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otic spells

情趣內衣黑絲 愛之谷官方商城 2021/8/27 19:48:34 73次瀏覽
erotic spells


一般一場好的性愛,都會以男女之間的彼此 高潮來完結,其實,很多時候, 女人在高潮方面要比 男人更加難收獲一些,但是,只要是男女在性愛中可以足夠情感濃厚加上不錯的性愛技巧,讓女人有高潮反應也是沒可能的。


  記住哦,想知道她是不是要馬上高潮了,你可以看她有沒有這樣幾個 動作


  動作一: 臀部扭動一般在女人逐步感覺到高潮的刺激時,她們 就會超級迫切這種感覺抓緊加速襲來,于是她們的臀部自然就會有規律擺動起來, 這個時候臀部的扭動一般就是 不自覺的,正是一個高潮的動作反應,同時,也是女人的一個不自覺動作調整,這種調整其實就是讓自己在生殖器的彼此接觸中,可以快速找到可以讓自己足夠興奮的那個摩擦點,所以,這種擺動一直進行的時候, 也就是 女人要高潮的節點了。


  動作二:挺進臀部還有一個也是體現在臀部的動作,那就是當男人生殖器不斷撞擊女人臀部的時候,女人也會自覺去加大(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力度去把臀部挺進,這個時候,其實就是想著在力度方面可以更加大力一點,因為只有這種有規律而且特別大力氣的刺激,才能讓女人在特別短的時間之內馬上就高潮。


  沒錯哦,當女人的臀部挺進超級有節奏,和男人的“進攻”配合特別合拍的時候,也就是女人要有高潮出現的時候了。


   近日看電視,一位心理專家竟說:婚后,要盡量忘掉婚前的種種好,這樣你的日子才能過下去。


  我對此不能認同。


  這種說法可解讀為:婚姻是一定會歸于平淡的,無情即婚姻。


  但放眼一看, 中國 家庭真的到了那么糟糕的地步了嗎?那些和諧、美妙、幸福的家庭不比比皆是嗎?而那些生活得有趣味,有 感情,不平淡的家庭,不也在我們當中嗎?一位老者做客電視臺,他告訴節目主持人:“我對兒女說,我和你媽一輩子沒紅過臉,等我們百年后, 一定要在墓碑上刻下‘相濡以沫’四個字。


  ”在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今天,愈來愈多的夫妻已從昔日的“經濟合作社”“生育共同體”演變為現代意義上的“情感、心理、文化共同體”。


  中國夫妻愈加追求感情融洽、心理和諧、文化層次般配、性生活和諧的婚姻質量。


  可能,當我們不深入其中以粗鄙的解讀來看中國家庭,當真比西方人平淡——夫妻做了多年之后忘記了擁抱親吻,似乎夫妻情到了比白水還淡的地步……但那只是粗淺的看法。


  中國家庭的氣質和精神經過千年文化的傳承,早已形成獨具一格的風貌:一個家庭,不可張揚;不能露富;要含蓄地表達敬愛;孩子要讀《孝經》《弟子規》,要懂“父母在,不遠游,游必要方”;夫妻間要互敬互愛,舉案齊眉……民族的個性、文化的特質反映到家庭中,形成了深厚而有韻味的家庭文化。


  可是,不張揚,不等于平淡;不露富,不等于貧窮;中國家庭,從不缺少趣味;家庭成員間,從不缺少感情。


  中國家庭中的 情與理這不用看別的,你就看哪怕 是在中國最貧窮的家庭里,在衣箱、飯桌、破舊的電視上都不會缺少那么一束或塑料或絹布做的花,你就可知道,中國家庭骨子里不乏浪漫多情,只是習俗和表現形式不同而已。


  你看那些背井離鄉外出打工的農民工,無論走得多遠,過年也一定要趕回老家與家人團聚;手頭再緊,行李再多,回家的路再遠,也要給家人帶上用心準備的禮物。


  有人說平淡見真情,我認為此言差矣,是有了真情才能夠忍受平淡。


  那些七年之癢、十年之痛之說,某些人當成真理,令人不得不懷疑是在給自己的不幸福找借口。


  有真情的中國家庭(夾逼自慰), 夫妻感情好肯定是放在首位的。


  當然,在經濟社會里,評價一個好家庭的標準可能變成了錢多, 房子大,好辦事……錢多、房子大或許遇到的家庭矛盾會少些,可是它們取代不了夫妻感情好。


  如果說某某夫妻的感情好,就是到了今天仍是對這個家庭極大的認同和尊重。


  中國家庭中的情與理夫妻感情好說難也難,說簡單也簡單。


  只要你在做事的時候,不是 站在個人的 角度考慮,也不是完全站在對方的角度考慮,而是要站在對這個家庭有利的角度考慮,同時也要站在不損害夫妻感情的角度去考慮,這樣就夠了。


  這兩種考慮,一是實際的考慮,二是情感上的考慮。


  只站在對家庭有利的角度,這個考慮是極片面的。


  有時候,維護家庭的利益與增進夫妻情感是矛盾的。


  而感情,就是在這些小事中被磨損掉的。


   李 大順轉過身,看到 夢嬌 嬸子正背對著自己,捂著胸口,就著月光,可以看到夢嬌嬸子的屁股。


   夢嬌嬸子的腰很細,前凸后翹,典型的S型身材,李大順眼睛都紅了,一股子妖火從身下沖上了腦門。


   李大順拿起來了桶里的毛巾,隨意搓了搓,之后就往夢嬌嬸子的后背上輕輕搓去。


   他怕他力氣大了,會弄疼夢嬌嬸子。


   毛巾沾著清涼的井水在夢嬌嬸子的背上來回摩擦,夢嬌嬸子的心隨著李大順的動作撲通撲通的亂跳。


   她透著余光,想要偷瞄著李大順,滿腦子盡是旖旎。


   察覺到李大順 給她搓背的力氣不是很大,癢癢的,仿佛是一群小螞蟻,在夢嬌嬸子身上爬著,夢嬌嬸子哼哼道, 順子,你用大力些。


   嬸子,我怕你疼啊。


   夢嬌嬸子撲哧一笑,傻娃兒,我不疼。


   好,夢嬌嬸子, 那你站穩了,我要用大力了! 此時李大順看著夢嬌嬸子那妙曼的身子也早已經口干舌燥,他那搓著背的手也漸漸不受控制的順著夢嬌嬸子光潔的脖子朝著夢嬌嬸子的面前滑去。


   感受到李大順的動作,夢嬌嬸子整個人都僵住了。


   她渴望那只手能給她帶來撫慰的同時,也意識到再這樣下去他們就要擦槍走火了。


   小……大順啊,時間也不早了,我這洗的也差不多了。


  夢嬌嬸子滿面通紅的站起身躲開了李大順那只不安分的手。


   李大順也是一下子就醒了,剛才他們這是在做什么呀? 要是被村里的人發現了,那可是要浸豬籠的! 好,夢嬌嬸子那你趕緊回去吧,別著涼了,晚上風大。


  李大順笑了笑說道。


   夢嬌嬸子點點頭,隨后胡亂的套上了衣服,院子里除了蟲鳴就只有淅淅索索的穿衣聲。


   穿完了衣服,夢嬌嬸子就準備離開了。


   李大順也準備回 房間睡覺,剛走到一半,就被夢嬌嬸子給叫住了。


   順子。


   咋了?嬸子? 李大順轉過頭去,只見夢嬌嬸(夾逼自慰)子一路小跑過來,隨后,抱著李大順的臉,就在李大順的嘴上吧嗒親了一口。


   李大順嚇了一跳。


   怎么夢嬌嬸子這么熱情? 李大順這會兒還邦.邦硬著呢,被夢嬌嬸子柔軟的紅唇一親,更加是受不了了。


   夢嬌嬸子的小嘴兒,剛離開李大順的嘴唇,李大順就一把拉住夢嬌嬸子,隨后摟在懷里,咬上了她的唇。


   夢嬌嬸子驚慌失措,她剛才是怎么了? 怎么像是撞了鬼一樣,竟然跑去親了李大順一口。


   但是夢嬌嬸子怎么都掙脫不了李大順的懷抱,李大順將她緊緊的禁錮著。


   李大順雖然很瘦,但是在學校里的時候也經常鍛煉健身,所以胸前四塊腹肌梆梆硬,男人味十足。


   夢嬌嬸子在他的懷抱里面,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安全感。


   一個纏綿悱惻的吻,夢嬌嬸子只覺得自己呼吸困難,渾身上下難受的很。


   夢嬌嬸子的腦海之中又漂浮起了,剛才他看到李大順洗澡的時候,李大順又大又粗的。


   夢嬌嬸子,真想好好的感受一下…… 李大順的手慢慢的往上探去,突然……李大順老媽的房間的燈火又亮了。


   順子,你在外頭和誰 說話呢? 這讓夢嬌嬸子一個顫抖,清醒過來連忙推開了李大順,拔腿就跑,這要是被人看到了,她這張臉可往哪兒擱呀。


   哦,沒和誰說話呢,剛才夢嬌嬸子過來還雞湯的盒子,我就和她說了兩句話。


   李大順連忙開口回應道。


   哦,你早些睡,不早了。


   房間的燈漸漸的暗下。


   好,我馬上就睡了! 整個院子里面只剩下李大順一個人,夢嬌嬸子已經跑回去了。


   李大順哭笑不得的伸手摸了摸自己,還是邦邦硬。


   這夢嬌嬸子可真是個磨人的小妖精。


   李大順倒是有些弄不懂,這夢嬌嬸子是不是在勾.引他了? 第二天,李大順起了個一大早,依然還是去上山采藥。


   他們這個村可是一塊寶地,周圍圍繞著三個大山,都有很多常見的藥草。


   有時運氣好,還能收獲一些珍稀的草藥呢。


   他這個醫科大學的中醫系醫學生,正好在這好好的辨識辨識草藥。


   大約到早上10點鐘,李大順就回來了。


  7月天的中午太熱了,待在山上可受不了。


   回來時,李大順路過了夢嬌嬸子家,正好看到夢嬌嬸子在門口露天的灶臺上正做飯呢。


   因為昨天的事兒,李大順不免多看了兩眼,卻發現夢嬌嬸子的面色痛苦,而且一邊炒著菜,一邊還一直扶著腰。


   這夢嬌嬸子是怎么了? 腰不舒服了。


   于是李大順便喊了一聲,夢嬌嬸子,你怎么了?這不舒服嗎? 夢嬌嬸子看到李大順,有那么一點點的不自然,不過很快就恢復正常了。


   我沒事兒,早上搬東西的時候閃著腰了好像,腰有些疼。


   哦,那你得小心些,要不舒服就別做菜了,好好休息休息吧。


   李大順擺擺手,正準備離開,夢嬌嬸子卻突然叫住了李大順。


   順子,你過來一下。


   李大順走了進去,不解的問道,怎么了,夢嬌嬸子? 大順,你說我這腰扭傷了得多久好呀? 不管怎么說,也得十天半個月才能恢復吧。


  李大順如實回答道。


   夢嬌嬸子一聽,臉色白了白,要這么久啊,那不行啊,我還要下地干農活的。


   夢嬌嬸子,你家有 紅花油嗎?要不我幫你推拿一下吧,我學過正宗專業的推拿手法,能讓你好的快一些。


  李大順提議道。


   有,你先去我房里等我吧,我去取了紅花油,馬上來。


   夢嬌嬸子伸手指了指李大順,才知道,上一次他過來找夢嬌嬸子的房間,可完全是找錯了,夢嬌嬸子房間是在另外一個方向。


   說完,夢嬌嬸子沒等李大順說話就立刻去了儲藏室,取紅花油去了。


   好像生怕李大順會后悔似的。


   李大順也先進了屋, 屋子里面很干凈整潔,還帶著淡淡的香味兒。


   屋子的正中央放著一張大床。


   夢嬌嬸子很快就回來了,手中還拿著一瓶紅花油。


   夢嬌嬸子,你趕緊的,我給你好好的按一按,你很快就不疼了。


   那種事情,對 李潔的沖擊力實在太大了,試想一下,幾十雙眼睛在自己的周圍,一個邪惡的大手隔著衣服撫摸著自己的屁股,最后得寸進尺,直接伸進自己的小褲褲里,那感覺,實在太令人羞恥了! 李潔想要擺脫那一路跟隨著她的羞恥感,于是換了一身衣服,站在鏡子前。


   及膝的絲質睡袍被她高高撩起,一雙圓潤修長的大腿顯出來。


   纖細的腰肢上,一條 黑色帶子環繞一周,只有半個巴掌大小的一塊紗布,隱隱都能看到內里的風景,而后面兩瓣雪白渾圓的翹臀,完全暴露在空氣中,一條極細的袋子從兩瓣之間穿過,不注意都看不見它。


   李潔也不知道為什么,換內褲偏偏挑中了這款小褲褲,可能是心中那尚存的饑渴作怪。


   身前那聳立的傲嬌被黑色的 胸衣攏住,再加上李潔那通紅誘人,忍不住讓咬上兩口的臉蛋,簡直迷死個人! 李潔眼睛里面神色復雜,公交車上的遭遇,還是讓她有些后怕,不過內心,卻是有著莫名的刺激…… 是啊,能不刺激么?她已經一年沒有被男人碰過了,更別說 在公交車上當著那么多人的面, 被人欺負,撫慰那里,而她一個人深夜寂寞的時候,陪伴她更多的是 右手,她當然需要不一樣的體驗,但是別人都說茄子黃瓜用多了,那兒就會變松,體驗會越來越差,所以李潔都是用手解決。


   她自然相信自己的魅力,但是,其他人知道她是二婚之后就敬而遠之,其他來的男人,也純屬是沖著她的美貌,她渴望愛情,也渴望被愛...... 嗯…… 李潔左手握著一團柔軟,右手則是摸向大腿內側,不斷摩擦,忍不住的嬌軀一顫,輕哼一聲。


   李潔逐漸進入狀態,將粉色的睡袍脫下,迷離的雙眼看著鏡子中的自己。


   她解開胸衣,慢慢卸下最后的束縛。


   嗯 李潔感覺渾身都快要燒著了一樣,滿腦子都是今天下班在公交車上,被那雙不知道是誰的手捏住屁股的感覺,周圍都是擁擠的人群,無數雙眼睛,李潔現在一想到那種情景,就忍不住夾緊了雙腿。


   把手伸進腿間,李潔的身子止不住的顫抖,每一次撫摸,都像是電流竄過。


   已經進入到狀態的李潔,完全沒有聽到有人上樓的聲音。


   小李……你…… 房間的門應聲而開,房東 鐘軍剛想開口說話,卻是被眼前的一幕給震驚了! 李潔下意識的看向一臉呆滯的 鐘叔,她整個腦子都炸開了鍋! 現在李潔全身一絲不縷,右手還在動作著,有了突如其來的旁觀者鐘叔,李潔內心一股極其莫名的快感浮上心頭,右手止不住的加快節奏。


   ‘嗯嗯啊!&quo; 李潔嘴里發出悶哼,身子止不住的顫抖著,很快她就昂起了腦袋,嘴巴張的大大的,卻沒有任何聲音發出來......她,到了...... 李潔撇過頭去,不敢去看鐘叔,這種事情簡直羞死個人!李潔恨不得扇自己兩巴掌,為什么玩的時候不把門鎖好? 不用猜,李潔都能感受到鐘叔那道熾熱的目光在盯著自己那兒 。


   氣氛相當的尷尬,曖昧,鐘軍也是一言不發,讓李潔不知所措。


   那個……我就是看你急匆匆的回家……以為發生了什么事情,我先出去,我先出去…… 鐘軍的聲音帶著些許顫抖,李潔夾緊雙腿,雙手環抱,看向鐘軍,然后像觸電一樣的縮回了目光。


   瞥的那一下,李潔看到了鐘叔那兒起了強烈反應,那高度,讓李潔整個人腦子嗡的就炸開了…… 李潔聽到關門聲之后,整個人骨頭像被抽走了一樣,整個人‘噗通&quo;一聲躺在地上,她臉色滾燙無比,緊皺著眉頭,天哪……這要她如何面對鐘叔…… 李潔沒有去吃完飯,鐘叔也沒有來叫她,第二天一早,李潔就去了公司,上了公交車,擁擠的人群中,李潔能夠感受到有不少人故意往她這邊靠,可沒有像昨天一樣膽子那么大的人。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有悵然若失的感覺,難不成,不被人欺負 還是一種壞事了? 李潔心中沒有定義,到了站點,就回到了公司。


   回到自己工作崗位,凳子還沒捂熱,就被叫進了 總經理的辦公室。


   總經理是一個年輕多金的帥哥,叫 李昊,是李潔本家姓,為此,二人關系也算和睦,沒有其他部門上下級關系那么惡劣。


   李潔剛一進屋,李昊連忙起身,招呼李潔坐,然后李昊就走到門前,‘咔噠&quo;一聲將門鎖住。


   總經理……你鎖門做什么?李潔忽的心頭有些不安,(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看向李昊。


   李昊慢慢的走過來,那目光逐漸變得火熱,犀利的眼睛像鉤子一樣,緊緊鉤在李潔那被黑色絲襪包裹的修長大腿。


   李潔站起身,看著越來越近的李昊,花容失色,接連后退。


   總經理,你要做什么?你別過來啊!你要是過來我就喊人了!李潔已經退到了墻邊,無路可退,只能一手捏著衣領,飽滿的兩團像灌了水一樣微微晃蕩。


   怎么?現在給我裝矜持?昨天在公交車上,你可不是這樣的啊? 李昊嘴角帶著邪笑,呼吸喘急,眼神火熱無比! 李潔腦子一片空白。


   什么?!昨天在公交車上猥褻她的,竟然是她的總經理李昊! 一時之間,李潔都忘了反抗,而李昊則是一把扯開李潔的領子,胸口大片風景顯了出來,他顯然還不滿足,整個人面紅耳赤,直接將頭埋在李潔的身前,貪婪的...... 嗯…… 李潔下意識的嬌哼一聲,然后立刻反應過來,雙手用力的捶打著李昊,想要把李昊推開,可她169的嬌小身材哪里能跟李昊比,李昊非但沒有被推開,反倒是更加的來勁,那靈活的舌頭在李潔豐滿邊緣來回游走。


   李潔頓時夾緊雙腿,整個身子繃得跟上弦的弓箭一樣,眼睛微瞇著,里面盛著晶瑩的淚光,陽光灑在她的臉上,透著害怕。


   ……她一時之間接受不來,這角色的轉換太過突然,萬萬沒有想到,昨天欺負她的是自己的上司,一想到自己在李昊面前,毫無反抗,反倒是像順從的小貓一樣,李潔恨不得跳進黃浦江,以此代表,她并不是一個饑渴的女人! 李昊直立起身,看著臉色通紅的李潔,眼神火熱無比,右手慢慢的扶上她的黑色胸衣。


  
https://twngavdgo.weebly.com/8802743.html
https://twfghtytjhn.weebly.com/1805064.html
https://twopqrsjmmk.weebly.com/5550198.html
https://twhgfjmbnv.weebly.com/1731550.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8422292.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4146743.html
https://twertgftyhu.weebly.com/3881862.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9419466.html
https://twasfasga.weebly.com/8324827.html
https://twfghtryewrfrwe.weebly.com/6058326.html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為原創丨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erotic spel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