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色 網站

跳蛋有什么用 愛之谷官方商城 2021/8/29 4:00:47 41次瀏覽
黃色 網站


張雨彤婷姐同歲,并且是很好的閨蜜,雖然長得不如婷姐漂亮,但也算是大美女。


    她應該剛起床,穿著一件薄如蟬翼的睡裙,里面那副豐滿的 身體若隱若現。


  撩起睡裙坐下去的那一瞬間,我似乎什么都看見了。


     上廁所不關門,也太隨便了吧!  這時,張雨彤也看到了我,忽然一聲尖叫,差點刺破我的耳膜。


    “葉飛,你你你……你混蛋!居然偷看我上廁所, 老娘挖了你的眼睛!”張雨彤的臉刷的一下通紅,幾步沖出衛生間,掐住我的脖子,好像要拼命似的。


    我哪 想到大清早就撞見這事,更何況她明知道是合租的,上廁所還不關門,被看了也不能全賴我吧。


    不過這也不是講道理的事情,我歉意 地說 彤彤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你在上廁所,不過你放心,我什么都 沒看見


    “你他媽騙鬼呢,又不是瞎子,怎么可能沒看見!老娘算是清白不保了,你就說這事咋解決吧!”張雨彤抓狂地說。


    正當這時,婷姐拎著食材回來了,進屋看到這幕,頓時簇起柳眉。


    “婷婷,你回來得正好,葉飛偷看我上廁所,這事你管不管?”張雨彤氣呼呼地說。


    婷姐穿著一條短裙,腳下是一雙高跟鞋,將美腿襯托得格外修長,整個人都變得更有氣質。


    聽到這話,婷姐先是一愣,隨即就笑著說:“雨彤,你是不是搞錯了, 小飛在這里住了這么長時間,他的為人你應該清楚呀。


  ”  張雨彤哼道:“就因為我相信他不會偷看,剛才上廁所才忘記關門了,可葉飛這小子倒好,直接沖到門口偷看我上廁所,我被他看光了。


  婷婷,他是你帶來的,你說怎么辦吧。


  ”  婷姐下意識看過來,我急忙搖頭說,婷姐,我不是故意的,而且我也沒看到什么。


  “你個小兔崽子,老娘最寶貴的東西都被你看到了,你還想看啥?!”張雨彤氣呼呼地拍了下我的頭, 目光不經意間滑過我的褲子,驀然一亮,指著我身體說:“劉婷,你自己看,那兒都那樣子了,還說沒看見,你信嗎?”  聽到這話,婷姐也將目光挪到我身體上,當目光觸碰到那兒時,俏臉瞬間羞紅,急忙挪開視線。


    我確實有反應了,可不僅僅是看到張雨彤上廁所的緣故,我捂住身體說:“彤彤姐,我尿急……”  “尿急?騙鬼呢!”張雨彤撇嘴說。


    這事婷姐也挺為難的,就讓我給張雨彤道歉,張雨彤卻說:“道歉有什么用,姐一生清白,都毀在你小子手里了。


  ”  婷姐蹙眉道:“彤彤,小飛肯定不是故意的,再說你上廁所不關門,也不能全怪他。


  你就看在他誠懇地向你道歉,原諒他吧?”  “你說得輕巧,感情被偷看的人不是你,你當然覺得無所謂了。


  ”張雨彤不依不饒,忽然眼珠咕嚕一轉,然后走向婷姐,嘴角噙著壞笑說:“原諒他也可以,不過……你也給他看,這就公平了。


  ”  婷姐聽到這話,下意識想退開,可惜晚了一步,張雨彤忽然撩起她的裙子,里面香艷旖旎的景色,全都暴露出來。


  兩條雪白的玉腿,一條天藍色的底褲遮住美景,卻也流露著美麗的春光。


    一時間,我看傻了眼。


    婷姐先是一愣,緊接著一聲尖叫劃破寧靜,捂住裙子說:“張雨彤,你個死三八,太過分了你!”  饒是婷姐,此刻也失去了理性,俏臉兒通紅,眼神中盡是羞惱,說完就撲上去教訓張雨彤。


    她們本是很好的閨蜜,張雨彤這個 女人比較開放,平時就愛和婷姐開各種玩笑,只是這次也太過火了,居然當著我的面,撩起婷姐的裙子……  張雨彤卻咯咯直笑,邊說:“不是穿的有底褲嗎,怕什么。


  我剛才尿尿的時候,可什么都沒穿呢。


  ”  “你還說!”婷姐簡直羞死了,恨不得找個地洞鉆進去。


    “哎喲,停停停,別說了,老娘要上廁所,憋不住了。


  ”張雨彤眉頭緊鎖,捂著肚子就跑進衛生間,這次依然沒有關門,走進去就撩起睡裙……  婷姐眼疾手快,急忙關上門,啐道真不要臉。


    雖然看不見張雨彤上廁所的畫面,可潺潺流水聲卻很清楚。


  情不自禁的,腦海里面就浮想聯翩起來。


    婷姐下意識看了眼我,目光觸碰,氣氛也變得微妙。


    張雨彤上完廁所出來了,我趕緊走進去,拉開褲鏈開始放水,隱約聽到婷姐小聲對張雨彤說:“你以后能不能注意點,小飛還是孩子。


  ”  “孩子?”張雨彤不以為然:“婷婷,你剛才沒看見嗎,小飛的身體那么大的反應,你居然說他還是孩子?哪個孩子的反應會有他那樣子的?!我真不敢想象,你們晚上怎么睡得著的,孤男寡女的,我不信你沒點別的想法。


  婷婷,你老實告訴我,你們昨晚到底干嘛了,床居然被你們弄塌了,你們……該不會在做那種事情吧?”  我膀胱驟然一緊,難道昨晚的事情,被張雨彤聽到了。


    婷姐嬌喝道:“張雨彤,你再敢胡說八道,我饒不了你!”  “那你告訴我,床為什么會塌?”  婷姐沉口今幾秒,才說:“我哪知道呀,真是的。


  ”  雖然我沒在場,但一想就知道,婷姐的臉肯定羞紅得厲害。


    “好吧,我就當你們沒做過那事。


  不過說真的,小飛那里真的好壯觀哦,反正比我男友的壯觀的多了,如果能和小飛纏綿一次,我倒貼錢也愿意呢。


  咯咯。


  ”張雨彤的聲音,充滿了渴望,如同是寂寞的少婦一般,身體早已按捺不住。


    婷姐氣得 不行,說:“張雨彤,你寂寞了我管不著,可你別把小飛帶壞了。


  ”  我尿完尿,躲在衛生間不敢出去,想著張雨彤說的話,我總感覺她會那個了我似的。


    今天是周末,婷姐和張雨彤都在家休息,張雨彤的男友去公司加班了。


  下午我們仨去看了床,然后張雨彤想逛商場,就拉著婷姐走了,我則回了家。


    八月天氣正熱,身上出了一層汗,我脫掉衣服去沖澡。


    時間不久,外面傳來開門的聲音,接著一個人走了進來:“小飛,是你在里面嗎?”  居然是張雨彤,她不是逛商場去了嗎?  我嗯了一聲。


    沒想到的是,張雨彤聽到我的聲音,居然將門推開,一雙火熱的目光肆意游走……家里沒人,所以我洗澡的時候沒有鎖門。


    門被張雨彤推開的時候,我心里驚了一跳,本能地捂住身子說:“彤彤姐,我在洗澡!”  張雨彤卻不以為然,目光滑過我的身體,充滿了炙熱和渴望,雖然我是個 男人,可在她面前,感覺就像是她的獵物,隨時可能被她吃掉。


    “小飛,你的身材真好,彤姐就喜歡你這種身材的男人。


  ”說話間,她竟然直接走了進來,關上門的時候,還反鎖起來。


    我心里緊張得不行,想用浴巾裹著下半身,可剛拿到浴巾,就被張雨彤搶了過去,愁眉苦臉地說:“彤彤姐,你出去好不好,我我我……”  我一緊張,居然成了結巴。


    張雨彤卻掩嘴笑道:“瞧把你嚇的,姐姐只想 幫你洗澡而已。


  ”  我趕緊說不用了。


    幫我洗澡是假,占老子便宜才是真,這件事要是被婷姐知道,她肯定會罵我。


  再說了,張雨彤有男朋友,如果被發現……  我不敢再往下想。


    張雨彤的臉色微變,語氣也變得堅定起來,說:“姐姐幫你洗澡,你還不樂意?你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


  轉過去,姐給你搓背。


  ”  有人搓背當然是好事,尤其還是美貌和身材集于一身的張雨彤,可她畢竟是婷姐的閨蜜,我不敢啊。


    我站著不動,擰巴著臉。


    張雨彤卻不管那么多,抓住我的胳膊,讓(故事網)我轉過身。


  當背對著她的時候,我情不自禁地夾緊屁股,全身都涼颼颼的。


    緊接著,屁股就傳來不一樣的觸感,異樣的感覺,讓我不禁抽了口冷氣。


    張雨彤輕輕碰了一下,笑嘻嘻地說:“真結實呢。


  小飛,你平時也鍛煉嗎,不然怎么有這么好的身材,姐都饞死了呢。


  ”  異樣的感覺,加上心里的恐懼,讓我腦袋亂糟糟的,不知道說什么好。


    張雨彤見我這般緊張,就拍了下我的屁股,說:“放松,這么緊張干嗎?”說著,柔軟的玉手就緩緩向上移動,還問我舒不舒服。


    講真的,很舒服,可我哪有膽享受?  本來張雨彤的手就很細滑,抹上沐浴露后,那種感覺就變得更美妙了,好像羽毛滑過肌膚,酥酥癢癢的,搞得我心里像貓爪似的。


    冰冷的水,也澆不滅體內的強烈感覺,兩肋間燃起的躁動之氣,瘋狂地涌入腹部,很快我身上就有了反應。


    “小飛,你說實話,你有沒有想過和我做那種事情?”張雨彤問。


    “我……我……姐,你就放過我吧,我怕……”  張雨彤咯咯直笑,“姐都不怕,你怕什么?姐告訴你哦,有時候和他做那種事情,腦子里想的卻是你。


  小飛,我們纏綿一次吧,就在這里,好不好?”  在這里做那種事?  我腦袋瞬間短路了,張雨彤的手滑過腰間,帶著一團泡沫,伸向那里。


  鼻子猛地口及氣,身體也是一顫,我急忙握住張雨彤的手,說:“彤姐,別這樣,我不洗了。


  ”  我感覺谷欠望起來后,理智已經所剩不多,如果再不制止張雨彤,我可能真的會睡了她。


    我甩開張雨彤的手,也顧不得擦干身體,拿著衣服要穿上。


  可沒想到的是,張雨彤狠狠地掐了下我的胳膊,氣呼呼地說:“葉飛,你什么態度呀,老娘免費讓你玩,你還不樂意?我告訴你,今天不來也得來,不然我就告訴劉婷!”  我不否認我幻想過張雨彤,可那畢竟是幻想,真正讓我下手,我不見得有那個膽量。


    張雨彤見我愣住不說話,忽然又是嫵媚一笑,握住我的右手伸到月匈前游走。


    說實話,我也扛不住了,本來就是個處男,渴望做那種事情,張雨彤又主動送上門,理智很快被谷欠望吞噬掉,索性享受了一把。


   “我剛剛看見 蘇瑤擠了奶,就端進你房間了。


  ”她見我一臉緊張,便 笑了笑,“蘇瑤不知道聽誰說喝人奶可以治療眼疾,就把自己的奶擠給你喝了。


  ”“哦,是嗎?”我有些慌,試圖辯解道,“嫂子說了這是牛奶,喝了有利于眼睛恢復。


  ”“騙子。


  ” 葉紫突然靠近我,用指尖擦過我嘴角的奶漬,放進口中吮吸,隨即在我耳邊呵氣道,“牛奶跟人奶味道能一樣嗎,裝傻充愣的小騙子。


  ”我耳根一麻,失了魂般被她牽到床邊,她坐到床上褪去了睡裙,拉起我的手,將它放到她胸前的綿軟處,紅唇輕啟道,“來,我們開始吧。


  ”“你,你要干什么?”我臉上一熱,心若擂鼓。


  “ 教你催乳呀。


  ”葉紫湊了過來,揶揄道,“怎么,你還害羞呀。


  ”兩人近在咫尺,她眼角的紅痣仿佛能攝魂勾魄,迷人的體香縈繞鼻尖,妖嬈的身姿更是惹得我身下一緊。


  這女人簡直就是妖精!“太…突然了,有點措手不及。


  ”不知道因為是緊張還是興奮,我說話竟有些口齒不伶俐。


  她笑了笑,“習慣就好。


  ”說著便平躺了下來,拉起我的手滑過她 胸部,“記住這些位置,你用拇指,食指和中指的指腹面,順乳腺管縱向來回按摩。


  ”(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我按照她所說的方式,開始對她胸部進行按摩,我雙手不禁微微顫抖,那渾圓的胸部細膩柔軟的彈性,讓我有些頭暈目眩。


  “嗯~”葉紫嚶嚀了一聲,舒服地瞇了瞇眼,“位置找得挺準的,就是力氣小了點。


  ”如她所愿,我加重了一些力道,倒惹得她嬌喘連連,“啊~這個力道正好,嗯~對,就是這樣,嗯~。


  ”也不知道她是舒服還是故意的發出那種聲音,害得我一身燥熱,下面更是漲得厲害,感覺都可以把褲子給戳穿了。


  簡直就是折磨!我停了下來,轉身尷尬咳了一聲道,“ 葉姐,你能不能別發出那種聲音啊。


  ”“不能。


  ”葉紫繞到我面前,媚眼如絲地瞥了我下面一眼,調侃道:“原來小家伙都變成大家伙了,定力還是差了點,憋著你也難受,要不要我幫你?”說著便步步逼近。


  “別,葉姐。


  ”話音一落,我整個人被推倒在床上,葉紫便攀附上來,邪魅地笑了笑,“別什么別呀,你不是難受嗎,我可以幫你呀。


  ”說著便退到我褲襠處。


  我撐起身子一看,才見識到什么叫香艷絕倫。


  只見她伏低著身子,飽滿的峰巒呼之欲出,紅唇輕啟,咬住了拉鏈,輕輕往下一拉。


  褲鏈被拉開了!“你…你在干什么?”我明知故問,眼睛始終無神地看著她,這種關頭不能露餡,否則功虧一簣。


  “幫你呀~”她的聲音都變得騷媚了,撩得我那里跳了一下,要是沒有內褲擋著,估計都能打到她臉上了。


  我渾身躁熱得不行,只覺得額頭上的青筋突突地跳。


  媽的,這女人真是要命!不辦了她,簡直對不起她的騷浪了!就在她解開扣子那一刻,我猛地將她扯了上來,翻身 把她壓到了身下。


  葉紫笑得花枝亂顫,媚眼如絲。


  突然我猛地警醒過來,我要真辦了她,她跟嫂子一說,那我在嫂子面前辛辛苦苦塑立好的形象豈不是全毀了,這可不行,我趕緊把她推開了。


  “都這樣了,你還真能忍。


  ”葉紫瞥了一眼我身下的挺立,坐了起來,“算你通過考驗了,明天開始進入正式培訓。


  ”我趕緊起身,有點不明所以,“什么考驗?”“男人當催乳師首備的一點就是要克制得住自己的欲望,你沒有讓我失望,我的店就需要你這種人才。


  ”葉紫道。


  我感覺自己被耍了,沒好氣道,“那要是剛才我經不住誘惑呢?”“那就水到渠成,一夜春宵唄,不過嘛…”她挑眉看了我一眼,“你會失去這份工作,畢竟,這崗位招人得嚴格。


  ”好險!我松了口氣,還好自己定力足,不然差點丟了一份高薪工作。


  葉紫突然向我湊近,用指尖輕輕滑過我的臉頰,“剛剛教你的學會了沒?嗯?”兩人近在咫尺,嘴唇幾乎都能親上了。


   位于花云山龍家村一座老舊閣樓里,兩個男人穿著短衣胡天海地聊著天,喝著酒。


  旁邊,一位二十多的少婦不時從廚房端出兩盤小菜放在桌上,“當家的,你少喝一點!”這少婦就是龍家村最有名的美女, 唐宛如


  可自從嫁到 王家之后,唐宛如臉上從來露出過笑容。


  “王,王哥,我真的,真的不能再喝了。


  ” 林曉東坐在凳子上,嘴里的舌頭打結說道:“我明天還要上課呢!”“哈哈!你小子喝,喝糊涂了吧!明天是國慶節,學校早放假了,哪里還有人啊!”聽見他的話, 王大龍 忍不住大笑起來道。


  只見這時候的王大龍也滿臉通紅,看樣子馬上就要醉倒了。


  可實際上王大龍頭腦反而是最清醒的,“你還是男人嗎?不就是被人甩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實在不行,大哥幫你在龍家村找一個婆娘,找,就找像你大嫂一樣的。


  ”“死家伙,亂說什么啊!”一旁的唐宛如聽見丈夫的醉話,俏臉頓時一緋紅,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王大龍一眼,轉身回內屋去了。


  “王,王哥!我苦啊!”聽見王大龍的話,林曉東醉蒙蒙的趴在桌上嚎啕大哭起來。


  林曉東根本不是龍家村里人,大學畢業后,相愛多年的初戀卻提出分手,得到這個消息林曉東猶如晴天霹靂。


  原來昔日的初戀,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成了某個富二代的女朋友。


  林曉東一氣之下,遠走他鄉,來到大山深處的龍家村,做一名光榮的山村老師。


  經過一段時間的適應,他漸漸適應這里的生活,心里也變得平靜了許多。


  只是今天王大龍話讓他忍不住回起往事,傷心痛哭起來。


  “那家伙不就是靠他老爸嗎?要不是有他家里做靠山,他連條狗都如不。


  ”喝醉酒的林曉東情緒似乎變得很激動。


  林曉東醉倒趴在桌上喃喃自語:“早晚有一天,我一定要讓那對奸夫淫婦好看。


  ”“ 林兄弟,林兄弟?”看見趴在桌子的林曉東,王大龍使勁推了推他,見他沒醒,然后起身把大門關上。


  “宛如,出來吧!林兄弟喝醉了。


  ”關上大門之后,王大龍神情痛苦躊躇了半天,最后還是咬牙下定決心朝里屋喊道。


  這時候,頭發濕噠噠,裹著毛巾唐宛如從里面出來。


  只見她神情猶豫望了望桌上的林曉東,“大龍,我看這事就這么算了吧!我,我……”眼看事到臨頭,自己的老婆卻臨陣退縮,王大龍頓時慌了。


  “宛如,我們不是都已經說好了嗎?現在退縮已經來不及,你就不怕日后村里人的閑話嗎?”原來早半年之前,王大龍去醫院查出來,他身體有隱疾,他這輩子都別想有自己的孩子了。


  龍家村的村民們,對他們結婚這么多年卻一直沒有孩子的事情,早就議論紛紛。


  這對好面子的王大龍來說是最難受的。


  在萬般無奈之下,他才萌生了找人借種的想法,只要保密措施做的好,以后他王大龍不僅能讓王家香火傳遞下去,他也能在人前抬起頭做人了。


  可惜,王大龍的想法是好的,可是這人選卻讓他為難了。


  直到林曉東的出現讓他看見了希望。


  林曉東沒有不良嗜好,這種高知識分子,對王大龍來說正好是合適人選。


  最重要的是,林曉東在村里待不了幾年,他就會回城里去了。


  大家這一輩子都恐怕不能再見面了,到時候別人就算懷疑什么,也沒有什么證據。


  于是在他算計之下,前來支教的林曉東住進了王大龍的家,也有了今天晚上喝酒聊天的戲碼。


  “你以為我愿意讓自己的老婆跟別的男人那樣嗎?我這是沒有辦法啊!”看見唐宛如一臉猶豫的模樣,王大龍眼里滿是痛苦蹲在地上低聲痛哭起來。


  一個堂堂男子漢,能把事情做到這份上,可見他的心里有多苦啊!可王大龍也不想整日被人在背后對著他指指點點的模樣,還有如果唐宛如在生不出兒子來,王家可就徹底斷了香火。


  借種,這是唯一的辦法,也是讓他們夫妻兩人重新找回自信的希望。


  唐宛如聽見丈夫的話,臉色來回變幻,心里做著極度掙扎,道德枷鎖和良心糾結在她腦子里來回較量著。


  抬起頭,她看見蹲在地上的丈夫一臉痛苦模樣,唐宛如知道其實自己的丈夫此刻心里也十分不好受。


  他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這個家而已。


  想到這里,唐宛如徹底想開了。


  罷了,不就是幾分鐘的事情嘛!閉著眼睛就過去了。


  “大龍,你先起來吧!我答應你。


  ”唐婉如想通之后面上嘆息一聲,把王大龍攙扶起來道。


  “你答應就好了。


  ”王大龍聽見這話,頓時面上一陣閃過喜悅的表情,然后站起身和唐宛如一起把林曉東扶進內屋的床上。


  把林曉東放在床上之后,王大龍囑咐自己的妻子幾句,轉身關上房門,把林曉東和唐宛茹留在內屋里。


  走出內屋來到堂屋之后,王大龍 望著他們兩人所在的房間,他眼里閃過復雜的神色,然后會凳子上,抓起桌上的半瓶白酒灌進肚子,一臉愧疚喃喃自語道:“林兄弟,是哥哥對不住你了,不過為了,為了我王家不能絕后,今天晚上就委屈你了。


  ”然后灌下一大瓶白酒的王大龍終于承受不住醉意,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起來。


  既然不能接受現實,那就只有逃避現實,讓自己選擇性遺忘,這或許是另一種解脫吧!房間里唐宛如望著躺在床上的林曉東,神情掙扎半天,最后還是來到床邊,伸手摸著林曉東的臉龐。


  “林兄弟,姐姐,姐夫對不住你啊!”想起一會要跟躺在床上的男人翻云覆雨,唐宛如臉色忍不住有些微紅起來。


  雖然她的手在發抖,可是唐宛如還是深呼一口氣,用顫抖的雙手去解開林曉東襯衣的紐扣。


  當她看見林曉東寬闊的胸膛,還有身上毫無一絲贅肉的身體之際,頓時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嘆。


  沒想到平日里看上去文質彬彬的他,居然還有這么強壯的身體。


  “好熱啊!”感覺身上衣服被脫之后,酒醉中的林曉東忍不住說著胡話,雙手想脫著褲子。


    此刻酒醉的他,只知道現在身體熱的難受,好想跳入冷水中洗澡。


    其實林曉東根本不知道,最后喝的那杯酒是山里人經常用的藥酒,藥勁十足。


    更何況林曉東雖然交過女朋友,可是除了情侶間拉拉手之外,他們什么也沒做過的,更別提男女之事了。


    所以藥酒的作用讓林曉東感覺渾身熱得難受,恍惚間他只覺得有一雙充滿涼意的玉手劃過,那種冰涼的感覺讓林曉東頓時心神飄蕩。


    這人是誰?  我不是在自己房間里,誰在幫我脫衣服呢?一想到這,林曉東頓時突然嚇得連忙坐起身。


    昏暗的燈光下,只見他朝自己脫衣服的那人看去時,頓時臉色蒼白,三魂不見了七魄。


    林曉東連滾帶爬滾在床的一邊,嘴里叫道:“唐姐姐,你,你這是干什么?”  因為唐宛如的年齡和林曉東相差不大,所以平日里林曉東都把唐宛如叫著姐姐。


    只是林曉東沒想到喝酒居然會喝出禍事來,現在他和唐宛如兩人衣衫不共處一個房間。


    這要是被堂屋里王大龍發現了,非得提著刀把他們兩個給砍死不可,畢竟農村,這種勾搭嫂子這種事情,那可是天大丑聞啊!  “曉東,難道你就那么不喜歡姐姐嗎?”看見林曉東一臉害怕的模樣,唐宛如面上忍不住嘆息了一下,一臉苦笑望著他道。


    “唐姐姐,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現在,我們……”林曉東看見唐宛如這么說,頓時面上一激動。


    只見唐宛如那兒潔白挺潤,色澤紅潤,特別是那上方因為唐宛如剛沐浴出來時候泛起淡淡紅暈,讓林曉東目不暇接,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只要是一個男人,面對這種場面,都不可能無動于衷的。


    林曉東也沒想到(兩性口述小說)唐宛如已經結婚了,可她引以為傲的地方卻還美如白玉,晃得人眼睛微疼。


    “既然如此,那你又何必如此緊張呢!”聽見于林曉東的話,唐宛如一臉不解的望著他,然后語氣平緩徐徐說道:“或許,還是你認為姐姐是一個不守婦道的女人?”  自從她嫁入王家,知道王大龍不能生育之后,她的心原本已經死了。


    村里的閑言閑語她也聽到過,面對這些傳聞唐宛如也只能選擇默默承受,不敢讓別人知道內情。


    畢竟在農村,如果男人不能生育,這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


    而且作為她的身上有著傳統女人的賢良淑德,唐宛如知道,有些事情只能靠女人扛著,不能讓自家男人在別人面前抬不起頭來。


    “曉東,其實你知道嗎?這些事都是你王大哥你手安排的,因為他這輩子已經不能生育了,可為了王家的香火著想,所以他才設下這個局,就是想讓你借種。


  ”  “啊!”聽到這個勁爆的消息,林曉東頓時嚇了一大跳,這些都是王大龍安排的?  不過,林曉東望著平日里王大龍做事,干農活,身體都沒什么問題啊!他怎么會不有不孕癥呢!  “唐姐姐,是不是弄錯了,王大哥身體這么好,怎么會有這種怪病呢!”林曉東想到這里,連忙開口問道。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林曉東對于王大龍的尊重,就像親大哥一般。


    只是他沒有想到,平日自己敬重的王大哥,居然會安排出借種這種計劃來,誰說鄉里人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啊! 看見林曉東不相信,唐宛如一臉苦笑搖搖頭:“我們為這病偷偷去過省里的大醫院檢查過,醫生都說治不了,就連試管嬰兒也不行。


  ”  “那,那你們就想到借種?”林曉東試探問道。


    他沒有想到小說中常出現的借種經歷,居然會在他身上發生,真是太匪夷所思了。


    “我們這也是沒有辦法啊!”唐宛如無力坐在床上,林曉東沒有在農村生活過,根本不知道人言可畏這四個只有多大的含義。


    有時候流言能把一個大活人活活給逼死,生活在這種情況下,名聲比一切都要重要。


    “可是,可是…..”林曉東口干舌燥,面上吶吶有些說不話來。


    說林曉東不心動是假的,只是這些都出現的太過突然,他一時還沒有反應過來而已。


    隨著唐宛如抽泣時,那兒也不停起伏,林曉東忍不住聳動了一下喉結,結結巴巴道。


    “曉東,都到這份上,你說我們還能回頭嗎?”唐宛如低著頭,臉色微紅,嘴里卻有些苦澀嘆息道。


    雖然現在不是以前的封建社會,可是男人不能傳宗接代,這種事情卻是最丟人的。


    再說王家現在就王大龍一根獨苗,要是再沒后,王家可就要斷了香火。


    這也是為什么唐宛如答應丈夫借種的原因,她也不想王家到丈夫這一代就后繼無人了。


    聽見她的話,林曉東面上一怔,卻是說不出話來。


    他現在走出去,恐怕就是有三張嘴,別人也不會相信,他和唐宛如沒有關系了。


    再說眼前一個美女,把身姿展現在你面前,你能做到不動心嗎?  “好吧!”  想到這,林曉東咬咬牙答應下來,反正事情都到走到這一步,就一切都不要想,好好享受再說。


    只見他說完,神情緊張走上前,抱著唐宛如,把她放在床上。


    或許是第一次在另外一個男人面前如此展露身材,唐宛如身體下意思有些抗拒,可是轉念一想卻是放開了,既然剛才都已經準備行動了,現在有何必扭捏呢!  想到這里,唐宛如她閉著眼睛,等著林曉東上來。


    可等半天,卻根本不見見林曉東行動,睜開水靈的眼睛朝林曉東看去。


    只見這小子因為緊張,居然解不開褲子上的皮帶。


    看到這里,不知何故略顯緊張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


    “你這傻弟弟,連褲子都不會脫了。


  ”她這一笑,頓時緩解房間緊張尷尬的氣氛。


    林曉東臉上有些發熱,不好意思道:“我,我這不是緊張嗎?”  “讓姐姐來幫你!”看到他如此,唐宛如起身幫忙林曉東脫掉褲子,只留下內褲。


    女人一旦想開之后,做事比男人都放得開。


    不過望著林曉東脫掉衣服之后,那堅實的肌肉,寬闊的胸膛,唐宛如心里頓時稱贊不已,和林曉東相比,她老公的那身材簡直就是不堪入目。


    脫完衣物之后,兩人并排躺在床上,林曉東突然問了一個讓唐宛如覺得好笑的事情。


    “唐,唐姐,接下來干什么?”  噗嗤!  唐宛如原本緊張的心情,被林曉東這兩次的舉動和問話,徹底放輕松起來。


    她好些好笑忍不住問道:“沒想到曉東你居然還是一個初哥啊!難道在大學沒有教什么女朋友嗎?”  對此,林曉東有些尷尬,不敢回答。


    雖然他以前有一個女朋友,可是那時候頗有生活壓力,他都一門心思讀書,根本沒有想過其他。


    對于床上的技術,他更是一無所知。


    “讓姐姐教你!”唐宛如面上嫣然一笑,抓著林曉東的手放在自己引以為傲的地方,自從第一次見面她就對林曉東產生了一種好感。


    再加上他們年紀相差也不大,兩人的關系可以說十分的融洽。


    掌心傳來一絲絲的暖意,再加上唐宛如臉頰淡淡的紅暈,林曉東也覺得呼吸有些急促起來,忍不住俯身朝唐宛如紅潤的臉頰親去。


    男人在床上常常無師自通,只要你有一點點的引導,他就能找到前進的步伐。


    兩人分開之后,兩人眼中都散發著焦灼的火焰。


    “我要!”唐宛如口吐香氣,伸手脫掉林曉東的褲帶。


    那被壓制的褲帶被脫掉之后,看到眼前的景象,讓唐宛如忍不住有些吃驚,這家伙好大啊!  眼神迷離的她,伸出玉手在上面輕輕撩過。


    那種難言的刺激感讓林曉東差點叫了出來,太舒服了。


    不過才二十五六歲的唐宛如,渾身上下充滿著少婦的氣息,讓從來沒有接觸過男女之事的林曉東渴望不已。


    在加上她的男人在外面房間,那種類似偷情的刺激卻是讓他火氣頓燒。


    “我進來了!”  “恩!”  經過一番準備之后,兩人的憋著的火氣終于讓他們開始了進一步行動。


    隨著一聲輕吟,唐宛如的眉頭微微一皺,讓林曉東忍不住關心道:“是不是很疼?”  唐宛如嗔怪看了他一眼,用近乎吟嘆的聲音道:“你的東西好大!剛開始慢慢來嘛!”  “哦!”林曉東聞言,身體起伏力度緩而慢,這樣做起來的時候才能更加順暢和舒服。


    他沒想到唐宛如都已經結婚四年了,那個地方還那么緊致,讓人欲罷不能。


  
https://twiuyjhkbmjk.weebly.com/8546942.html
https://twhjkiujhgn.weebly.com/5265089.html
https://twbbhgyjui.weebly.com/5995453.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6126395.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7903956.html
https://twghjtywecvs.weebly.com/8465581.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6610738.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2668871.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9380428.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3184062.html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為原創丨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黃色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