”私房照?!一聽到這個名詞,老趙心里頓時有了主意。


  私房照那可代表著女孩們美好誘人的身材啊,剛好可以讓沈婷脫掉衣服!心思一動,他作出了解釋。


  “私房照啊,怎么說呢,是一種留念青春美好的記憶。


  就拿我來說吧,我當年身材絕對的棒,肌肉杠杠的,那身板絕對不吹牛,都快趕上健身教練了。


  可現在……唉!”“我時常在想,當年我要是把自己的私房照拍下來,那該有多好,以后還有份美好記憶。


  ”原來是那種不穿衣服,只遮住重要部位的照片啊,這讓沈婷好羞,不敢多問了。


  見沈婷沒了下文,老趙急眼了,這哪能行,他還想看看沈婷那嬌媚的小身子呢!他連忙 說道,“婷婷,我建議你拍個私房照。


  ”話都沒法完呢,沈婷連忙羞的擺手,“不行不行,我不能拍那種照片,太羞人了!”老趙不樂意了,“這是藝術,什么羞人?好多個女明星都拍那種照片呢!”“你想,等你結婚以后生了孩子,小腹挺起來了,身材都走樣了,就跟市場上買菜的大胖娘們兒似的,再想恢復現在的好身材,那可難了!”在老趙說的時候,沈婷不自禁的在腦海中腦補著畫面。


  最后,成功腦補出一位中年婦女的身段。


  她當時就嚇一跳,將來自己要變成那種臃(是男人就把她搞大)腫身材的女人,還不難看死了啊?見沈婷那張俏臉色變,老趙知道下準了藥,于是繼續引誘。


  “拍一套吧,反正都是在自己家里,又不需要花錢。


  ”“這樣將來你即便健身減肥,也好有個模版對照不是?再說了,這可是青春的美好記憶,現在你不拍,將來想拍都沒機會了,青春一去不復回!”一句青春一去不復回,徹底擊中的沈婷的內心深處。


  原本她覺得拍那種照片挺羞人的,可現在想想,女明星都拍,而且還有青春的美好記憶。


  思來想去的,加上老趙在旁邊不停的蠱惑……沈婷最終決定拍一套,她覺得老趙說的對,反正都是在自己家里。


  于是她鄭重點頭,鼓起勇氣說道:“趙大叔,你說得對,謝謝你,你幫我拍一套吧!”沈婷的答應,讓老趙心里充滿了興奮。


  拍私房照,那可是要脫衣服的,沈婷那具旖旎曼妙的小身子呦,嘿嘿……站在攝影棚內,沈婷雙手抱著剛剛脫掉的裙子,臉色通紅。


  好羞人啊,自己的勇氣已經隨裙子的離身而泄去了,裙子沒了還好,可現在身上只剩下 胸衣以及絲襪和 小褲褲,這要是再解開……沈婷在那羞赧糾結著,老趙卻是借著安裝照相機的掩護,窺視的正起勁。


  那粉色少女系的衣物,看起來就光滑的很,上面還泛現出瑩瑩的光澤。


  傲人的柔軟包裹在其中,那明顯小了一號的胸衣將那柔軟勒出鮮明的輪廓來。


  那雙大長腿更是迷人,本就白皙玉嫩,加上透明絲襪的襯托,就更顯得性感誘惑了。


  尤其是最當間的黑色小褲褲,還是蕾絲鏤空出蝴蝶圖案的,隱隱都能看到些什么。


  爆了,老趙直感覺吃不消,全都是沈婷這個小妞惹的禍!他要看更多,他絕不允許在這緊要關頭讓沈婷打了退堂鼓。


  于是他說道:“婷婷,鼓起勇氣來,這是你最美好的青春,如果因為一時膽怯而抓不住,將來你的美好青春就只能留存在記憶里,無法再親眼去見證。


  我相信,你是最棒的!”把猥瑣的心思包裝成鼓勵,一股腦的全部都塞進沈婷耳朵里,直沖擊她的心頭。


  沈婷的羞澀,在老趙的鼓勵下,漸漸被擊垮。


  一時的羞澀重要,還是青春的美好重要?兩相衡量,沈婷很快有了答案。


  深吸口氣,再度重新鼓起勇氣,她丟掉了手上的黑裙,雙手解開了束縛,臉色羞紅中,胸衣被解開,隨手被她丟到旁邊。


  那一瞬間,有旖旎的傲嬌展現出來。


  老趙那倆色眼珠子都快鼓出來了,怎么這么大,好激動啊!他這輩子還沒見過這么迷人的東西,尤其是沈婷那么青春靚麗。


  這根本就是未經開發的存在,簡直要迷死他了!沈婷羞到不行,她都不敢抬頭正視老趙,借著最后的勇氣,雙手褪向了絲襪。


  香臀翹起,絲襪隨著白皙小手下落,卷成兩個卷,最終脫離了沈婷的嫩足。


  這個時候的她,身上就只剩下了一條遮羞的小褲褲。


  雙手掩住身前,兩條腿緊緊夾住,沈婷羞羞的顫聲問到老趙。


  “趙大叔,這條小褲褲……能不能不脫啊,這好像不影響身材的展現。


  ”當然不行了,那條小褲褲必須得脫掉,必須的! 韓立邦語氣一柔,語重心長的勸說道,“這三年你和清清的 婚姻有名無實,她痛苦,你也同樣痛苦,何必呢?你放心,就算你們離婚了,我也可以給你一筆錢,讓你這輩子衣食無憂……”“好,我答應你!” 程晃沒等他說完,立馬點點頭,果斷的答應下了他的要求。


  “真的?!”韓立邦雙眼一亮,面色大喜,滿臉的不可置信,實在沒想到程晃竟然會答應的這么痛快。


  “真的!”程晃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接著補充道,“不過不是現在,可能需要半年、一年,甚至更久!”韓立邦說的沒錯,他和柳清清不是一個世界的人,貴為云海第一大家族的繼承人,要不是為了躲避仇家,這輩子都不可能跟柳家這種普通的小家庭產生交集,更不可能會聯姻,所以他終有離開的一天。


  等他幫柳家發展起來,并且確定李家沒有殘余勢力之后,他就會離開。


  “好,只要你答應就行!”韓立邦咬著牙答應了下來,等等就等等吧,反正三年都等了,也不差這一兩年了!“不過到時候我提出的離婚的時候,希望您不要后悔,也不要阻撓!”程晃望著韓立邦神情認真的說道。


  “后悔?!”韓立邦聞言頓時被逗的哈哈大笑了起來,宛如看傻子一般望著程晃,鄭重道,“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后悔,而且還會敲鑼打鼓的歡送你!”他只以為這是程晃自尊心被傷,故意說的硬氣話而言,并沒往心里去。


  程晃淡淡的一笑,再沒多說什么,只怕到時候知道了自己的身份,這個勢利眼的老丈人跪下哭都來不及吧。


  因為公司的事情已經解決,所以第二天柳清清就返回了云海,不過臨走前 李淑芬囑咐過她,讓她下個星期提前回來,到時候一起去參加柳清清表舅家妹妹的婚禮。


  本來柳清清不想去的,但是李淑芬說柳清清移居上港的兩個舅舅、舅媽也會回來,所以讓柳清清務必回來,說不定以后還能有什么生意上的往來。


  程晃想著正好借著這幾天讓自己的臉好好恢復恢復,等再見到柳清清的時候,就能以自己的真面目示人了,“夫妻”一場,他不希望她連自己本來的模樣都不知道。


  柳清清前腳剛走,第二天她移居上港的兩個舅媽便提前趕了回來,韓立邦親自去接的她們,而李淑芬則帶著程晃在家里好好收拾了一番。


  李淑芬帶著程晃收拾廚房的時候,客廳突然傳來了一陣開門聲,接著就聽韓立邦笑呵呵的聲音傳來,“小戶人家,有些寒酸,希望兩位嫂子別介意!”李淑芬神色一變,急忙將身上的圍裙脫下來,沉著臉壓低聲音沖程晃道,“你躲在廚房里,不許出聲,別出來丟人現眼!”她可不想程晃這個丑八怪在她兩個嫂子面前給她丟人!程晃點了點頭,沒說話,他正好也懶得見這兩個眼高于頂的舅媽,對于這倆舅媽 他也有所耳聞,移居上港之后賺了點小錢,就有些瞧不上內地的這些親戚了,老是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


  李淑芬整理了下衣服,這才邁步走了出去,熱情的說道,“大嫂,二嫂,你們回來了!”“哎呦,玉芬,好久不見啊,這幾年過的怎么樣?!”大嫂 張蘭和二嫂 孫金翠看到李淑芬也趕緊笑著迎了上來,主動拉起了李淑芬的手,說話的時候語氣中夾雜著一絲港味,不過因為不純正,聽起來有些蹩腳。


  “挺好的!”李淑芬急忙點點頭,笑呵呵道,“不過跟兩個嫂子沒法比,果然是國際大都市的人,穿著也洋氣!”看著兩個嫂子華貴的衣服、精致的發型以及頭飾、項鏈、手鐲等名貴的裝飾,李淑芬心里驀地有些酸澀和歆羨。


  “哎呦,都是女兒和 女婿給操持的,這把年紀了,只能托子女的福了!”張蘭笑呵呵的說道,語氣中隱隱帶著一絲炫耀。


  到了他們這把年紀,已經開始比拼誰的子女更有出息。


  “對啊,我這也是女兒和女婿給操持的,尤其是我女婿,比我閨女還孝順哩!”孫金蘭也有些不甘示弱的說道,她們兩人都只有女兒,所以自然習慣比拼女婿。


  聽到這話,李淑芬和韓立邦兩人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他們倆最怕的就是跟人家比拼子女了,雖然清清比較有出息,但是因為攤上這么個窩囊廢女婿,他們壓根也沒臉對外說。


  “兩位嫂子快坐,喝茶,喝茶!”韓立邦急忙岔開話題,讓著張蘭和孫金翠坐下。


  “哎,妹夫,你們家那個叫花子女婿呢?”張蘭左右掃了屋里一眼,有些疑惑的問道。


  “大嫂!”孫金蘭趕緊提醒了張蘭一句。


  “瞧我,這嘴也沒個把門的!”張蘭這才意識到自己平日里說順口了,把“叫花子”仨字也喊了出來,急忙自責的跟韓立邦夫婦道歉。


  李淑芬和韓立邦臉上強行擠出笑容,搖頭說沒事,謊稱程晃出門辦事去了。


  “要我說啊,實在不行就離婚得了,攤上這么個沒用的男人,一輩子活個什么勁兒啊!”張蘭聽程晃不在家,便放心的勸說起了韓立邦夫婦。


  “就是,到時候跟我們去上港,以清清的姿色,找一個富豪簡直是輕而易舉,當個豪門闊太太多好!”孫金翠也跟著點點頭,頗有些炫耀道,“我多少也認識幾個像樣的有錢人,到時候我給她介紹!”韓立邦和李淑芬尷尬的笑笑,互相看了一眼,李淑芬的眼神有些異樣,顯然有些心動。


  不怪她心動,恐怕任何一個女人聽到“豪門”兩個字,都會心中蕩漾吧?如果清清真能夠嫁入豪門,那么她們家也將瞬間實現階級跳躍,生活也會有一個質的飛躍!“這個以后再說,以后再說!”韓立邦笑呵呵的點頭,反正程晃已經答應跟女兒離婚了,一切也皆有可能。


  “對了,玉芬,你們家的地址給我一個吧!”張蘭順了下頭發,不自覺的挺了挺胸脯,滿面春風道,“我女婿聽說我來平江玩,特地從你們江南這邊一家知名的珠寶商定了一枚一克拉的鉆戒,說作為提前送我的生日禮物,我讓他們直接送到這邊吧!”“是嗎,這女婿真是孝順啊,這一出手就是好幾萬吶!”韓立邦笑呵呵的捧場道。


  “何止好幾萬啊,他買的是君許珠寶家的名品系列,要接近十萬吧!”張蘭高興的眼睛都彎起來了,說話的同時用手機將地址發了出去。


  孫金翠沉著臉,隱蔽的白了張蘭一眼,顯然十分的嫉妒。


  李淑芬也面色晦暗,心中感覺酸溜溜的,不自覺的縮了縮手,將戴著那枚“假鉆戒”的手縮到了桌子下面。


  “對了,說起這個君許珠寶,你們都知道吧,它是云海一個豪門家族旗下的品牌!”張蘭突然想到了什么,沖韓立邦問道。


  韓立邦聞言神情一振,頓時來了精神,點頭道,“不錯,是云海第一大家族, 程家的企業!”“對對,是程家,這個程家有個天才少年叫 陳徹,對吧?”張蘭眼神也頓時一變,頗有些羨慕的說道,“聽說上港富豪李宗明急著跟程家攀秦家,想把自己的女兒嫁給這個陳徹呢!”“我也聽說了!”孫金翠眼神一亮,興沖沖的說道,“據說程家還在考慮呢,多大的架子啊,這可是上港第一富豪家的千金啊!”“這你就不知道了吧,弟妹,告訴你,人家程家有讓李宗明等的資本!”張蘭一昂頭,頗有些傲然的說道,“你以為天才少年是空有虛名嗎?我老公跟我說過,除了李宗明,去程家提親的江南名流、京城權貴,比比皆是,誰家要是得了陳徹這個女婿,那就意味著得到了興旺發達的保證!”她說話的時候滿臉的趾高氣揚,夸夸其談,好似自己的女婿便是陳徹一般。


  就連廚房里的程晃聽到這話都忍不住搖頭笑了起來,沒想到自己在上港還有這么大的名氣呢!韓立邦聽到這話,也愈發的精神抖擻,不由正襟危坐,頗有些自得的說道,“不瞞兩位嫂子,前兩天,這位陳徹 陳大少剛剛親自出馬,幫清清解決掉了一些公司的麻煩!”韓立邦身子挺得筆直,滿面紅光,終于也有件事能讓他在這兩位嫂子面前揚眉吐氣一把了!張蘭和孫金翠聞言陡然驚詫不已,張蘭急聲問道,“妹夫,你沒開玩笑吧?是云海程家那個陳徹嗎?!”“如假包換!”韓立邦看到兩位嫂子震驚的神情,腰板挺的更直了,滿臉的自豪,語氣炫耀道,“當時我們也沒到清清這么點小事,竟然能驚動陳大少親自出面!”“清清跟陳大少竟然認識?!”孫金翠驚訝的張了張嘴,接著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咬了咬牙,有些不甘心的說道,“也是,清清在云海待了這么多年,認識也正常……”“妹夫,這……陳大少不會看上清清了吧?!”張蘭神情一喜,眼神中透著一股勃勃的興奮之情,急聲道,“要真這樣,你們家可就要飛黃騰達了啊!”“大嫂,你亂說什么呢,清清可是結了婚的人,陳大少能看上個有夫之婦嗎?!”孫金翠語氣有些酸溜溜的說道,她心里頗有些不忿,陳大少連上港富豪的千金都看不上,會看上這么個普通人家的孩子?!“結了婚怎么了?可以離啊!”張蘭理所當然的說道,“再說,平江誰不知道,清清結婚當天就離家遠走,三年都沒跟這個叫花……三年都沒跟這個程晃見過面,所以根本沒有夫妻之實,說不定咱清清還是個黃花大閨女呢!”韓立邦聽到她們倆這話心里感覺在滴血,這真要是陳大少看上他們閨女,那可真是燒了八輩子高香了!不過也行吧,看上他閨女的是陳大少的朋友,也很幸運了!“呵呵,這個不太可能……陳大少那種人,豈是我們這種小門小戶攀的上的?不過清清跟陳大少倒也算是朋友,至于他們到底是什么關系,要發展成什么關系,我們也插不上手,也不好多問,年輕人嘛,他們自己相處去吧!”韓立邦笑呵呵的有些含糊其辭的說道,也沒點破,因為他很享受這種借陳徹顯擺的感覺,尤其是兩位嫂子對他們家的態度都不一樣了!“我覺得真有這種可能,畢竟我們家清清長得這么漂亮,就算嫁不進程家,能跟陳大少處好關系,肯定也會前程似錦!”張蘭彎著眼笑道,“老韓啊,真沒想到你們家攀上了程家這棵高枝,以后我和你大哥,說不定還得托你們家福呢!”“是啊,老韓,妹妹,以后你們跟著程家發達了,可別忘了我們啊!”孫金翠也立馬滿臉堆笑的說道,但是嫉妒心極重的她,眼中卻閃著一絲憤恨。


  此時她們兩人內心已然沒了先前那種高高在上的優越感,因為跟偌大的程家相比,她們簡直渺小如蜉蟻。


  聽到她們兩人這話,李淑芬的自卑感才消減了幾分,但是內心仍舊感覺有些不是滋味,她知道,他們不過是在狐假虎威罷了,他們的女婿不是陳徹,是程晃!一字之差,千差萬別!“咚咚咚!”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清脆的敲門聲。


  李淑芬趕緊起身去開門,只見門外站著一個身著黑西裝白襯衫的白凈男子,看起來三十來歲,溫文爾雅,手中拎著一個華麗的禮品袋,沖李淑芬禮貌一笑,說道,“阿姨你好,請問這是張蘭張阿姨家嗎?!”“啊,這呢!”張蘭聞聲頓時興奮的朝著門外喊了一聲,急忙起身將身著西裝的男子迎了進來,同時沖韓立邦、孫金翠他們笑道,“是我女婿給我定的鉆戒到了!”西裝男子進屋之后客氣的跟眾人打了個招呼,隨后從禮品袋中掏出一個燙有“君許珠寶”金字的紫色錦盒,打開盒子后露出里面精致璀璨的鉆石,往張蘭面前一遞,笑道,“張阿姨,您先驗驗貨,要是沒問題的話,您就在這個確認單上簽個字!”看到盒子中閃閃發光的鉆石孫金翠和李淑芬眼睛頓時眼睛都直了,溢滿了羨慕之情。


  君許珠寶的“名品”系列不管從鉆石質地還是造型設計,都堪稱精品,干凈純澈的淚滴狀梨形切工與純度極高的鉑金戒托渾然天成,似乎能讓這世上任何一個女人都為之心動!“驗什么貨啊,君許珠寶這塊金字招牌,怎么可能會有假貨!”張蘭看到這枚品相極好的鉆戒也笑的合不攏嘴,趕緊拿過來,在自己有些圓鼓的手指上試了試。


  西裝男注意到孫金翠和李淑芬臉上艷羨的神情,有些傲然的挺了挺胸膛,沖張蘭笑道:“張阿姨,您真是運氣好,這種名品系列的鉆戒,整個平江只限量發售十枚,這是最后一枚,被您給趕上了!”作為君許(是男人就把她搞大)珠寶平江總店的銷售小組長,他實在太了解客戶的心理了,知道張蘭想在眾人面前顯擺一番,所以他十分巧妙的配合了一句。


  “哎呦,是嗎?!”張蘭眉開眼笑,小心摸索著手上的鉆戒,語氣中滿是炫耀道,“這是我女婿給我買的!我說不要,他偏要給我買,現在這些孩子啊,有了錢也不知道省著花!”看著有些得意忘形的張蘭,孫金翠臉色陰沉,心里說不出的嫉妒,知道在這一次無形的較勁中她輸了,雖然同在上港,但是張蘭家的女婿確實比她的女婿要強上不少,這種十萬塊的戒指,她的女婿是絕對拿不出來的,不過好在也好,還有李淑芬給她墊底!她掃了眼一旁臉色更加難看的李淑芬,不由心頭嗤笑,沖張蘭說道,“行了,大嫂,你就別在玉芬面前顯擺了,讓玉芬心里多難受啊!”“吶,玉芬,你戴戴試試!”張蘭眼珠一轉,十分大方的將手里的戒指遞給了李淑芬。


  要是在往常,這么貴重的東西,她是決計不舍得給李淑芬試戴的,但是現在知道柳清清跟陳徹有交情,所以她有些巴結的意味。


  “啊?我……我戴?”李淑芬睜大了眼睛,一時間有些不敢置信。


  孫金翠也有些意外,沒想到一項摳門的大嫂竟然如此大方。


  “試試嘛,回頭讓老韓也幫你買一個!哪怕小一點的呢!”張蘭笑著說道。


  “這個不,不用了!”李淑芬有些局促的搖了搖頭,下意識的捂住了手上的戒指,她不是不想試戴,是怕自己這一試戴,暴露自己手上這枚假鉆戒!   導語:又是一個100天過去了,我們沒有絲毫的 性愛接觸。


  今晚,和往常一樣,他沒有 回家


  為了弄清楚晚上他到底在哪里,我們已經瘋狂的吵了無數次,每次都讓我聲嘶力竭,但是沒有答案。


  他不承認有女人,他不承認在某個地方,但也決不改掉夜不歸宿的習慣。


  即使回家,我們也沒有身體的親密接觸。


  對于這樣的婚姻,我卻沒有放棄的打算,我不知道我在留戀什么。


    大概從去年開始,由于種種原因,我們經常的冷戰,性愛被迫中止。


  最長的時候長達半年。


    今年開始,即使沒有戰爭,兩個人的身體接觸也已經少到了極限。


  同床共寢的日子更加可憐,性愛幾乎全部省略了。


  夜晚來臨的時候,他要么出去 喝酒,然后他說去打麻將,然后一整夜不再回來;要么,他在家里,等我和孩子睡了,他上網聊天,看黃色電影,然后分床而臥;要么,兩人冷戰,互不理睬,家里三張床,個人睡個人的。


  網友口述:老公寧愿看 情色片也(姐弟亂欲)從不碰我(2/2)  記得久遠的一次性愛還是比較和諧的,兩人溝通得很好,興致很高,但不知道為什么,從此,即使和平時期,兩人都不再提及性愛,都對身體的接觸失去了興趣。


  其間,間或吵架,間或融洽,間或猜疑,間或理解,重復的都是平凡的日子里平凡的婚姻瑣事,唯一不再重復的就是性愛。


  可是,我不明白,我剛剛30歲,他也不過是30出頭,為什么正常的生理需要就這樣被漸漸的取消?是被婚姻的煩惱抹去了激情?是兩人的感情已經平淡乏味?還是他夜不歸宿的時候另有排遣?我不懂,無論我怎樣的努力想知道答案,他都守口如瓶,生活依舊。


    但是從前,我們決不是這種境況的。


  熱戀的時候自不必說,激情似火,一點就著,即使婚后生了兒子,他也見縫插針的經常尋我來纏綿。


  但生活就是這樣,性愛的周期由每周數次,到一次,到每月一次,就是去年,雖然不是每周都有,每月也還總有一兩次的,但現在,已經以年為單位計了。


  冷漠的身體接觸,讓我的情緒喜怒無常,容易猜疑。


  每當夜晚一個人在家,卻弄不清他到底去了哪里,又無論如何找不到他,我神經就接近崩潰的邊緣,連死的心思都有。


  絕望的情緒一陣陣的襲來,但是常常,第二天早上他若無其事的回來, 有時候帶了早飯,有時候,一整天沒有聲響,我氣憤的瘋狂的咒罵,但常常,我只能用沉默回應一切,我心里極度苦悶,卻找不到傾訴的地方。


  網友口述:老公寧愿看情色片也從不碰我(2/2)  有一次,我懷疑他是有女人了,他氣的發瘋,說錢被我控制著,他拿什么有女人?說不要侮辱他。


  他喝多了,我逼他說出晚上他到底在哪里?他死活不說,怕我找到人家里去。


  他一個晚上玩累了,就在家里消停兩天,養精蓄銳不久,又開始新一輪瘋狂外出,喝酒,麻將,夜不歸宿,即便他胃不好,他也決不停止絲毫的吸煙、酗酒、賭博。


  以前喝酒多了,還會回家尋歡,現在決不會染我一指。


  我有時候極度的厭惡他,有時候又努力的坦然面對,接受他。


  每次他在家的時候,我給他買酒,備煙,炒菜,做飯,迎合他,但是,他一面坦然接受,一面又很快的借機逃離。


  讓我所有的耐心都化為灰燼。


  有時候,他把獎金大部分都給我,然后心安理得拿著剩下的去賭,有時候,從我這里拿了錢,就走,總是,由著他自己尋歡作樂去,卻把我自己孤獨的留在空空的臥室。


    我不知道在這種婚姻里,感情還有多少,我不清楚這種狀況到底源于什么,我不知道我還能忍受多久,一個這樣一個婚姻的殼里,我感到疲憊不堪,無比的迷惑。


  一個人的時候,我想到了離婚,但是我面對他又說不出,說出來,他就當是玩笑。


  而且兒子剛剛4歲,我又怎能輕言放棄一個完整的家?可是,這樣的日子,我要忍無可忍了,難道婚姻里非要一個人放棄所有,甚至尊嚴才能維護?可是我還有什么選擇?這樣的男人,我還能對你說什么?無性,無愛,無形式,無內容,我卻不能說放棄,不能沒有一絲留戀,難道家的短暫和諧就必須付出長久的等待?我想冷靜,但心卻還是無法平靜。


  這樣的日子,我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是盡頭,這樣的日子如同雞肋,讓我煩惱萬分。


  網友口述:老公寧愿看情色片也從不碰我(2/2)  性愛專家答疑:  男人的 性能量在妻子那里堵塞常常和心理狀態有關。


  比如,當你們之間的問題總是不能得到解決時,再比如他怎么看你都更像他的兄弟姐妹而不像他的老婆時,等等,這時候他的性能量就會轉移到他處。


  或者在黃色網站上晃晃悠悠,或者找個情人填補空白,再或者頻頻發生一夜情尋找刺激。


  當然良心感或者道德感重的人,會用手淫來暫時解決問題。


    張愛玲在她的小說里曾經說過一句話,也許能反應女人亦想孔雀開屏的心態:如果給女人機會做蕩婦,沒有一個女人不躍躍欲試的。


  在床上男人喜歡風騷的女人勝于端莊的女人。


  因為,風騷是對男人性能量的激活和開發。


    如果一個女人因為生了孩子或者因為長久的婚姻關系而就不在在意自己的話,那么男人在這種麻木的生活中就找不到讓自己的性能量激活的那個點。


  長久的冷戰當然更是如此。


    面對自己的如此痛楚的境遇,我們必須要讓自己猛然回頭反過來審視自己。


  反之,如果是你對他沒興趣了,那么反省的應該是他就不是你了。


  你要看看自己為什么不再吸引他了?你曾經吸引他的是什么?這些特質是否依舊在?如今,他有沒有性的需要?你們之間的什么在堵塞彼此性能量的激活與吸引?如果是正常情況下,一個男人怎么會對女人沒有興趣呢?孤陽不長嘛!網友口述:老公寧愿看情色片也從不碰我(2/2)  發現問題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


  當看清楚問題的時候,方法就要隨之跟上了。


    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不要因為他對自己沒興趣而否定自己作為女人的魅力。


  而只是把它當個機會更深一步地看清楚自己,以及自己和他的關系中所存有的問題。


  這里面有可能真正存在的問題是心理上的。


  去尋找自己的那個盲點比什么都來得重要。


  那是一個一觸即發的關鍵所在。


    比如有一位女性因為自己的內在焦慮而給丈夫太多壓力時,丈夫就會把興趣轉移到了其他女人身上。


  而當這個女性透過心理咨詢發現了這一問題所在時,就開始尋找方法解決自己的焦慮。


  半年后,她的心態回到了祥和狀態。


  這時候,丈夫把注意力自然又轉移到了妻子身上。


  于是,倆人又和好如初了。


  
https://twbnhytusdfwqae.weebly.com/676911.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7828624.html
https://twgherwedfgrh.weebly.com/3438201.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3739060.html
https://twloikujhiy.weebly.com/3043368.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4206466.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5604931.html
https://twqwetrtfcvvgf.weebly.com/1782480.html
https://twhjuiolkhnm.weebly.com/7944925.html
https://twlkmhjioumn.weebly.com/6849004.html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為原創丨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金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