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 結衣 無 修正

跳蛋有什么用 愛之谷官方商城 2021/10/2 6:42:27 34次瀏覽
波多野 結衣 無 修正


一只腳剛踏上二樓的地板,趙三斤的耳根子微微一動,突然聽到一陣奇怪的聲音,這聲音來的突然,趙三斤被嚇的一愣,幾乎是下意識的,他停下腳步,并且往下縮了縮脖子。


  站在樓梯口豎起耳朵仔細聽了片刻,趙三斤的嘴巴咧開,又笑了。


  那是流水的聲音,而且還夾帶著 女人的哼叫聲。


  “原來是 青青浴室里面洗澡啊。


  ” 林青青的聲音雖然不大,可是趙三斤對她的聲音實在太熟悉了,一聽就知道是她。


  林青青的心情似乎不錯,洗著澡,嘴里還哼著不知名的小曲兒,全然不知道趙三斤已經來到她家,并且就站在距離浴室不到五米遠的樓梯口。


  浴室所在的位置和林青青的閨房只隔著一個房間,趙三斤剛才滿腦子浮現出來的,全都是林青青躺在被窩兒里朝他招手的畫面,哪里想到林青青會呆在浴室里?林青青家里的浴室裝 的是個玻璃門,只不過,那是一層厚厚的 雪花玻璃,遮掩效果非常好,即使里面亮著燈,在燈光的照射之下,站在外面也只能勉強看到一個模糊的身影,根本看不出個子丑寅卯來。


  要不要喊給青青,或者……進去和她一起洗?雪花玻璃門上的身影雖然非常模糊,但是看了幾眼,趙三斤立刻就有些不淡定了,那可是他朝思暮想的林青青啊,說不激動,純粹是蝦扯蛋。


  而突然闖進去的話,又似乎不太合適。


  這里畢竟是農村,農村和城市里面不一樣,在那些燈紅酒綠的大城市,情侶之間別說在一起洗個澡,即使婚前同居,甚至未婚先孕,也都是家常便飯,見的多了,早已經習以為常,見怪不怪。


  趙三斤在部隊這幾年走南闖北,見多識廣,他倒是不覺得有什么,可是林青青不一樣,生活在農村的老百姓思想純樸,而純樸的同時又有些封建守舊,像林青青這樣一個還沒出嫁的黃花大閨女,如果和趙三斤在一起洗澡,且不說林青青愿不愿意,一旦走漏風聲,傳到外人的耳朵里,恐怕會被人戳著脊梁骨指指點點。


  想到這些,趙三斤暗嘆一聲,強忍著沖進去和林青青一起洗的沖動,屈膝在樓梯口蹲了下來,目不斜視的盯著雪花玻璃門上那個模糊的身影,小聲嘀咕道:“反正煮熟的鴨子飛不了,到嘴的肥肉早晚都能吃,來都來了,也不差這一時半會兒……”“其實在門口看著也挺爽。


  ”趙三斤這樣安慰自己。


  過了大概有五六分鐘,林青青的哼叫聲突然停止,水流聲也越來越小,映射在雪花玻璃門上的那個身影一會兒變大,一會兒又變小,看樣子,林青青好像是洗完了。


  “終于輪到哥登場了!”見狀,趙三斤騰的站起身,伸手拍了拍屁股上面的灰塵,抬腳就走向浴室……走到浴室門前,趙三斤停下腳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迷彩服,就像是在部隊的時候第一次向領導做報告似的,別提有多緊張了。


  咚!咚咚!趙三斤深吸口氣,敲響了浴室的門,下一刻,浴室里便傳出林青青驚訝中帶著一絲警惕的聲音:“誰?誰呀?”“媽,是你嗎?”不等趙三斤吱聲,林青青緊接著又問道。


  趙三斤咳嗽一聲,笑道:“青青,是我。


  ”“ 三哥?”林青青明顯愣了一下,片刻后才問道:“三哥你咋……你咋這個時候過來了?”“來找你唄。


  ”趙三斤應道:“下午不是你說的,林叔和苗嬸晚上全都不在家,讓我來找你拿東西么?”“拿……拿 啥東西?俺咋不記得……”林青青裝傻。


  聽到這話,趙三斤頓時一陣惡汗, 還能拿啥東西?當然是拿你身上最寶貴的東西!青青該不會是想賴賬吧?煮熟的鴨子可不能讓她飛了,趙三斤笑道:“具體是啥東西,我進去再告訴你……”說著,趙三斤就要推開浴室的門。


  “不,不行!”林青青被嚇了一跳,急道:“三哥你現在不能進來,俺……俺還沒穿衣服呢!”“啊?”趙三斤的手已經摁在門鼻子上了,一聽這話,他的動作一滯,沒敢往里面硬闖,但是心里卻暗暗想道:“沒穿衣服?那不是正好嗎?現在一件一件穿上,等會兒還要再一件一件脫掉,那多麻煩。


  ”想歸想,作為一個正人君子,這種混賬的話趙三斤可不好意思說出口。


  嘩啦一聲!就在這個時候,浴室里突然傳出一陣水聲,比剛才林青青洗澡的時候還要響,聽起來像是林青青從 浴缸里站起身發出的動靜。


  “感情青青洗完以后,又跳進浴缸里泡了一會兒啊。


  ”趙三斤恍然大悟,腦子不聽使喚,立刻就在腦海里惡補了一些神奇的畫面。


  但是讓趙三斤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水聲剛落,緊接著又是啪嗒一聲脆響。


  這次,聲音不是從浴室里傳出來的,而是從趙三斤身后,確切說,是從大門方向傳過來的。


  趙三斤畢竟當過兵,警惕性很高,做事也很謹慎,所以他剛才進門的時候,專門把大門上的門環掛在了門鼻子上,這樣的話,一旦有人突然闖進來,肯定會發出聲音,他就能在第一時間逃跑,或者找個地方藏起來。


  “難道是林德才和 苗香竹回來了?”趙三斤心底咯噔一響,臉色刷的一下就黑了。


  黑紫黑紫的……乖乖,不會他娘的這么湊巧吧?在門口等了半天,眼瞅著就能和林青青雙宿雙飛了,半路還殺出個程咬金?趙三斤哪里知道,苗香竹就是沖著他才急匆匆趕回來的!“青青,青青你出來,媽有話跟你說……”苗香竹人還在院子里,聲音已經傳進了客廳。


  一聽是苗香竹,而且聲音越來越近,趙三斤頓時就懵逼了, 小心臟噗嗵噗嗵狂跳,提到了嗓子眼兒,胸口處好像有一萬頭草泥馬在狂奔。


  真的是她!老天爺,你他媽不帶這么玩我的吧?情況緊急,趙三斤驚訝惱怒之余,根本來不及細想,幾乎是下意識的,他轉過身,一把就推開浴室的門躲了進去。


  “啊呀!”趙三斤前腳剛進去,緊接著浴室里就傳出林青青刺耳的尖叫聲。


  趙三斤進去以后抬眼一瞧,眼睛頓時瞪得猶如銅鈴那么大,瞠目結舌……正如剛才趙三斤猜測的那樣,林青青洗完澡以后,確實又跳進浴缸里泡了泡,而趙三斤驚慌之下突然破門而入的時候,林青青剛從浴缸里面站起身,手里拿著一件粉紅色、繡著卡通圖案的睡衣,還沒有來得及穿。


  畫面實在太美,瞬間就閃瞎了(我的尤物女友們)趙三斤那雙24K鈦合金狗眼。


  “三哥,你,你你你……”林青青也傻眼了,愣了五六秒才回過神,然后用睡衣擋住自己如同玉石一般光滑白凈的身體,屈膝往下一蹲,伴隨著嘩的一聲水響,又重新坐進了浴缸里。


  幸福來的太快,走的也快。


  “青青,你咋的了?”林青青的尖叫聲驚動了樓下的苗香竹,苗香竹喊了一聲,隨即加快腳步,朝二樓的浴室跑了過來。


  這下完蛋了!趙三斤滿腦子都是剛才看到的美麗畫面,意猶未盡的咽了口唾沫,還沒來得及好好回味,就被苗香竹的喊聲和她急促的腳步聲拉回現實,低頭看著蹲坐在浴缸里驚慌失措的林青青,尷尬道:“青青,我不是故意要進來的,苗嬸她……”“別說了。


  ”林青青的俏臉緋紅,急道:“俺娘上來了,萬一讓她看見咱們……咋辦?現在咋辦?三哥你快點想個辦法呀!”浴室里面除了浴缸以外,只放著一個簡易的衣架,根本沒有趙三斤的藏身之處……苗香竹回到家的時候,剛把從村委會拿出來的那個雞腿啃完,沾了滿嘴的油腥,她本來想先去廚房洗洗手,洗洗臉,然后再去堂屋,可是突然聽到樓上傳出林青青的尖叫聲,她愣了一下,哪里還有那個閑功夫?大喊一聲,風風火火的便沖上樓。


  “難不成趙三斤那個小兔崽子真的偷偷溜進來想敗壞俺家青青?”苗香竹就是沖著趙三斤才提前回來的,剛進門就碰到這種情況,她自然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趙三斤。


  由于家境比較優越,苗香竹的胃口又好,她平時吃的飯多,干的活兒少,所以體型比一般的中年婦女都要胖,一米六幾的個頭,估計得有一百五六十斤的體重,走起路來噔噔噔的,很有氣勢。


  反正是在自己家里,林青青又是自家的閨女,所以苗香竹沒有任何顧忌,來到浴室門口以后,她二話不說就推門而入,問道:“青青,咋回事?”說話的同時,苗香竹瞪大眼睛往浴室里掃視了一圈。


  讓苗香竹有些意外的是,浴室里只有林青青一個人平躺在浴缸里,根本沒有趙三斤的蹤影。


  “娘,俺在這里泡澡呢,你跑進來干啥子?”林青青故意裝出一副很驚訝的表情,語帶幽怨,有些嗔怪的看著苗香竹。


  不是趙三斤?苗香竹皺了皺眉,問道:“這屋里就你一個人?”“看你這話說的,不是俺一個人還能咋的?你跟俺爹都不在家,俺還能跑到大街上拉個人回來跟俺一起洗澡呀?”林青青氣道。


  浴室里就這么大點兒地方,一眼就能看個遍,沒有發現什么異樣,苗香竹也不好說啥,沒好氣道:“那你剛才咋叫那么大聲?娘還以為……”“以為啥?”“得了,你沒事就成。


  ”苗香竹總不能說以為你在家里偷漢子吧?林青青伸手往旁邊的地板上一指,趁機解釋道:“俺叫那么大聲,還不都是因為它!它剛才突然飛進來,差點兒把俺給嚇死!”苗香竹低下頭,順著林青青手指的方向一瞧,只見距離浴缸不遠處的地面上,躺著一具蟑螂的尸體。


  “你等著,我下去拿掃把。


  ”苗香竹是林青青的親媽,林青青打小就害怕蟑螂、壁虎這樣的小蟲子,她自然是知道的,所以不疑有他,轉身就下了樓。


  浴室的門關上的那一刻,林青青深吸口氣,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總算是松了口氣。


  而一直躲在門后面的趙三斤更是如蒙大赦,抹了把額頭的冷汗,暗道好險。


  有句老話兒叫做燈下黑!苗香竹來的實在是太突然,浴室墻壁上的窗戶又太小,趙三斤鉆不出去,沒辦法,情急之下只能冒險躲在門后面,剛才苗香竹推門進來的時候,趙三斤屏著呼吸,連大氣都沒敢喘一下。


  說到底,還是他娘的做賊心虛呀。


  “三哥,俺娘剛才站在門口,有門擋著才沒瞅見你,她等下肯定要進來,門后面是藏不住了,你得馬上出去才行……”林青青擔心道。


  趙三斤翻白眼道:“咋出去?”掃把就在一樓放著,如果趙三斤現在下去,必定會和苗香竹撞個正著,所以,想從正門走是不可能的事。


  林青青想了想,道:“要不……你先去俺的房間里躲躲,等俺穿好衣服,出去吸引俺娘的注意力,然后你找個機會悄悄溜出去?”“我看行。


  ”趙三斤二話不說就點頭答應了。


  去林青青的房間里躲著,趙三斤當然愿意,就像林青青說的,她穿好衣服以后,可以制造機會放趙三斤離開。


  而趙三斤心里還有個小九九,如果找不到機會呢?或者就算有機會,他偏偏躲在林青青的房間里不走呢?這樣一來,等苗香竹徹底打消了心頭的疑慮,回去自己的房間睡覺,那么,趙三斤今天晚上豈不是就可以和林青青睡在一起?長夜漫漫啊……一想到這里,趙三斤禁不住咧開嘴,差點兒笑出聲,他小心翼翼的把浴室的門拉開一條小縫,往樓下瞄了幾眼,確認苗香竹不在視線范圍之內,然后才把門縫拉的更大,略微一個側身就溜出浴室,貼著墻根兒來到林青青的閨房門口,推門而入。


   又一個冬天來到了,整天我把自己包裹在厚厚的羽絨服里,我只感覺到冷。


  早晨我走在上班的路上,空中飄起了一朵朵小小的雪花,還是那樣晶瑩剔透,冰清玉潔。


  可我不會再像從前那樣喜歡它了,因為它帶給我的只有苦痛的回憶。


  那一年,我二十五歲,和所有的同齡女孩子一樣,我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


  我長像一般,性格比較內向,不善言談,學校畢業后就被安排在了縣上一所小學教書。


  平日除了和幾個要好的姐妹聯系之外,和異性幾乎就沒有什么來往,我是那種 見了男孩子就臉紅的人。


  眼看著冬天即將過去,過了年我就二十六歲了, 父母急了,就不斷地叮囑親戚朋友給我介紹對象。


  先后見了幾個,結果沒一個合適的,不是個子矮,就是學歷低。


  我都有點泄氣了,不想再去相親了。


  突然有一天,鄰居 王姨到我家來了,一進門就嚷嚷:“唉呀, 小雪她媽呀,我給你們家小雪找了一門好親事。


  ”一聽才知道那個男孩在一個城市工作,名叫鋒,今年二十八歲。


  他家在農村,父親去世了,只有老母與之相依為命。


   生產后老公 說是無奈選 的我初戀 上床王姨拉著我媽的手,說這個男孩品行如何如何的好,將來一定有出息。


  就是在城里沒有房子,這也不打緊,關鍵在男孩本身。


  我爸媽被說動了,農村孩子能吃苦,沒有父親又挺可憐。


  于是,幾個人定下來雙方見面的日子。


  過了幾天,我和鋒以及雙方家長在王姨的引見下見面了。


  在王姨的介紹下,我偷偷打量了一下面前的這個人。


  他高大,清瘦,面容俊朗,有一雙憂郁的大眼睛。


  他向我點點頭,我的臉紅了,趕忙低下了頭。


  我的直覺告訴我,我喜歡面前的這個大男孩。


  接下來,就是雙方家長互相了解情況。


  我和鋒沒說一句話,都默默地聽家長說話。


  看得出來,鋒的媽媽對我的工作相當滿意。


  雖然是位農村婦女,言語之間卻處處透著精明。


  幾天后,鋒第一次約我出去,那是一個飄雪的冬日午后。


  我害羞的跟在他后邊,幸福的感覺圍繞著我。


  雪花從空中輕盈的落下,粘在了他烏黑的頭發上,整潔的衣服上,“路滑,小心點。


  ”他轉身對我說,就像電影里的情節一樣。


  他先請我去了一家飯館吃飯,而后又帶我去了一個年輕人 約會經常去的音樂茶座。


  生產后老公說是無奈選的我和初戀上床他很細心,在我點了一杯普通的飲料之后,他又點了一些小女生們愛吃的休閑食品。


  我們之間的話很少,聽著浪漫輕柔的音樂,更多的只有沉默。


  我偷偷瞟了一眼身邊的鋒,他的眼睛依舊那樣憂郁,像有什么心事似的,茫然的看著遠處。


  “以前處過對象嗎?”他打破了沉默。


  “沒有。


  ”“你教語文還是數學?”“數學。


  ”我緊張極了,這是我第一次約會啊,我只聽見我的心咚咚直跳。


  之后他打了個出租車送我 回家


  這以后,我們又這樣見了幾次面。


  說實話,我對他一無(左手握右手)所知,我總以為他的憂郁和他的性格有關系吧,要不就是他沒了父親的原故吧,他大概也對我有好感吧。


  不久之后,他們家就讓王姨來向我家提親,說他對我很是滿意,如果我沒有意見的話,就定在元旦結婚。


  我說:“太快了吧。


  ”王姨說:“不快,不快。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嘛。


  ”就這樣,在雙方家長的操辦下,我和鋒很快結婚。


  雖然對鋒還不是太了解,但好多朋友都說先結婚后戀愛一樣好。


  生產后老公說是無奈選的我和初戀上床在租來的新房里,我每天為已成為我丈夫的鋒洗衣做飯,盡量用我不太熟練的雙手為他營造一個溫馨的家庭氛圍,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做一個好妻子。


  而鋒幾乎天天忙,一個月難得回幾次家。


  問起總說單位工作很忙,我開始總覺得委屈,后來慢慢想開了,難得鋒這么敬業,我應該支持他,不該拖他的后腿。


  鋒不在家時我覺得孤單,就回娘家住。


  平時忙著上班,閑暇之余就和幾個女友逛街、購物、聊天。


  剩下的時間就是掰著手指期盼著鋒回家的日子。


  好不容易盼到鋒回家了,我精心準備了他喜歡吃的飯菜,可他每次總是吃不了多少就放下了碗。


  沒有一句我期待的問候,他就拖著疲憊的身軀睡去了。


  我總覺得不對勁,難道婚姻就是這個樣子嗎?可我又一想搞鄉鎮工作大概就是這個樣子吧,他已經好累了,我還能要求他什么呀!幾個月后,我發現我懷孕了!我連忙打電話給鋒,我想把這個好消息第一時間告訴他。


  “噢,是嗎?”沒有我期待的驚喜,他平靜的聽我把話說完,然后 說道


  “你不高興嗎?”我生氣了。


  “沒有,沒有,我很高興啊。


  ”他連忙掩飾。


  生產后老公說是無奈選的我和初戀上床鋒的母親,我的婆婆聽說了這個消息,立即帶著好多土雞蛋從鄉下趕來看我。


  她對我說:“小雪,好好補補,養得白白胖胖的,等你生了大胖小子,我給你們帶。


  ”鋒不幾天也回家來了,對我也比以前關心多了。


  在我現在想來,那也許只是他對我的敷衍吧。


  我的妊娠反應很利害,什么都吃不進去,一吃就吐。


  我媽心疼得不得了,就接我去她家住,一日三餐照顧我的生活。


  而鋒依舊是那么忙,電話也不多,打來也是簡單的問候。


  每次到我家來,也只是吃一頓飯就走。


  我不想讓他走,希望他能多陪我一會,可他總說很忙。


  幸虧有父母的精心照顧,我才得以走過十月懷胎的漫長日子。


  十個月后,我生產了,在上產床的時候,鋒才趕到了醫院。


  不幸的是,我生了個女兒,我婆婆在我生產的第二天就借故回了鄉下。


  我媽心疼我,又把我接回了娘家。


  女兒長得很可愛,有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結合了我和鋒身上所有的優點。


  生產后老公說是無奈選的我和初戀上床鋒陪了我和女兒幾天之后,又忙著走了。


  不過我一點也沒覺得孤單,女兒很乖,一天除了吃就是睡,很少哭鬧。


  我媽忙里忙外,一心照顧我們娘倆兒的生活。


  女兒很快滿月了,我的身體也復原了。


  天氣一天天熱起來了,好久沒有回過我自己的家了,一天傍晚,趁著女兒熟睡,我起身回家想找幾件春天穿的衣服。


  在打開門的那一剎我驚呆了,一個陌生女子與鋒相擁而眠!聽到開門聲他們驚慌失措的坐起身。


  我的頭腦一片空白,淚水頓時模糊了我的雙眼,我不顧一切的飛奔了出去。


  “這是為什么?為什么呀!”我在心里不停的問自己。


  “找死啊你!”一輛出租車嘎地停在了我的面前,司機粗暴的罵道。


  可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毫無目的地向前跑著。


  我渴望鋒出來找我,然后向我解釋一切,可是沒有。


  不知什么時候,我才一步一步走回了父母家。


  女兒早已經醒了,媽媽正在喂她吃奶。


  我失魂落魄的坐在沙發上,眼淚止不住往下流。


  聽完我的哭訴,我爸氣憤的拉著我說:“走,去找那個混蛋!”生產后老公說是無奈選的我和初戀上床“半夜三更的,等天亮了再說。


  ”媽媽勸住了爸爸。


  這一夜是多么難熬啊!我輾轉反側,難以成眠,往事一幕幕浮現在眼前。


  我曾經幻想過的多么美好的婚姻,頃刻間如肥皂泡一樣破碎了。


  我的丈夫,竟然是這樣一個衣冠禽獸!他難道不愛我嗎?不愛我為什么還要和我結婚呢?連續幾天我茶飯不思,女兒我也懶得再看一眼。


  父母更是心急如焚,他們到處找鋒找不到。


  過了幾天,我接到了鋒的電話,他說他只想和我單獨談談。


  在曾經屬于我們倆的房子里,鋒和我見面了。


  他雙眼布滿血絲,頭發凌亂,但絲毫沒有我想象中的懊悔,他痛苦的向我講述了他和那個女人之間的故事。


  原來,他和那個名叫芬的女子本是高中同學,都來自偏遠農村,相同的境遇讓他們走到了一起,他們戀愛了。


  不久,芬由于家庭貧困輟學了,而鋒在一年之后考上了大學。


  不幸的是,鋒的父親在那個時候卻因勞累過度一病不起,不久便撒手人寰。


  鋒不能再繼續學業了,他的命運可想而知。


  就在這時,芬出現了,她對鋒說:“我供你上大學!”芬那時在一家美發店打工,為了鋒能好好讀書,她節衣縮食,吃了很多苦。


  就這樣,在芬的幫助下,鋒順利讀完了大學,生產后老公說是無奈選的我和初戀上床而后就被分配到現在的單位。


  工作后,鋒就決定和心愛的芬結婚,可鋒的母親堅決不同意,她希望鋒能找一個有工作的城里姑娘結婚,這樣家里就不用再受窮了。


  鋒要是敢和芬結婚,她就去死!鋒一直在愛情和親情的邊緣徘徊,而芬為了他一直沒有嫁人。


  直到遇見了我,在她母親的苦苦哀求下,他終于答應和我結婚,然而他心里卻依然深愛著芬。


  他給我的,只不過是一個形式上的婚姻。


  鋒跪在我的面前,求我寬恕他。


  “騙子,你這個可恥的騙子!你把我當成什么了?”我用盡全身力氣,向鋒的身上打去。


  “打吧,打吧,只要你能原諒我!”鋒跪在那里,一動不動。


  “小雪,只求你放過我,讓我和我愛的人在一起吧!”我還能說什么呢,我無力的走出了那個讓我痛苦的地方。


  不久以后鋒的母親從鄉下來抱走了我的女兒,而鋒再沒有露過面。


  整整大半年的時間里,我每天都在痛苦的生活著,這場可悲的婚姻帶給我的傷害實在太大了!我向法院提起了離婚訴訟。


  可是由于我們當時粗心大意,竟然沒有去辦結婚證,我和鋒的婚姻不受法律保護,屬于非法同居,法院沒有受理。


  這或許也是鋒故意安排的一個陷阱吧。


  生產后老公說是無奈選的我和初戀上床雪花飄飄,我的世界冰冷一片。


  我也是一個渴望幸福的女人,為什么我就這樣不幸呢?我要忘掉不幸,重新開始新的生活!延伸閱讀:盤點十大最不正經初戀經驗   閱讀提示:有些 男人天生就是花癡,沒治,不同時勾搭著幾個妹子,就覺得自己白活了,枉費了他自以為很帥的那張臉。


  所以女人們要清醒,別被他們騙了,以下這17個招數幫你認清 花心男,有的招還可以用來讓他們難看,但最終還是遠離吧。


  17招愛情“ 打假法” 揪出虛情假意男  1、如果他(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是 花心男人,一定不情愿帶你登他的家門,即使你要求他這樣做,他也會只只吾吾地想辦法拒絕。


     破解:徑自到他家樓下,打電話給他,說是出來逛街恰巧路過,然后要求上門拜訪他的父母。


  如果他驚惶失措地出言拒絕,那一定是心里有鬼。


    2、花心男人只會在和你獨處時百般親熱,甚至提出越位的要求,而在公共場合,他會裝出一副謙謙君子的模樣,和你保持距離,更不會把你當作女友介紹給他的朋友。


    破解:如果你們在一起時恰好遇到他的朋友,要求他為你介紹,注意他介紹你時使用的稱謂及他的表情。


  或者找機會在他的朋友面前和他作一些親昵的舉動,要是他的朋友知道他和別的女人有染,那他一定會因此狼狽不堪。


  17招愛情“打假法”揪出虛情假意男 偽單身打假花心男  3、為了有時間和其他女人約會,花心男人經常謊稱自己工作忙,需要加班,或者有生意上的其他應酬。


    破解:打電話到他的單位,看他是否真的忙著工作。


  這件事也可以讓你要好的朋友去做,這樣更穩妥一些。


  如果結論是他說了謊,那你就需要重新認識這個男人了。


    4、花心男人往往要多邊作戰,所以,他會盡量固定和你約會的時間,這樣才不會發生沖突,更可以避免差錯與誤會。


    破解:選擇一個你們不常約會的時間,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


  如果他一臉驚喜,說明他深愛著你。


  他一旦露出尷尬或驚慌的表情,你就一定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5、剛和另一個女人鬼混完,來到你的身邊,花心男人也會心懷愧疚,因而,他會無來由地大獻殷勤,幫你洗衣服做家務,或送你小禮物。


    破解:和他纏綿一番,當他心懷激蕩的時候,在他的耳邊輕聲地說:“昨天,我的一個朋友看見你……”如果他心里有鬼,一定會激靈一下,急促地問:“看見我怎么了?”17招愛情“打假法”揪出虛情假意男偽單身打假花心男  6、花心男人也不容易,這是一件很費錢的事,所以,即使他的收入不是個小數目,仍會不時的囊中羞澀,因而偶爾表現出與他的收入不相匹配的吝嗇。


    破解:如果近期無大件的購物消費,而他的錢包卻空得很快。


  或許,他的口袋里有消費的收據,若是那種特別適合男女約會的場所,真相自會不言而明。


    7、男人很容易受到身邊女人的影響,從而選擇不同品位與意趣的衣服,不同品牌的煙、酒等。


  一旦他突然改變了習慣,很可能就是他的身邊有了別的女人。


    破解:買一串配件給他,囑咐他每分每秒都要戴著。


  如果他約會別的女人,就一定會摘下這串項鏈,戴著一個女人送的飾品去和另外一個女人親熱,那就很難避免疏漏了,你只需靜靜觀察就好了。


    8、和一個女人約會的時候,如果另外一個女人打電話來,是一件很令人頭疼的事,所以,花心男人中的老手都會把手機的聲音關掉,改為振動。


  17招愛情“打假法”揪出虛情假意男偽單身打假花心男  破解:和你約會的時候,如果他的手機沒響,卻一個人溜到陽臺上接電話去了,那多半有不可告人的事情。


  找機會留心一下他手機上的留言與電話,或許就會有所發現。


    9、女人一般都有自己鐘愛的香水品牌,所以,如果有一天他的身上殘留著你認為陌生的香味,那他就很可能是與別的女人有染了。


    破解:花心男人很注意隱藏身上留下的其他女人的香味,如果你發現他把剛穿不久的干凈衣服換掉,那就一定是有問題了。


  你可以乘他醉酒或熟睡時打電話給他,讓他猜猜你是誰。


    10、花心男人很狡猾,有時候偽裝得十分隱蔽,令你無從發現。


  但如果與他相會的另一個女人和你相熟,那么破綻就出現了。


    破解:漏洞出現在和你相熟的那個女人身上。


  女人都有一種獨占欲,所以,你會發現她對花心男人細心而溫柔,對你卻躲躲閃閃,甚至抵觸,那么就沒有比這更能說明問題的了。


  (文字來源:新華網)17招愛情“打假法”揪出虛情假意男偽單身打假花心男最招人恨的花心男:隱婚男  最招人恨的花心男:隱婚男  這個時代太復雜了,沒有太多人生經歷的女孩不要隨便愛上陌生男人,那很危險。


  因為有一類男人賤到自己明明已婚有妻兒,卻在外面沾花惹草假裝單身,下面這7個細節,是專門針對他們的,沒有辦法萬試萬靈,但以下特征越多,你越要睜大眼睛。


    1.電話:如果跟你在一起,他經常接到催歸、問回不回家吃飯,特別是對方第一句通常是“你在哪”的時候,要小心了……當然老媽也會問這些,但女朋友電話還有一個特征是愛問“這個周末去哪”,你且認真聽他怎樣回答。


    2.QQ/MS網志空間:有些神秘留言莫名其妙?有些心情故事話中有話?搞清楚,他是闡述你們的感情,還是跟別人隔空傳情?  3.身材:如果一個男人短期突然發胖,不是患甲亢,就是做新郎。


    4.戒指:他會說“是我自己買來玩的”,但如果式樣簡單,又戴對了手指,你就要長個心眼。


  17招愛情“打假法”揪出虛情假意男偽單身打假花心男  5.私人物品:他有張舒服的椅墊?天一冷就戴上手織圍巾?有個貼心小睡枕從來不讓別人碰?小心啊小心。


    6.行蹤:如果他周一到周五隨傳隨到,周六日卻找不到人,你就要警惕“周末夫妻”。


    7.炫耀:男人追你的時候往往喜歡顯擺自己。


  當他把自己夸上天的時候,你淡淡來一句:“那嫂子一定很幸福吧?”第一反應,單身會否定,有伴會默認,如果死不出聲繼而轉移話題,那你就撞到鬼了。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據海內網12月21日報道: 劉亮隨口說道,轉身就要走。


   老張聽到來賊了這幾個字,嘴角稍微抽了一下,正好被回頭觀察的劉亮看在了眼里。


   劉亮心里冷笑一聲又轉身走回來對老張說道:老張啊,你這個店承包了有三年,今年是最后一年了吧。


   老張一聽話茬不對趕緊說道:是啊,不過我還想再承包兩年, 校長,你看給通融通融 說著老張從柜臺里摸出一包軟中華遞給了劉亮。


   劉亮不為所動,面無表情說道: 這個是真通融不了,學校研究決定這塊地要征用建一個小超市,你呢,早點找個地方把店騰出來,最多三個月,至于你那租金,學校會酌情退還給你的。


   劉亮說完這句話,轉身就走,絲毫不給老張討價還價的余地。


   老張一下懵在當場,心里一口氣上不來下不去,過了老大一會,才狠狠的罵了一句: TM的,什么東西,惹火了,老子去教育局告你去。


   一下午,老張的心情都不好,他左思右想,覺得劉亮肯定是懷疑到自己頭上了,然后不問青紅皂白就把自己收拾了。


   這狗東西,做事倒是霸道的很。


   老張左思右想也沒想出個辦法保住自己的小店。


   正煩著呢,店里來了一個女客人。


   這個女人三十四五歲,白皙的臉上扣著一個黑墨鏡,上身穿著一件V領T恤,露出了精致鎖骨和大半雪白的圓球,下身穿著包臀裙,腿上穿著黑絲襪。


  高跟鞋幾乎有七厘米,渾身上下透著一股浪勁。


   老張只看一眼就知道她不是學校里的,學校有規定,女老師的裙子不能那么短。


   哎,老伯,能不能跟你打聽個事 那女人來到吧臺前隨手把墨鏡掛在胸前,從包里抽出兩百塊拍在了吧臺上。


   老張瞅瞅那女人的臉,又瞅瞅吧臺上的鈔票,不動手色的把錢攥到手里問道: 你想問啥事,說吧。


   你們這是不是有個叫劉亮的在這當校長? 女人問道。


   老張楞了一下,回答道: 對,我們這的校長是叫劉亮,你是誰啊,找他有啥事。


   女人沒回答繼續問道: 那你們這是不是還有個叫 李嬌的女老師? 老張聽出味道來了,深深看了那女人一眼,呵呵笑道: 對呀,是有這么一個女老師,不是,你誰啊,你打聽這么多做什么,劉亮可是我校長,我可得罪不起。


   女人氣呼呼的說道: 屁,他是校長又怎么了,我還是他老婆呢,沒我爹的關系,他能當這校長嗎? 老張眼睛一亮,趕緊說道:原來是校長夫人來了,快請里邊做,口渴不,我給你拿杯飲料。


   那女人坐在了老張端來的凳子上,很沒形象的把兩條長腿搭在對面的凳子上一邊錘著自己的腿一邊說道: 你給我拿杯綠茶吧,這天可真熱的不行了。


   她這裙子本來就短,這么一坐,直接縮上去了,黑色內|內若隱若現。


   那女人似乎感受到了老張的目光,抬頭看了老張一眼,老張趕緊把頭轉向了別的地方。


   再轉過頭的時候那女人已經架起了二郎腿把關鍵部位擋住了。


   老張坐在那女人身邊有一丟沒一丟的聊了起來,通過聊天才知道,這個女人叫 王梅,不知道從哪里得來的消息說是劉亮和李嬌有一腿,這次就是過來調查的。


   老張心里一動立即毛遂自薦說自己能幫這個忙。


   王梅撇撇嘴: 你一賣水果老頭,你能幫啥忙? 老張說: 我不但賣水果,還給學校打掃衛生呢,學校里真有啥事肯定瞞不過我的眼睛。


   王梅說: 成,這事你偷偷調查,最好拿到證據,這里是一萬塊,算定金,這我名片,有啥事打我上邊電話。


  我這次不扒劉亮一層皮,我就不信王。


   王梅留下一沓錢,一張名片走了,老張都沒來得及提別的條件。


   老張數了數那錢,不多不少正好一萬。


   老張的心情又好起來了,這個狗東西劉亮叫你欺負老子,只要我搞到你和李嬌的 照片往王梅那一送,你小子就死定了。


   中午老張一直想找機會給 高靜說自己搞到照片的事情,但是高靜老躲著他,沒辦法趁著高靜上廁所的功夫老張溜進女廁所,隨手關了門。


   高靜正在洗手臺洗手看到老張進來嚇壞了連忙說道:老張,這是女廁所,你跑進來干嘛,趕緊出去。


   老張說道:你別緊張我進來就是告訴你我已經拿到照片了。


   高靜驚喜道:真的? 老張從兜里掏出幾張照片,高靜拿在手里看了看,趕緊塞到自己的包里面紅耳赤的說道: 老張真是多謝你了,對了你把劉亮手機里的照片刪除了沒。


   老張搖搖頭:沒有,我哪里有機會接觸劉亮的手機。


   高靜黯然失色:那可怎么辦啊,哎呀老張你辦事怎么沒辦徹底啊。


   老張微笑道:你別擔心,我有辦法能把劉亮手機里的照片也刪了,不過我們的條件得改一改。


   高靜怒道:又要改條件,你到底想怎么樣? 老張微笑道:你跟我睡一次,要不然我把剩下的照片發給你老公。


   高靜大驚失色連忙說道:別,老張你別這樣,你叫我好好想想。


   老張說道:你可以慢慢想,不過你現在可得給我一點福利。


   高靜驚慌的往后退了一步:你想做什么? 老張貪婪的看著她的身體說道:你把裙子掀起來給我看一看。


   >>(教室被老師當著同學面摸出水);>>全文在線閱讀
https://twngavdgo.weebly.com/2889743.html
https://twbnhfggesd.weebly.com/3100180.html
https://twqwasdzcc.weebly.com/3162515.html
https://twlkjabuewbdqwd.weebly.com/4878618.html
https://twbbhgyjui.weebly.com/9364723.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2091675.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2748503.html
https://twnbmhjfkyui.weebly.com/9799594.html
https://twodjgkmbj.weebly.com/9975659.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5489350.html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為原創丨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波多野 結衣 無 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