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girlsex

跳蛋有什么用 爱之谷官方商城 2021/8/17 15:38:45 17次浏览
chinagirlsex


  记得我第一决定和他好是在我4岁的时候。


   我和明看电视里的花样滑冰表演,电视里的漂亮女子翩翩飞舞的样子让我喜欢得不得了。


  我突然觉得院子里有块地方很像溜冰场。


  就弹簧似地从板凳上跳起来跑了出去。


  毫不犹豫地跳进了那个/溜冰场/--那是明的爸爸挖的坑,长方形,蓄满了雪白的 灰浆,盖房子用的。


  我跳进去才明白根本站不住, 身体在粘稠的灰浆里渐渐下陷。


  我/哇/地哭了起来。


  明在上面使劲拉我的手,拉不动,一着急,也/咚/地跳下来。


  幸好明的爸爸看见我们的壮举赶快把我俩拽了上来。


  我惊魂未定继续大哭,明就用他沾满灰浆的小胖手拍着我的肩说:/别伯,别怕,有我呢。


  /那一刻心中全是明舍身救我的光辉形象,我暗暗对自己说:/明救我的命,我要和他更好。


  /  明是个内心灵秀的男孩子,有时小伙伴们一起疯跑疯闹,他会突然停下来说:/平平你的小辫儿乱了。


  /然后就帮我重新扎好。


  他做的风筝总是飞得最高,他用泥巴捏的小动物神似形似。


  明还会把土豆或白薯切成特别薄的片儿贴在炉子外面,然后把散发着香喷喷味道的烤薯片分给我们吃。


  明喜欢看小人书,并且保存得非常好。


  明还是我们这群人中第一个学会骑自行车的人。


    念小学时明特别喜欢画画,尤其喜欢画身穿铠甲手持兵器的古代战士,那么复杂的人物全部用钢笔一气呵成而 不用铅笔打草稿,我佩服得啧啧称奇。


  明从不炫耀,一副虚怀若谷的样子,他说:/你不会画画,可是你会 唱歌


  /嘿,我听了飘飘然。


  有一次明的表弟来找他玩,看到明坐在我旁边听我唱歌他也高兴地坐下来一起听,听了一会儿,他站起来说:/你干吗老唱一半就不唱了啊?/我有什么办法,没有歌本,歌词似懂非懂记不住,只好记住多少唱多少了。


  可是,明从来没有说过像他表弟这样的话。


    小学四年级时我患了急性黄疸性肝炎,住在姥姥家休养了两个月。


  明成了我的小老师,每天一放学就跑来给我补习功课,明的学习成绩很好,他写的作文还获得过全国作文比赛一等奖呢。


  有一次明的妈妈来找他,我坐在窗户下的炕上,听见他妈妈说:/这病是 传染人的,非常厉害,你怎么不听话?/明小声地说:/说话是不会传染的,只有一起吃 东西才会传染,是消化道传染,不是呼吸道传染。


  /他用从我妈妈那里听来的专业用语辩解。


  他妈妈轻声呵斥他:/你懂什么,都传染,我不是不许你来,可是不能老来。


  /不过,明是老来的,除了补习功课还陪我说话和我玩,大概童真的感情是可以战胜病魔的,我的功课没有落下, 明也没有被我传染上肝炎。


  我一脸诚恳地对 明说:/如果你得最最厉害的传染病,别人都害怕,我也不怕,我一定陪你玩。


  /明吓了一跳说:/我可不愿意得最最厉害的传染病。


  /  初二那年爸爸的朋友带我们全家去游乐园,明也去了,我们都是第一次见到过山车这个庞然大物,我激动地蹦着喊着要玩过山车。


  大家面面相觑,谁都没玩过,看着上面的人头朝下地翻来滚去都有些害怕,只有我一个人去爸爸当然不放心。


  这时明拉起我的手说:/平平我和你一起去。


  /我们俩手拉手坐进过山车,紧张又兴奋地互相看着傻笑。


  有明在身边,心里踏实多了,还没来得及害怕就翻完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已经清清楚楚地知道,明和我虽然 青梅竹马,但却永远不可能有再深一步的发展了,纵然绝望,却并不影响我和明的情深意长,我们一如从前地要好。


    等到我们上大学,因为住校不能经常见面了,就一直写信。


  记得他有一封信写道:/今天停电,不用上晚自习,同学们都出去玩了,只有我一个人在教室里给你写信。


  点着蜡烛,一阵风吹来,烛光忽明忽暗,映在墙上的我的影子忽长忽短,妈呀!好可怕啊,我得赶快走了。


  /明读大四的时(两个洞一起插哦!好刺激)候,恋爱了,且是最苦的单恋,我成了他最信任的倾诉对象。


  用明的话说,/那个 女孩子很有气质,很夺目,也很有背景/,这么光鲜闪亮又复杂的女孩子我可不喜欢,我写信劝他说以你这样善良纯正的心地是不宜追求这类女孩子的,文静如水气质如兰的女孩才是最佳人选,像我这样的最好了。


  可是。


  /情到深处人糊涂/,明哪里听得进去我的劝告,他的信里再没有校园里的趣闻轶事,再没有了读书心得观后感,除了失意徘徊,就是伤心迷悯。


  明的一意孤行持续到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才偃旗息鼓,那个女孩子远走深圳和明招呼也未打。


  明的憔悴把我心痛得咬牙切齿,如果不是生不逢时,哪就轮到她让明欢喜让明忧了!  当明长成一表人才的帅小伙,我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时,每次见面,我们更要感慨一番生不逢时。


  在那些身无牵挂的日子里,我和明俨然就是-对热恋情人,我们俩一起进城买材料学电脑学外语,手拉手一起爬香山,一起逛商场买衣服,一起去看电影,甚至一起对酒当歌。


  因为青梅竹马,我们无话不说,共同分享彼此的喜怒哀乐;因为两小无猜,我们相对时真实坦城放松自如。


    工作三年的明尚未找到意中人,工作倒是比恋爱有声有色得多,经常被评为机关甚至局级先进。


  我为明着急,明说:/还没见到和你一样好的女孩子,终身大事不能草率。


  /恨得我说:/你是不是在逼我独身?/。


    明这样优秀的男孩当然不会令人失望,就在我准备把自己嫁掉时,明终于领来一个清秀可人纯情大方的女孩子,两个人浓情蜜意的样子让我可以放心地嫁人了。


  我说:/有你照顾明。


  我一百个放心,不过你能遇到明也是幸福无比的事,明善解人意,细致体贴,忠诚淳朴,英俊潇洒又擅长家务,进得厨房出得厅堂。


  /说得兰花样的女孩子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笑。


    大概老天是要考验我对明的这番夸奖,就在明淮备结婚的前两个月,他的女友出了车祸伤及双腿,医生说可能会有后遗症。


  那段日子,明天天往医院跑,守着受伤的女友。


  明用他坚定宽容的心呵护温暖着女友,那份执著与温柔先把我感动得一蹋糊涂,我泪水婆娑地说:/明,我没看错你,可惜我没这个福分啊!/明说:/平平,你帮我为她选枚戒指吧。


  /我陪明一枚一枚枚地挑选试戴,最后选中一枚红宝石戒指,我指着碎钻镶嵌的如血宝石,对明说:/明,这就是你那颗忠诚的心,就是砸碎了,每个碎粒都写着忠诚。


  /老大有眼,明的女友完好无损地出了院,做了明美丽的新娘、  直到今天,我和明通起电话仍然热线-般长谈不止,娶我的那个男人在身旁急得又蹦又跳。


  来了客人,我还会捧着相册说:/喏,这是明,和我青梅竹马却生未逢时。


  /  是啊,生而不能逢有缘是多么无可奈何的事情。


  在全球提倡科学举第一生产力优生优育造福社会的时候,我和明,青梅竹马,也是枉然!因为:明,是我的表哥,他的爸爸是我的舅舅。


  我的姥姥就是他的奶奶啊! “ 老公,我洗好了。


  ” 柳倩一边捋了捋乌黑长黑,一边走出浴室。


  此刻的她身穿性感睡裙,胸前的柔软高耸露出的风景线引人无限遐思,两条白皙嫩滑的美腿微微打开,手指自我抚摸向下伸进裙内,仿佛要把自己弄软。


  张龙躺床上瞧着咬唇放电的 妻子,见有东西顺着 女人丰盈Q弹的美腿滑下,他顿时口干舌燥,按压不住腹部窜起的一阵火热,冲过去抱着,两只手不安分的游走起来,低头就噙住柳倩香润的粉舌。


  “嗯……”柳倩不由低吟一声,体内欲望已经完全被激发,妩媚的身躯妖娆地舞动着。


  睡裙很薄,她又没穿内内,摸着就像毫无阻隔一样,只是隐约有些扎手。


  张龙的手指感觉到她反应,身体便像着火一样滚烫,迫不及待的撩起她的睡裙,抬起一脚,腰身一挺。


  “噢!”两人同时叹出舒服的声音。


  张龙不给她缓冲的机会,没等她准备好就疯狂运动起来,不时 把她的双脚抛离地面,接连的冲撞让柳倩腿都软了,她紧紧抱住张龙才不至于滑到地上,因为用力过度,她的指甲在张龙的后背上抓出了好几道血痕,娇躯随着男人的运作,如海中的小舟般飘摇不定,喘息声加重,竟还敢催促张龙:“老公,快……快点,嗯……”得到女人的鼓励,张龙宛如加满了油的跑车动力十足,每一次动作都搅得柳倩尖叫不已,口水都出来了,两眼迷离,欲仙欲死。


  床板足足摇了大半个小时,随着男人的一声低吼,这场纠缠才得以停止。


  “老公,舒服了吗?”柳倩光着身子,香汗淋漓的她仿佛一颗熟透的红苹果,比刚才显得更为诱人,因为她在用嘴帮张龙清理,与张龙对视的眼睛充满了媚诱,那柔软贴在张龙的脚上,触感让人疯狂。


  “舒……舒服, 老婆,你的身子就像毒药,让我着迷。


  ”张龙忍不住把她拉上来抱着,把玩着她的柔软,膝盖屈起顶着她底下,享受着扎脚的感觉。


  “那……老公,你想不想玩点更刺激的?”柳倩眨了眨眼睛。


  “什么刺激的?”“就是……”柳倩扭捏着,犹豫老半天,才羞涩的开了口。


  他们夫妻俩从相识到结婚至今,已有七年之久,对彼此的新鲜感已经流失干净,所谓的激情,也终究会变淡。


  几天前,柳倩偶然看到一篇关于交换伴侣的故事。


  对于这种癖好,她心中虽有少许抵触,但更多的却是兴奋。


  柳倩希望尝试一番。


  “不行,那可是身体上的出轨,老婆,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呢?”张龙在得知后立刻拒绝。


  柳倩有些闷闷不乐,刚才说“交换”的一刹那,她明明能感觉到张龙那儿起了反应,这说明张龙潜意识里是兴奋的。


  而张龙拒绝的原因,或许是三观比较正,心理上过不了这道坎吧。


  “好了啦老公,我这不也是想着法子给咱们的 生活增添点乐趣嘛……”柳倩推开他在自己底下蹭来蹭去的膝盖背过身,无奈的闭眼睡去。


  妻子所提的想法,张龙也没放在心上。


  这件事情便像开玩笑一样,飘飘结束。


  往后的日子里,夫妻俩照旧过着公司与家,两点一线的无趣生活。


  直到近些天,张龙发现妻子经常去娱乐场所“应酬”。


  每次都玩到深夜才回家。


  “老公,我出去玩咯,同事们已经在酒吧等着我了。


  ”今天两人吃完晚饭已是晚上八点,柳倩不打算洗簌休息,反而穿上吊带短裙,两条细长迷人的美腿套上肉色丝袜,脚丫踏着细高跟鞋后便扭着肥臀出了家门。


  妻子是公司里的销售部部长,性格热情奔放,出门外交、私下聚会拉拢关系是常事。


  可回想起当初柳倩主动提出的“交换伴侣”,张龙心中充满困惑。


  虽然他拒绝、口头教训了柳倩,但没准并没有浇灭女人内心深处对于生理激情的渴望。


  而且,他看到柳倩出门前,竟换个丁字裤。


  等到深夜凌晨,喝到酩酊大醉的柳倩才回到家。


  张龙抱起妻子曼妙玲珑的身子,轻放在床上后开始仔细打量。


  头发没乱,裙子完好。


  但撩起裙摆后,张龙竟发现她大腿上方的肉色丝袜上开了道口子,虽然不在正中的位置,但也非常接近了。


  张龙皱着眉头去嗅,虽然是妻子熟悉的气息,他还是不能释怀,于是把丝袜拉破,勾开妻子的内内扒开来看。


  表面瞧着挺干净的,拿手指也没弄出什么来,但她(秦桧儿子怎么死的)那有些不对劲,像是出过东西。


  虽然单靠这一点不足以证明什么,但妻子究竟有没有出轨,还真说不准。


  她醉得太死了,被这样弄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气得张龙把她的腿往两边一分,压上去就疯狂狠剁。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爱之谷官方商城,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chinagirls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