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lege student xxx

情趣內衣黑絲 愛之谷官方商城 2021/8/19 0:13:43 13次瀏覽
college student xxx


大概過了有兩個多小時,張 德旺覺得有些累了,找了個地方停下來,要在草地上躺著休息十分鐘再出發。


   張寒生怕被張德旺發現自己身體上的巨大變化,所以下了摩托車就直奔附近的草從,謊稱去方便。


  張德旺坐在草地上,看著張寒的背影,罵道:“這猴 崽子,憋成這樣也不說一聲。


  ” 馬蘭心里非常清楚張寒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跑進草叢中去的,肯定不單純是憋尿,畢竟這一路,張寒的東西頂得她差點失控了,摩托車每顛簸一下,張寒死家伙的東西就摩擦她一次。


  幾次下來,她早已經反應強烈,心里也有些莫名急躁。


  張德旺這時候說:“媳婦,你要不要去解個手?等下我一口氣就開到鎮上了,中間就不停了。


  ”馬蘭點頭道:“我想小便,可我有點害怕,這里雜草太多了,我怕有蛇,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張德旺擺擺手,說:“等猴崽子出來,讓他(啊啊……)去給你站崗,我有點困,抓緊時間瞇幾分鐘。


  ”馬蘭說:“不方便吧,猴崽子是男的,我一女的。


  ”張德旺不屑的說道:“他一猴崽子懂個蛋呀?沒事,再說,我在這里,他能對你做什么?”張德旺這么說,馬蘭也沒法多說,總不能告訴張德旺,其實自己被張寒給弄的腿發軟,怕萬一忍不住,被這小子給當著張德旺的面給弄了。


  一想到張寒,馬蘭心里便有些躁動,這小子本錢的確夠大,要是真能讓他滿足一下,那不得舒服死?馬蘭邊想邊往草叢里走,大概往里走了有五十米,只見張寒正站在草叢中,手往前放,似乎還在撒尿。


  鬼使神差的,馬蘭徑直走了過去。


  往他小腹下一瞥,發現他的大帳篷依舊架著,嫵媚地壞笑道,“ 你個猴崽子,一路上都在占 老娘的便宜,怎么,下不去了嗎?”張寒這才發現馬蘭來了,也壞笑道,“馬蘭 嬸子,這樣坐摩托車誰受得了呀?讓我抱著你的細腰,還不讓我挺起來,可能嗎?”“猴崽子,你怎么不說是你自己好色呀?心里想什么壞事呢?”“嗯,馬蘭嬸子,你太漂亮了,你身上的味道真好聞,村長娶了你真有福氣”張寒開始給馬蘭灌蜜糖了馬蘭卻不吃這套:“猴崽子,別總說好聽的,等會兒上了車,你可不許再搞了,不然被張德旺發現,咱們可都沒好日子過, 明白嗎?”說完,馬蘭似乎想 到了什么,又說了句:“還有,老娘要解手,你不許偷看”“明白,明白,馬蘭嬸子,你去吧!我保證不偷看”,張寒嬉皮笑臉道,但他心里卻在嘀咕,不讓弄是因為擔心張德旺發現,但是要不被發現,是不是就能在張德旺后面,弄他的媳婦呢?張寒并不知道他在張德旺這種大人的眼里,他還是個小屁孩,壓根不懂男女之事,所以人家根本就沒有往這方面想不然的話,張德旺能讓張寒 摟著馬蘭的腰,還坐在同一個摩托車上?馬蘭膽子不大,加上這里雜草太厚,也很高,她不敢走太遠,只在離張寒距離三四米的地方蹲了下去,解開了褲腰帶,淅淅瀝瀝地開閘放水張寒這是頭一回聽這種誘人的聲音,回眸往張德旺停車的方向看,什么也見不到,他的膽子驟然大了,躡手躡腳地朝發出水聲的地方走去還別說,馬蘭這泡尿真不小,一直等張寒到了她的背后,她依然在淅淅瀝瀝地釋放著,也許她感覺到了背后有人了,回眸一瞥,只見張寒一臉壞笑地地盯著她的胯下,一著急,撒了一半的尿憋住了,“你個猴崽子,滾回去,你不說不偷看老娘嗎?”“嘻嘻,馬蘭嬸子,你撒你的,我看我的唄,我還沒見過女人解手呢”張寒嬉皮笑臉道“趕緊回去,要不然村長聽到了你死定了,你個猴崽子膽子太大了,快點,我還沒有撒完呢!”馬蘭又急又臊,生怕被張德旺發現張寒卻笑著說:“我不怕村長,我就怕馬蘭嬸你不給我看”聽著這話,馬蘭知道張寒是看不到不罷休了,索性也不憋住自己了,任廢水淅淅瀝瀝地噴出來張寒這才嘿嘿笑道:“馬蘭嬸子,你的屁股可真好看,雪白雪白的,不過我還沒有完全看清,啥時候讓我徹底看個夠呀?”“猴崽子,以后看你媳婦去”馬蘭說著,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見張寒小腹下的帳篷還搭著,她又 用力捏了一把“喲,疼,馬蘭嬸子,你要我斷子絕孫呀?”張寒疼得直咧嘴馬蘭感覺到了他的尺寸,心念一動,便對張寒說:“這樣吧,你以后要是什么都聽馬蘭姐的,馬蘭姐就不虧待你,怎么樣?”張寒見馬蘭讓他稱呼她為姐,還說只要聽她的,就不會虧待他,心里知道馬蘭這是發騷了,想弄馬蘭肯定能成但是他還是揣著明白裝糊涂說:“馬蘭姐,你啥意思呀?”馬蘭媚笑道:“等下午回來再跟你說,趕緊出去吧!村長要知道你個猴崽子偷看了老娘,非扒掉你的皮不可”張寒指了指自己胯下鼓起的帳篷說:“好是好,可是,馬蘭姐,你看看,它軟不掉我怎么辦呀?”“你個猴崽子,就沒有自己解決過嗎?自己放了就軟掉了”馬蘭白了張寒一眼,張寒雄起的帳篷讓她心里直癢癢,但是張德旺還在附近,她想和張寒弄也不敢“放不掉,你剛才進來的時候我就是在自己使勁弄,但放不掉呀?要不你給我弄弄試試?是不是我的技術不好呀?”張寒用調戲的口吻說道噗嗤一聲,馬蘭笑了起來,但感覺到了張寒似乎是故意在引誘她,她抬起玉腿踢了他一腳馬蘭佯罵道:“你個猴崽子,壞透了,回來的時候再收拾你,自己搞定哈,這事沒人可以幫你”說著,扭頭就往外走張寒看著她豐腴的屁股和纖腰扭出了草叢,心里一陣得意,他隱隱覺得馬蘭已經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了到了下午兩人孤男寡女回來的路上,可能馬蘭根本就不會反抗,只要他主動點,馬蘭肯定會向他投降的突然,他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了信心張寒從草叢里出來后,馬蘭特意將目光瞥向張寒的小腹下,見帳篷已經沒了,意味深長地沖他嫵媚地一笑然后馬蘭才叫道:“德旺,起來了”“哦哦……我睡多久了”張德旺迷迷糊糊的醒來“有一會兒了,我跟張寒這猴崽子都等你半天了,趕緊到鎮上好休息”馬蘭搖了搖張德旺“行,咱們上車,一口氣殺到鎮上去”張德旺休息了十來分鐘后,精神頭也來了說完,三人重新上了摩托車這次,張寒對抱著馬蘭一點羞澀感都沒有了,很大膽地直接往她腰上一放,然后摟緊了她,還特意將手往上移動,直奔那兩處,結果被馬蘭狠狠地掐了一把,咸豬手才不得不回到腰身上來不過,沒顛簸五分鐘,他的小兄弟就又不聽話了,直接膨脹到了最佳狀態而馬蘭立馬感覺到股間被張寒頂著,一陣陣感覺襲遍全身,而這次,張寒再也不有意識地避開,控制自己下挫的力度,他還特意配合著顛簸和坡度大占馬蘭的便宜。


  馬蘭明顯也感覺到了張寒這猴崽子是故意的,可她也沒辦法,誰讓自己是女人,有空蕩讓這猴崽子鉆呢?況且她又不敢讓前面的張德旺發現。


  于是在這種兩人心照不宣情況下,張寒當著毫不知情的張德旺的面,竭盡所能的占馬蘭的便宜。


  不過,沒過多久,三人就到了目的地,張寒也只能老老實實的不再弄馬蘭,這讓馬蘭松了口氣,但是也完全吊起了需求,只想著回去以后,找個機會和張寒弄一次,反正張德旺這個死人,都不帶有反應的,也不用再擔心。


  秀河鎮位于靈水村南三十公里外的秀江江畔,這鎮上的人們與靈水村的村民算是同飲一江水,但因為來往山路崎嶇,來回一趟要一天的時間。


  張德旺的 妹妹在鎮里開了間雜貨鋪,張德旺的兒子和女兒都在鎮上讀小學,兩孩子平時就住在張德旺的妹妹家里。


  中午時分,三人便到了張德旺的妹妹的家里。


  張德旺的妹妹年紀不大,只有二十多歲,長的很漂亮,而且鎮上的女人比村里的女人會打扮,顯得洋氣很多。


  在張德旺妹妹家吃過中飯,張德旺便領著張寒上街去給他買 衣服


  張德旺也舍不得給張寒買什么好衣服,便在地攤上給他淘了一身,一條長褲,一件襯衫,加起來花了一百多塊錢。


  盡管沒有多少錢,但這還是張寒頭一回穿襯衫,發現穿著襯衫顯得人五人六的還真像那么回事,于是便不想再脫下來。


  張德旺瞪了他一眼,“你個猴崽子現在就穿著了?這得留著你上電視的時候穿,等下讓你馬蘭嬸子給包起來,放在我家里,等電視臺的人來了,自然會給你的”。


  “好,村長,都聽你的”張寒心想,這衣服是人家掏錢買的,當然應該聽人家的,也就不再說什么了。


  這時候,張德旺一臉嚴肅地說道“猴崽子,等下你跟你馬蘭嬸子馬上就得回去了,我得叮囑你幾句,你是個爺們,得保護好你嬸子,你嬸子要是少了一根汗毛,老子回來就收拾你!”張寒保證道:“村長你放心,我保證不讓我嬸子受半點傷害。


  ”“猴崽子,老子沒白疼你,走吧!你們得盡快回去了,要不然遲了就只能走夜路,那就更不安全了。


  ”張德旺說著,跨上了摩托車,載著心花怒放的張寒朝他妹妹的雜貨鋪飚去。


  此時,馬蘭也已經從鎮小學看完孩子,回到了張德旺的妹妹家里,見張德旺載著張寒回來,她和張德旺的妹妹便同時從雜貨店里出來。


  張德旺把頭盔拿了下來遞給馬蘭,說道:“媳婦,你趕緊跟張寒這猴崽子回去吧!再晚就得走山路了,不安全。


  ”“知道了。


  ”馬蘭點點頭,接過頭盔問道。


  “你是今天去市里還是明天去呀?小紅的意思是你今天最好在這里住一夜,休息好了明天再上市里,反正也不著急。


  ”“是啊,哥,你住一晚吧!韓寶一會兒就回來了,你們晚上喝幾盅吧!他也老久沒有跟你一起喝酒了”,張德旺的妹妹小紅說道。


  “行吧,那我就明天去市里,對了媳婦,我給張寒買的衣服放在后備箱里了,先別給他穿,等我安排好了電視臺采訪時再給他。


  ”張德旺叮囑道。


  “行,知道了,張寒,上車,咱們回去吧!”馬蘭說著,先跨上了摩托車,張寒也跟著坐了上去。


  馬蘭對張德旺說:“德旺,你明天注意安全,早點回家,我們走了”。


  “村長,我保證不會讓我嬸子出事的,放心吧!”讓張寒有些驚訝的是,這馬蘭騎摩托車比她爺們張德旺都野性,油門踩得呼呼響,忽地就飚了出去,朝鎮區外面駛去,車尾部煙塵飛揚。


  沒有了張德旺在車上,張寒的心馬上就野了,他大膽地摟著馬蘭的柳腰,故意貼湊的緊緊的,馬蘭意識到了他的企圖,回首佯罵道,“你個猴崽子,上來就占老娘的便宜,上午讓你占了一個上午的便宜,還不知足呀?規矩點,老娘這是騎摩托車呢?不能分心”。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我們愛愛其實很和諧,只是前戲時, 老公有個特殊的 癖好,喜歡被 施虐,有一次他拿出一條 皮帶,我以為他要對我施虐,我堅決不同意,可是沒想到他竟然把皮帶交到我手里,讓我對他進行施虐。


  我是一百個不愿意,可是老公非要讓我拿皮帶抽他,這樣他才能找到刺激,我下不去這個手,打他的時候總是很輕,老公怪我下手太輕,總是讓我用力抽他。


    平時,我無意間發現老公喜歡看性虐的A片,一邊看一邊享受著被打時的快感,我知道愛愛時前戲很重要,很多時候為了刺激性愛,常常會有各種不同的方式。


  性虐我也在影片里見過,一開始我覺得那都是心里變態的人才那么做的,甚至是為了吸引觀眾的眼球,但我沒想到 我和老公的夫妻生活中也會上演。


    還有一次,老公讓我把用繩子把他綁在床上,用皮帶抽他背部,我用力輕他就 怒斥我,我一生氣就狠狠的抽在他背上,原以為會弄疼他,可是沒想到他竟然說出了一個“爽”字,我連著抽了他幾下,背部馬上就有幾道皮帶抽的紅印,我不忍心在抽打他,再怎么怒斥我都不會在打了。


  口述:老公癡迷性虐逼我用皮帶抽他性虐愛愛前戲  老公喜歡被虐的癖好我實在受不了,我們因為這個事情已經吵了無數次架了,我害怕我們的婚姻會因為這個越走越分離,我想到過 離婚,也許離婚才是我們最好的結局,至少現在沒有孩子沒有家庭等負擔,離婚對于我和老公來說都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益智故事);>  文章來源(禁忌者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小時候,可現在我們都長大了! 艷紅面露羞澀:而且這是在路邊,如果村民看到有多糟,村里人八卦的技巧你是知道的。


   小強沉吟了會,道:艷紅,我還記得 苞米地中有個涼棚,不如我們去那里,我幫你按一下! 啊……行吧! 劉艷紅一愣,沒想到張小強竟然曉得這些事。


   但是你看看我的腳,我好像走不了,地里還有更多的坑洞,還沒到那,我就疼死了!劉艷紅道。


   我背你過去吧! 說完,張小強邊蹲了下來。


   劉艷紅夷由一會,仍是乖乖趴在張小強背上,順手摟住了他的脖子。


   張小強顯然感覺到,劉艷紅的兩個豐滿,擠壓著他的背部,觸感相當不錯,張小強估計一只手都不夠。


   艷紅,幾年不見。


  長大很多呀!張小強感嘆道。


   是呀,都高了好幾公分呢!劉紅艷抬著腦殼道,沒明白張小強話中的含義。


   很快到了苞米地中,棚子內的涼席還在那里。


   張小強把劉艷紅放到涼席上,幫劉艷紅脫下高跟鞋,拿起她玲瓏小巧的左腳。


   左腳腳踝已經紅腫起來,很明顯崴的不輕。


   起初可能有點疼,艷紅,你要忍住啊。


  張小強道。


   我知道!小時候都不知道被你揉過多少回了。


   張小強這才開始,可剛一按,劉艷紅便是啊的一聲嬌呼。


   張小強一邊按著,視線卻忍不住順著劉艷紅的大腿,往上看。


   劉艷紅玉手撐在草席上,坐在那里,她只穿著長裙,大腿內的風光,一眼就可以看見。


   她的兩條腿又白又長,猶如羊脂白璧一般,再往里面點,張小強可以看到她雙腿之間的風景。


   看什么呢! 張小強的視線太過明顯,立刻被劉艷紅發現了,淡淡紅暈,浮現在劉艷紅臉上。


   沒什么,我好幾年沒見到你了,你真是越長越漂亮了,也更有女人味,不再是當年的黃毛丫頭了。


  張小強笑道。


   你才黃毛丫頭呢!劉艷紅臉上的紅暈更勝了。


   艷紅,你最近幾年在大學里找男朋友了嗎?張小強按著腳,漫不經心地問。


   沒有。


  劉艷紅搖了搖頭:大學里我努力學習,想拿學校獎學金,否則我的家庭狀況,怎么有錢去上大學!當然沒時間找男朋友了! 哦!不知怎么的,聽到這話,一種莫名其妙的喜悅涌入張小強的心中。


   小強,你在大學里找到女朋友了嗎?劉艷紅忽然問道。


   我也沒有。


  張小強也搖了搖頭:我這樣一個農村孩子,城市女孩根本看不上。


   看不上?哼,那時她們沒有眼光!劉艷紅哼了一聲,心里也泛起一股莫名的喜悅。


   艷紅,你有眼光嗎?張小強凝注著劉艷紅。


   你問這做什么…… 劉艷紅的臉更紅了,局促了起來。


   其實,這兩人在高中時,就已互生愛慕了,但在農村,比較保守,誰也沒有說出來。


  然后就是家庭條件不好,思想就是好好學習,為今后提張家庭生活水平,這種情緒就一直壓(幼兒益智故事)抑著。


   現在大學畢業了,視野廣闊,張小強突然覺得,如果再不出手,就會后悔一輩子。


   艷紅,我再幫你捏捏腿吧,在車里坐了這么長時間之后,你的腿一定很不舒服。


  張小強道。


   嗯!劉艷紅羞澀點頭,細聲應答。


   張小強雙手落在劉艷紅白嫩大腿上,微微按著。


   小時候劉艷紅也被張小強這樣按過,但其時年紀小,沒感覺什么。


   可現在長大了,一個男人用他的手按住她的腿,登時讓劉艷紅的心砰砰地跳起來,心里慌亂,好像有什么隱藏的東西,被勾起了一般。


   望著劉艷紅面泛紅暈的模樣,張小強再也忍不住,把劉艷紅撲倒在涼席上,堵住了她的香唇。


   唔……小強…… 劉艷紅羞澀更盛,試圖掙扎,但又不愿意這樣做。


   艷紅,我喜歡你。


  想你嫁給我,我想和你一起生很多大胖小子。


   張小強凝注劉艷紅,情真意切。


   這番告白讓劉艷紅措手不及,她又何嘗不喜歡張小強呢,只是這情感一直被她壓抑著。


   如今張小強自動告白,劉艷紅再壓制不住這份情感了,她垂頭羞澀道:小強,我也喜歡你! 說完,更是主動摟住張小強的脖子,然后親吻上來。


   張小強聽罷,整個人都欣喜若狂起來,熱情迎著劉艷紅的薄唇狂吻。


   他的手也不閑著,隔著衣服,按住劉艷紅胸前碩大輕輕把玩。


   摸了一會兒,張小強感覺不爽,干脆直接往衣內去,一掌放上去,跟張小強想的差不多,一只手,果然難以掌握。


   小強,你好色喔!劉艷紅面泛春潮,手卻握住了張小強那個地方…… 張小強嘿嘿壞笑著說:艷紅,給我吧! 說著,張小強就要脫劉艷紅的衣服。


   等等! 劉艷紅攔住張小強,羞澀道:我們太快了,等成親的時間,我們再做。


   好吧!既然劉艷紅不應允,張小強自然不能強行。


   艷紅! 突然, 李姨的聲音從苞米地外傳來。


   我媽來了!劉艷紅大駭,急忙整整自己的衣服,然后兩人從苞米地中走出來! 媽,我想死你了! 看到李姨,劉艷紅馬上迎上去,抱住了她。


   李姨!張小強笑瞇瞇著喊道。


   好小子,我女兒一回來,你就將她帶進了苞米地! 李姨挪瑜的看著張小強。


   張小強嘿嘿笑了,抓著頭,沒說話。


   劉艷紅俏臉一紅:媽,你可別亂想,我只是扭傷了腳,小強帶我去苞米地幫我按腳而已! 嗯,我想是的!艷紅,我們先回去,媽煮了雞湯給你喝!李姨輕撫著劉艷紅的腦殼。


   劉艷紅和李姨回家,張小強在村外又轉了一圈,也回家去了。


   當他到家時,老媽也已干完農活,在家正給張小強燉雞湯。


   晚上,張小強和爸媽、 嫂子,一家人圍坐在一起用飯閑談。


   飯后,老爸張大山告訴張小強,家里本來張小強住的房間,因為刮風下雨的原因塌了,今晚只能和嫂子 于薇睡了。


   張小強當然樂意的答應了,哥哥去世后,張小強以前和于薇也一塊睡過,但當年的張小強還小,什么也不懂,更不會往那方面想。


   農村人都是比較早睡的,晚上八點左右,就關燈上床了。


   張小強洗漱以后,就去嫂子于薇的房間里。


   小強! 一看到張小強,于薇的俏臉就泛起紅潮,不禁想到今天拔蘿卜的事。


   她依然穿著那件白色睡袍,里面沒什么都沒穿,胸前雙峰和玉腿間的美景,若隱若現。


   嫂子!張小強覺得有些口干舌燥,但理智在提醒他,于薇是嫂子,這可不能干出那啥有違倫理的事情。


   嫂子,我從省會給你買了些漂亮的衣服,你穿穿試試合不合身,好不好看。


   張小強打開手提箱,拿出幾件剛買來的衣物。


   這些衣服,都是他用做兼職的錢買的,一條短裙和一件白大衣。


   小強很懂事,知道孝敬嫂子了,嫂子很高興! 于薇拿過衣服,很欣慰:我去工廠上班,為你賺錢去上大學,辛苦沒有白費啊。


   嫂子,我現在是個畢業生,可以賺錢了,你將來會過得很好的!張小強道:先穿看看,合不合身! 嗯,就在這兒試嗎,你先出去回避下吧于薇面色微紅。


   外面太冷了,你忍心讓我出去嗎?張小強努努嘴。


   行吧!你就在這吧。


   于薇搖著頭,她當然知道張小強的想法,心中盡管有些害臊,可還是應允了。


   隨著,于薇緩緩脫下她的睡袍,渾圓玉體,在張小強眼前一展無余。


   于薇的肌膚十分嬌嫩,張小強覺得都能掐出水了,那凹凸有致的身材,每個部位都漂亮迷人,如同地里熟透了的果實,令人垂涎欲滴。


   張小強好似看癡了般,情不自禁道: 嫂子,你實在是太美了,我……我能碰一下嗎? 于薇紅著臉蛋,對張小強嗔怒道:我是你嫂子,怎么能讓你隨便亂摸呢?你不感到羞恥嗎! 呵呵!張小強只能呵呵一笑來掩飾尷尬。


   然后,于薇很快就換上了張小強給她買的衣裙。


   衣裙非常合身,將于薇的身材完美的襯托出來了。


   于薇雖然結婚了,但仍屬于生瓜,她的軀體上,散發著成熟女人和青春少女的混合氣質,魅力十足。


   跟著,于薇又試了一件外套,這件衣服也很合身。


   小強,多謝你為嫂子費心,這些衣服我很喜歡。


   于薇脫下衣服,又穿上睡袍:現在不早了,上床去睡吧! 張小強也不矯情,脫下衣服,穿個內褲,利落的鉆進被子里。


   于薇伸手關掉了燈,趕緊側身背向張小強。


   嫂子,我還想和以前一般,摟著你睡。


  張小強趴在于薇耳旁,輕聲細語道。


   于薇心跳得很快,在黑暗中,她的臉開始發熱,她糾結了一會兒才說:好吧,但你只可以摟著,不能做別的壞事! 嗯! 張小強側過身,右手摟住于薇的纖腰,女人獨有的清香便飄入了張小強鼻中。


   張小強可以感覺到于薇臀部的柔軟,和彈性的觸感,他立刻有了反應,下身支起一個小帳篷。


   小強,你頂到了我的屁股! 于薇俏臉發燙,羞愧難當。


   啊!張小強一陣心虛,有些尷尬的道:嫂子,我不是故意的,可嫂子你這么漂亮,我也是個男人,有些情不自禁的… 這樣很難忍受吧?于薇沉默片刻問道。


   嗯,是的!張小強點頭道。


   于薇又沉默了片刻,,才低聲道:那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如果不是因為近距離,張小強還認為他聽錯了,而且這話的意思,再也明顯不過了。


   他吞著口水,摟著于薇腰上的手,緩緩向上,而后緊緊抓住于薇的豐滿,輕輕地搓著。


   于薇嬌軀發抖,不由得發出一聲嬌喘。


  
https://twhgodkb.weebly.com/5557673.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2794666.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6444275.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648779.html
https://twghyuiikytyujh.weebly.com/3000211.html
https://twqwasdzcc.weebly.com/8588856.html
https://twdertgfred.weebly.com/1444824.html
https://twghjtywecvs.weebly.com/7651268.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8033761.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7389323.html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為原創丨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college student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