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perperry

性爱工具 爱之谷官方商城 2021/8/16 17:58:19 63次浏览
piper perry


  阅读提示:每对 夫妻都需要经常改变 性爱的方式,从而避免使其变成一种例行公事,每对夫妻都应该 享受的这13种性爱里,你们漏掉了哪些?十三种性爱 模式每对夫妻都应享受  1.假日型性爱  只要有任何假日可以使周末成为三天,情人节、纪念日和国庆节等,很多夫妻多会选择在被窝中度过。


    2.“吵架”型性爱  激烈的争吵经常也会导致被窝里的激烈运动。


  争吵可以导致体内多巴胺和肾上腺素水平的上升,从而导致你 和你伴侣在其他方面也会感到很兴奋,如性爱。


  每对夫妻都会有偶尔的冲突,冲突后的性爱往往会将你们的关系变得更融洽。


    3.度假型性爱   外出度假时,你们可以尽情享受你们的私人时间。


  事实上,假期性爱有助于你和你的伴侣重燃爱火,在性方面更加亲密。


  如果你习惯计划旅程中的时间,记得要安排出性爱时间,如在宾馆中呆到凌晨或晚饭后回房间一起享受愉快的夜晚。


    4.“兽性”性爱  一丝丝侵略,还带有紧迫感,通常会有意想不到的成效。


  这也是浪漫的神秘元素之一。


  你不知道该期待什么。


  如果你们有心情,可以试试撕扯彼此的衣服,略去前戏,享受一种别样的步调不一致的性爱。


  十三种性爱模式每对夫妻都应享受性爱享受夫妻  5.安慰型性爱   也许有时候他仅仅需要的是简单熟悉而满足的性爱。


  如果他这几天正处于低谷,这也是一种表达爱和支持的好方式,选择一种你和你的伴侣都喜欢的 体位


    6.逃跑型性爱   如果你们参加一场很无聊的聚会或家庭聚会,可以通过这个方式让这个夜晚变得不同。


  悄悄地溜出去,找一间空卧室,被抓的可能性会使你们的 性生活更加激动,有种不同的乐趣。


  还可以给你提供一个期待家庭聚会的原因。


    7.满足幻想型性爱  每个人都有性幻想,只要你们双方都觉得舒服,没有理由拒绝将之变成现实。


  只要可能,我们都应该极力满足对方的性幻想。


  例如,如果你的伴侣总是梦想着船上的性爱,为什么不租一条船然后在大海中享受浪漫的一夜呢?  8.快速性爱   如果你们时间紧迫,可以享受快速性爱。


  但是要确保对方也愿意,否则会引起对方的怨恨。


  当她同意性爱的时候,也许她的真正意思是不同意。


  所以要真正理解对方的想法,不要给你们长期的性生活蒙上阴影。


  十三种性爱模式每对夫妻都应享受性爱享受夫妻  9.浪漫型性爱    花点时间和心思准备一个浪漫的夜晚。


  蜡烛、音乐或一些香槟,这些都可以使你和你的伴侣在情感上达到一致,然后慢慢地享受你们在一起的每分每秒。


    10.更换地点型性爱   改变性爱地点会给你们的关系添加自发性,这会使你的伴侣更加渴望性爱。


  人们经常在相同的时间和相同的地点享受性爱,这会使你们的性生活变得没有色彩。


  如果你们一起在 洗衣房,不妨在这里一试,很新鲜的享受洗衣乐趣而且不需要洗衣剂。


    11.户外性爱    你经常告诉你的孩子去户外玩,其实你们也可以将性行为挪到户外去。


  如果你们正好在帐篷宿营,那么这便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但是要确保你们在私人的地方而不是被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12.更换体位型性爱  尝试新的体位会给你的伴侣带来别样的快乐,你也会知道哪种体位会有助于她达到高潮(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哪种体位可行。


  经常更换体位可使你们的性生活保持新鲜,而且你们会更加愿意经常享受性生活。


  十三种性爱模式每对夫妻都应享受性爱享受夫妻  13.马拉松型性爱   雨、雪和冰雹,当这些恶劣的天气来临时,没有理由拒绝性爱。


  可以将之想象成卧室**会。


  你们为了一个共同目标一起努力。


  例如打破你们每晚性爱的次数。


  当你的性能力终于释放出来后,你也许筋疲力尽但是却很满足。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 我估计胡汉升以为家里没人便走了,我和苏春儿兴致勃勃地品着红酒,吃着美味。


  “ 韩潇你个臭小子,快 开门,我知道你们这对奸夫淫妇在里面,你有本事抢别家 老婆,你有本事开门那!甭猫在里面不吭声,我TM知道你在家。


  苏春儿你个臭婆娘,看来你们早就有一腿,我TM是瞎了眼了我,呸!开门那!TM死韩潇!你给我滚出来!”胡汉升连踢带踹,恶狠狠地叫骂声再次席卷而来。


  苏春儿一听,和自己过了十年的老公竟然骂自己是臭婆娘和奸夫淫妇,气不打一处来。


  立马骂了回去:“胡汉升你TM不是人,我白和你过了这么多年,咱俩离婚吧,我心里已经没有你了!”我一听,有戏。


  苏春儿既然心里没有胡汉升,那是不是代表她心里有了别人,当然那个人是我了,我心里顿时美滋滋的。


  随后门外一阵沉默,再一次没了动静。


  一时之间,我又觉得这样避而不见,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对胡汉升来讲也不公平,毕竟是人家老婆在我家常驻。


  “春儿,要不,咱开门说清楚得了。


  ”我紧握高脚杯保持姿势,试探苏春儿。


  苏春儿沉默几秒钟。


  “不用,让他随便作,随便闹腾去吧,不争气的家伙,我已经对他死心了,他死了也跟我没什么关系。


  ”死心了,这意思很明显。


  莫非她真的对我有意思,这事儿算是成了,我心里顿时百花齐放,乐不思蜀。


  自从上次胡汉升来闹腾完之后,我这小日子安生了几日。


  一个星期之后。


  为了忙策划案的事情,我开始忙活得不可开交,经常加夜班,我心里像热锅上的蚂蚁总是惦记着苏春儿,隔三差五就给苏春儿播过一通骚扰电话嘘寒问暖互诉衷肠,生怕她和胡汉升旧情复燃。


  “师傅,还在那撩妹儿那?这回又是谁家的那小谁啊?是大姐啊还是大妈啊?让我也听听。


  ”我正和春儿聊得正嗨,徒弟 小诗不知啥时候跟个耗子似的偷溜进办公室,凑到我耳边偷听。


  “去,去!离你大哥远点儿,你这死丫头,没看你哥正忙着吗?给你闲的,多管闲事儿,以后小坟丰满了再来捣乱。


  ”我一副嫌弃的眼神指责小诗,一手拍了下她那还未起色的扁平臀。


  “哎呀,韩哥,你也老不正经,聊网恋,小心一见面,吓你个哑口无言、魂飞魄散、死无全尸。


  ”小诗又开始耍嘴皮子。


  “放屁,什么狗屁网恋,这是你未来的嫂子,放尊重点,别让你嫂子听着。


  ”我怯怯地死死捂住话筒,生怕电话那头的苏春儿听见。


  “小嘚瑟,有事儿说事,没事滚远点。


  ”“哼!这回又要治疗哪位姐姐胸前的肿瘤啊?别肿瘤没治好,命再搭上。


   老板叫你中午吃完饭马上去启鸣策划案的那家 广告公司谈合作的事,务必尽快。


  ”小诗边照着‘照妖镜’描画着鬼眼线和狗血口红,边提醒我。


  “好了,知道了,小妖精,快出去猎食吧。


  ”我和小诗一顿调侃,催促她出去。


  小诗白了我一眼,妖里妖气地走了。


  “好了,亲爱的春儿,我先忙了,晚上再给你打电话。


  ”我恋恋不舍挂了电话。


  吃过午饭。


  我立马赶到那家要合作的广告公司-瀚森广告公司,听小诗说这家公司一个月之前被一工程队老板收购,这瀚森的大名还是后来合并的。


  这公司大门的大招牌,跟个送葬花圈似的全部是暗灰色,我很是好奇,连刘曼丽这个很有手腕的女人都见不到的老板到底是何方神圣。


  按理儿说,刘曼丽一般的策划案都能搞定,怎么到这儿竟然碰一鼻子灰,这事儿有些蹊跷,我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老板不好对付。


  踏入这广告公司办公大楼,我的个乖乖,寒意袭人,阴凉的寒气顺着脚底窜上脊背,这哪是公司,跟殡仪馆的气氛差不到哪里去。


  冷清不说,除了前台的一个 招待,一个工作人员都瞧不见。


  那招待脸上扑了几层厚厚的脂粉跟白无常似的,红嘴唇跟吃了死孩子似的。


  “先生,您是来谈合作的吗?有预约否?”招待的红嘴唇上下一张一合,轻声问我。


  我的魂儿不知不觉被她勾了。


  狠劲摇了摇脑袋,我恢复理智,把三魂六魄拽回来,“嗯,没有预约,你们老板在吗?我是来谈启鸣策划案的。


  ”“这位先生,我们老板在,您稍等,我打电话问问。


  ”那招待随即拨通了电话说明情况,似乎隐隐约约听到电话那头没好气地叫骂声。


  再不就是我耳鸣听错了。


  “先生,十分抱歉,我们老板今天有几场会议要开,恐怕您要在这儿多等一会儿了。


  ”那招待毕恭毕敬地解释。


  好吧,只能如此,我必须今儿把这策划案拿下,将刘曼丽踢出局,设计总监的位置让出来。


  我坐在那里左等右盼,门外的路灯纷纷亮起来,员工也陆陆续续下班,还是不见那广告公司老板的半个影儿。


  我急着回家享受和苏春儿的美好时光,这倒好,今晚又得加班。


  心里头积压已久的火苗立马窜上来。


  “你那老板开会还没开完吗?比总理还忙啊?快让他来见我!”那小招待心虚,语无伦次:“呃,这个……先生,您先冷静,别激动……”我看出这里面肯定有猫腻,趁小招待一个不留神,溜进电梯自己去找那老板。


  到了三楼,一瞧,真是气煞我也,那老板正和一位 小秘书在办公室里搂搂抱抱,亲亲我我,竟然把我们谈合作的事情抛掷脑后。


  竟敢忽悠我,以为我是好欺负的,这算什么。


  考虑再三,不能跟合作方起冲突,不然合作没个指望,我悄悄地敲了下门,干咳一声。


  “咳咳,打扰了,瀚森老板在吗?我是启鸣策划案的负责人韩潇,能耽误您几分钟吗?我是来谈合作事宜的。


  ”“TM滚远点!”那老板愤恨叫骂一声。


  我一听,炸了,哪有老板这么对待合作方代表的,一时冲动,我一个狠踹踢坏办公室的门,冲过去一把将那女骚货拽到一边。


  再定睛一看,我懵了。


  竟然遇到了熟人,这老板不是别人,无巧不成书,我瞄了一眼那西服上的工牌,确认是不是眼花了。


  工牌上赫然署名:瀚森广告有限公司总经理-胡汉升。


  我在广告公司总经理办公室竟然见到了胡汉升,十分诧异和不解。


  “胡汉升?怎么是你?你不是在包工程队吗?”“怎么着,就行你出来放火,不行别人来这点灯,不想再见着我啊?我胡汉升又回来了。


  ”胡汉升煞有介事地板着身板说。


  我噗嗤一笑,心想什么胡汉升,应该是胡汉三吧,走到哪儿都惹人唾弃。


  “哼!韩潇,你TM的还有脸问我,拜你所赐,我前一阵把工程队给卖了,正好我和这家广告公司老板是哥们,他要转让股权,我把它死皮赖脸硬生生收购过来。


  ”胡汉升整理了一下被那骚货小秘扯歪的领带,没有好气地瞪着我。


  “卖工程队?收购(是男人就把她搞大)股权?你哪里来的那么多钱?卖工程队的钱也能买不起这股权?”我扯着那挣扎的骚货小秘的小细胳膊就往外推,狠狠将门一甩。


  办公室里就剩下我和胡汉升两个人。


  我很是怀疑胡汉升收购广告公司钱的来处,又没理出个头绪来。


  “你TM拐了我老婆,我要报复你个瘪三儿,只要我胡汉升还有口气喘,就跟你死磕到底,你TM让我丢了老婆,不让我有好日子过,我就要搅得你鸡犬不宁,今后你NND别想过安生日子!”胡汉升说着,猝不及防恶狠狠地冲我的额头就是一记侧勾拳。


  我还没回过神来,有点蒙圈,眼前出现的全是星星点点,这一拳的力道不轻,有点让我找不着家门的节奏。


  等我缓过神来,又挨了一记左直拳,鼻子瞬间一酸,哗哗淌血。


  我也并不是好惹的,转瞬,我像被针扎了的气球,火气上涌,如同翻江的野马,抛了锚。


  “你奶奶个腿,这么多年赌友了,竟然真敢动手揍我,给你脸了!TM吃老子一拳!”我反手狠狠用直拳、摆拳、左右上下勾拳以及五花组合拳一通反击胡汉升,抡得胡汉升直转圈,晃晃悠悠跟不倒翁似的,满地找牙。


  “你老婆说心里已经没有你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强扭的瓜不甜,你TM还执着个啥劲儿,不如成全了我们。


  咱们赌桌兄弟一场,闹到这份田地,不至于?你欠我的钱我也不急着要,可以分期还我。


  ”我苦口婆心地劝说边观察胡汉升的细微反应。


  “TM还跟我提钱,我老婆都被你睡了,还要什么钱,再说我从来都不欠你啥钱。


  ”胡汉升豁牙漏齿地竟然赖起账来。


  我气急败坏。


  “你TM真成胡汉三了,泼皮无赖,死赖账啊,二十万那,这数目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这事你竟然给我私自一笔勾销了?你NND,早知道你这样无赖,我打欠条好了。


  要不是看在苏春儿的面上,我早就向你讨了。


  ”我一个转身,狠掐胡汉升的脖子。


  他不想还钱,苏春儿永远是我的女人,正合我意。


  “你他娘还敢提我老婆,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吧,你个死韩潇,终于承认你对我老婆早就打坏主意了,我TM弄死你!”胡汉升从牙缝里挤出一句狠话。


  说着,胡汉升挣扎着用胳膊狠劲拉我的手,他应该是喘不过气来了。


  转念一想,我梦寐以求的老婆苏春儿已经是我囊中之物,这点钱又算得了什么,认了吧,不还就不还,老子也不要了,钱就是TM流水,死了也就是废纸一堆,还计较个啥。


  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遇到春儿,我的价值观也变了。


  只要苏春儿能一辈子在我身边就心满意足。


  更何况,苏春儿曾经是胡汉升的老婆,我不能对她老公太过分。


  想到这儿,我掐着胡汉升脖子的手指,有一丝松懈,不想再纠缠下去,索性回家得了。


  跟胡汉升也说不出个真假对错。


  我转身想要出去,这倒好,胡汉升还来劲了,在我背后猛冲过来,勒住我的脖子不放,我挣脱开来为了自保,顺手抄起办公桌上的移动电话向胡汉升的脑门狠力一砸,他的眼角立马开了个大口子,鲜血直流。


  胡汉升眼睛一模糊,东摸西摸的在那打转抓瞎。


  我抓紧时机,拽门就逃,那骚货小秘还在门口地板上傻愣愣不知所措。


  这小秘跟胡汉升一个德行,竟然拽着我的大腿不放手,还狠狠咬了我一口。


  “干啥,你个骚娘们,要碰瓷儿不成!你属狗的啊,别TM给我传染上狂犬病或者艾滋病之类的。


  ”我狠狠踹了那小秘一脚,这才挣脱魔爪。


  我心里头不舒服。


  真是个殡葬馆版广告公司,个个凶神恶煞,比魑魅魍魉还可怕。


  胡汉升做老板,等着倒闭。


  我开车往家奔,此刻我一心想着回家见我的女神春儿。


  我顾不上许多,急匆匆往家赶。


  离家愈来愈近,我忐忑焦躁的心也渐渐平息安稳许多。


  一进门就听到苏春儿娇嫩的细语:“呦呵,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今儿怎么回来得这么早啊,我的大忙人,韩哥?”苏春儿见我破天荒地早早下班十分惊讶,忙放下铲子上来迎接。


  我默不作声,连鞋托都没换,径直向浴室小跑过去,生怕苏春儿注意到我凌乱的衣衫、满身的伤痕和异样的眼神。


  我本想把脏衣裤扔了,再洗个澡,换身新衣服,以免苏春儿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确实不想让她担心。


  “没事儿,今儿啊,今儿公司不怎么忙,就早回来陪你这位大美妞了呗……”我故作镇定,假装没事儿人似的,一边脱被血迹弄脏的衬衣,隔着浴室门大声回应。


  苏春儿是个聪明女人,我的反常举动逃不出她的火眼金睛,没注意,苏春儿紧随其后,没敲门跟我进了浴室。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爱之谷官方商城,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piperpe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