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 脫 衣服

av 脫 衣服 av 脫 衣服 2021-08-05 20:11:26 45372次瀏覽


“媽,菜我放這里了。

  ”廚房內, 岳母 宋艷正在燉著煲湯,見到 林浩回來,臉色一變,“你這廢物是不是腿瘸了?叫你去買個菜,能買半個小時?”話沒說完,宋艷把口袋一把扯過來,仔細檢查一番。

  “蒜呢?”“蒜……忘……忘了!”林浩唯唯諾諾 說道

  “你說什么?”宋艷瞪大了眼睛,忽然抄起掃把,一把敲在林浩的頭上,一邊打一邊罵道:“叫你買個蒜都買不好,天天吃白食,你這個廢物怎么不去死,老爺子也真是瞎了眼,招了你這個蠢貨當女婿!”“哎喲——”林浩被打得胡亂逃竄,腳下一滑,撞到的桌角,鮮血從額頭流了下來。

  “嘶——”岳母見他這副慘狀,絲毫沒有愧疚,冷哼一聲丟掉掃把,最后直接將林浩推出家門。

  “買個菜都買不好,我看你別在這個家呆著了,趕緊滾吧!”眼睜睜 看著大門“嘭”地一聲被關上,林浩心里非常委屈,卻又無可奈何。

  他入贅孟家二年,這樣的情景,自己也不記得是第幾次了,只要有一丁點做錯,換來的就是劈頭蓋臉的謾罵,甚至是出手。

  他的背上,大腿上都被宋艷用竹鞭打過,右眼的眼角處,還有一道傷疤。

  這是林浩有一次出去買菜忘了關門,被宋艷拿碗砸的,真是毫不留情!林浩直到現在,還清楚的記得當時宋艷要殺人一般的眼神,還有 妻子舒然冷漠面龐。

  “唉。

  ”林浩嘆了口氣。

  再把傷口擦拭干凈,林浩額頭頂著一個大包,就這么站在門口,祈求著岳母盡快消氣。

  然而,大門依舊緊閉,天空卻忽然變得黑壓壓的一片,雨點淅淅瀝瀝的飄灑下來。

  “轟隆——”遠處傳來一陣雷聲。

  林浩下意識縮了縮肩膀,臉色一僵,剎那間,拳頭狠狠的捏緊,隨后又松開。

  濕透的衣服緊緊貼著皮膚,讓林浩禁不住打起了擺子,但是,這身上的寒冷,卻不及他心中寒冷的萬分之一。

  此時大雨滂沱,淅淅瀝瀝,林浩瞬間便渾身濕漉漉的。

  “媽,外邊下暴雨,求求您就讓我進去吧,我保證以后不會犯錯了!”林浩全身顫抖,四處的寒冷氣息,讓他忍不住苦苦哀求道。

  家中的宋艷透過貓眼看到渾身濕透的林浩時,眼中閃過一絲厭惡,她之所以嫌棄林浩,是因為林浩這幾年干啥啥不成,擺過地攤,打過工,上過班開過店,沒有一個干成的,有這種女婿簡直是倒了八輩子霉!所以宋艷每天對林浩及其刁鉆,就想林浩自覺滾蛋,誰知道這個林浩臉皮這么厚,愣是不肯走。

  不過,最后宋艷還是打開了門。

  其中緣由,不過是怕林浩病了,住院又得花她的錢……“哼,真是條癩皮狗,這樣都趕不走!”宋艷把毛巾隨意丟到林浩身上,“別死在門口,怪晦氣的。

  ”林浩深呼吸了一口氣,什么也沒說,默默擦拭干凈,進了臥室關上門。

  等換好衣服出來時,卻發現岳母已經不見蹤影,客廳沙發上,坐著兩個正在一邊看著電視,一邊磕著瓜子的美女。

  兩人長相都非常秀美艷麗,身材更是凹凸有致,這兩人正是林浩的妻子和她的閨蜜。

  “林浩你發什么愣?沒看到家里來客人了嗎?還不趕緊去切點水果?”林浩一臉無奈,聽到妻子的吩咐只能是連忙一陣點頭,然后走到廚房切了一盤水果。

  吃著剛端過來的水果,孟舒然連正眼都沒有給林浩一個。

  淡漠的吩咐道:“去把垃圾倒了!”“好。

  ”林浩又趕緊彎腰收拾兩個 女人造出來的垃圾。

  難得不見了個煩人的岳母,卻等來了同樣對自己冷眼嘲諷的妻子。

  和孟舒然結婚的這兩年時間里,林浩從來沒有和她有過任何的親密接觸,就連手,孟舒然都沒讓他牽過一次!平時睡覺則只能睡地板,這些,林浩都習慣了。

  但最讓他備受煎熬的是,在婚后的朝夕相處中,他竟然無法自拔的喜歡上了孟舒然。

  林浩其實是北地頂級豪門家族之一的 林氏家族長房長孫,也是林氏未來的家主繼承人。

  就是因為兩年半前,他動用近兩個億的資金,買下了即將破產的風云集團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結果卻遭到別人的污蔑陷害,導致他和父母一起被驅逐出了林氏。

  在被逐出林氏之后,林浩為了生存,最終不得不做了上門女婿。

  而這些事情,他從沒有跟任何人提起過,哪怕是妻子孟舒然也不知道。

  “舒然,你這老公還真聽話啊,讓干什么就干什么。

  ”孟舒然的閨蜜 趙曉笑著說道。

  孟舒然看了林浩一眼,冷笑道:“你說他啊,整天吃我的喝我的,連個工作都找不到,能不聽話么?哪兒像你,找了個那么好的老公,什么都不愁,多好。

  ”趙曉珂上下打量著正在收拾垃圾的林浩,不屑的撇了撇嘴:“哎呀要我說也真是的,你這么個女神級的大美女,竟然會選了個這樣的老公,到底怎么想的啊?”孟舒然嘆了口氣:“別提他了,說起來就來氣,這幾天本來就因為公司的事情煩的要死,而且明天晚上本家有個季度聚會,真不想帶他,丟死人了。

  ”趙曉珂放下手里的瓜子,拍了拍手,坐直 身體道:“行,咱們不提他,說說讓你煩心的正事兒,聽說你和別人合作的合同出問題了?”孟舒然點點頭,秀美的臉上多了幾分愁容。

  “公司上個月接了新的合作訂單,結果中間數據計算出錯了,沒有達到甲方要求,賠了七百萬,現在公司資金有點周轉不過來了,一星期內最少要拉到四百萬的投資支援,不然恐怕公司就要面臨破產了。

  ”趙曉珂一聽這數字,頓時瞪大了雙眼:“四百萬?一星期之內你上哪兒去找人給你投資四百萬啊?”孟舒然沒有吭聲,眼神一轉,剛好看到倒完垃圾回來,站在門邊聽她們說話的林浩,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你站在那偷聽什么呢!衣服洗了沒有呢?還不趕緊滾去洗衣服!”趙曉珂接了句:“還有我的裙子!沙發上那個袋子里”林浩趕緊點了點頭,便去洗衣服去了。

  將衣服都丟進洗衣機,然后準備把自己之前身上的濕衣服也拿去清洗。

  明天中午有個同學聚會,他得穿身干干凈凈的衣服去參加才行。

  這時,口袋里的手機就發出了靜音時的震動聲,拿起來一看,是一條短信,還有好幾個未接電話。

  他剛才都沒注意到有人給他打電話了,看著來電號碼顯示的尾數,六個六,這不是爺爺的號碼么?兩年半沒聯系了,這突然給他又是打電話又是發短信的,干嘛呢?林浩皺眉打開短信,結果卻忍不住瞪大了雙眼!“小浩,你回來幫幫林氏吧!你要是也不愿意幫忙的話,林氏就要徹底垮了啊!”一頭霧水!林浩懵筆的看著那條短信,兩年半以前將他趕出家族,現在他全身上下的現金也就不到五十塊錢,找他出錢幫林氏?開什么國際玩笑呢?正想著,手機又震動了一下,一條來自同一號碼的新短信,林浩點開。

  “小浩,你當初買下的風云集團股份,這兩年多的時間價值翻了那么多倍,只要你肯出手,林氏就能安然度過這次難關,算爺(兩性口述小說)爺求你了,回來幫幫林氏吧!”臥槽?!翻了那么多倍?!那是多少?愣了有那么幾秒之后,林浩才終于反應過來了一樣,手忙腳亂的翻出錢包,找出那張放得最深的華原黑金卡!這張卡,自從兩年半以前,他就再沒有拿出來過!每一個擁有華原黑金卡的人,都會有專屬的私人VIP客服,林浩興奮的用手機撥通了私人客服的電話。

  “您好林先生,歡迎致電華原黑金卡私人VIP客服,請問您需要什么幫助嗎?”客服的聲音非常甜美溫柔。

  “趕緊幫我查一下現在卡上的余額!”林浩顯得非常激動,嗓門都控制不住的比平時高了一些。

  “好的,請您稍等片刻。

  ”緊接著客服那邊稍稍沉寂了一小會兒,然后便聽到甜美的聲音再次響起:“您好林先生,還在嗎?”“在在在,余額多少?”“是這樣的林先生,您的黑金卡中目前余額數目過大,電話客服這邊無法查詢到具體數字,所以還得麻煩您帶上身份證,親自到銀行VIP貴賓窗口進行人工查詢服務。

  ”數目過大?!那得是多大啊!掛掉電話,林浩激動的不能自已,沒想到啊!兩年半的時間,當初害他被逐出家族投資的這兩億,現在竟然給了他這么大的驚喜!現在他最好奇的就是,連電話客服都查不到的過大數目究竟是有多少錢?“舒然你聽見沒有,你家那位剛才在打電話查余額呢!”趙曉珂笑著對孟舒然努了努嘴,眼神中滿是對林浩的嘲諷。

  孟舒然翻了個白眼,笑得也是十分不屑:“呵…這兩年我每天給他兩三百的零用錢,估計也攢了不少。

  ”“舒然,你就當養了個小白臉得了,哈哈哈……”說著,兩個女人打鬧著笑作一團。

  林浩激動的跑到孟舒然跟前,認真的盯著她道:“你不是說公司急需要四百萬周轉嗎?你看要不…要不我幫你解決這個問題?”趙曉珂在一旁頓時大笑起來:“你幫舒然解決?噗哈哈哈…林浩,我看你是腦子進水了吧!四百萬啊,你活這么大見沒見過那么多錢啊?!還你來解決問題呢,怎么解決?就靠舒然這兩年每天給你發的那兩三百零花錢?搞笑!你要是能拿出四百萬,我叫你爸爸都行!”“哦?你不信?”林浩轉頭看著她,笑著又道:“你可記好了你說的話,我等著聽你叫我爸爸。

  ”孟舒然聽不下去了,這個白癡是不是腦子壞掉了!整天除了給她丟臉他還能做什么!“閉嘴吧你,趕緊給我滾一邊兒去!”林浩抿了抿唇,應了聲“好”就真的閉嘴走開了。

  到了晚上睡覺的時候,林浩卻是越想越興奮,只要一想到卡中那未知的巨額數目,他就心跳加速!結果就是導致他一直失眠到了凌晨,最后困得不行才睡著了。

  然而剛睡熟沒一會兒,就聽到外面傳來了岳母叫他的聲音。

  “林浩!你趕緊給我起來送舒然上班去!”睡得正香的林浩還以為他是在做夢,夾著被子翻了個身,打算繼續睡,結果房門卻被打開了,岳母宋艷走進來,毫不客氣將手中水杯里的水潑在了林浩的頭上!“讓你起來送我女兒上班呢!耳朵聾了是不是!?”穿著絲綢吊帶裙的宋艷,冷冷的看著地板上的林浩道。

  雖說宋艷脾氣挺差的,但剛剛四十出頭的她保養的非常好,緊致的皮膚,苗條的身材,散發著成熟女人的魅力。

  林浩醒了,看著眼前的宋艷,還有點懵。

  結婚兩年了,孟舒然最不喜歡的就是和他一起出門,怎么今天岳母卻突然讓他去送孟舒然上班呢?孟舒然也匆匆走了進來,看著還沒反應過來的林浩,急促道:“你快點兒行不行?你是不是不想送我!?”“想想想!我馬上起來!”立刻爬起身,顧不上頭上的水,林浩趕緊穿好衣服,隨便洗漱了一下之后,便騎著他從二手市場淘來的小電驢帶著孟舒然往公司而去。

  孟舒然一路上臉色極差,眼看公司一直拉不到投資援助,即將面臨破產,今天早上各大股東召開股東大會,她作為公司董事,是一定要到場的,結果出了門才想起來昨天晚上趙曉珂把她的車借走了,迫不得已,只能讓林浩送她。

  “哎你能不能快點兒?不然我要遲到了。

  ”孟舒然看了看手表的時間,秀美的臉上越發焦急。

  結果剛說完,她就后悔了,因為林浩突然加速,仿佛要把小電驢開到飛起!慣性和身體的本能,讓孟舒然趕緊摟住了林浩的腰,整個人都貼在了他的背上。

  感受到背后突如其來的柔軟,林浩心底猛地一抖,好像打了興奮劑一樣,右手握把瞬間扭到底,車速更快了! 她的雙腿修長而筆直,散發著瑩潤的光澤,滑膩無比,這觸感,真是讓人戀戀不舍。

  由上到下,從里到外,我溫柔的抬起她的玉腿,來回的涂抹揉按。

  這回總可以了吧。

  我抬眼看了眼 麗姐,她也不啃聲,只是閉著眼睛在那享受。

  既然她都說了讓我放手施展,下面的這一步可是她教過我的,相信她應該可以接受才對。

  不管了,死就死吧。

  想著,我一只手向著那中心地帶滑了下去。

  “嗯!”麗姐嬌吟了一聲,卻沒有反對的意思,看來,她應該是認同我這樣做了。

  “嗯, 小龍,你按的,按的我,好,好舒服,嗯……”麗姐斷斷續續的說著話,整個身體都已經微微顫栗起來。

  我心想時間應該差不多了,我要不要試著探訪里面看看。

  這個時候,麗姐突然叫了聲,“小龍!”“啊?”我詫異的抬起頭,又怎么了,難道她打退堂鼓了嗎?麗姐并沒有阻止我的意思,而是紅著臉,眼神閃躲,羞澀的說道:“現在,我就教你最私密的一步,接下來我所說的,你可記好了。

  ”她的話,讓我大開眼界。

  原來,女人的內里,其構造非常獨特,通過普通的手勢,是無法讓女人盡興的。

  她不僅教 了我如何巧妙的利用自己的手指,而且教了我如何配合女人的反應,變換節奏,拿捏深淺。

  唯一讓她覺得可惜的是,因為我是個瞎子,看不到女人的表情,否則會掌握的更好。

  我心里在偷樂,真是聽著了,有了這些技巧,不怕女人不臣服。

  她教我的這一手,名叫仙人指路。

  這名字,還真是貼切。

  不過我心里在想,既然這么厲害,要不要在麗姐身上試試看,不知道她嘗到甜頭后,會是怎樣一副表情。

  想著,我的手指并攏……“嗯!”麗姐一聲悠長的吟叫,腦袋后仰,美目倏地睜了開來,那里伴隨著身體微微顫栗起來。

  我心情緊張的看著她,同時手指感受著那觸感,感覺整個大腦皮層都轟炸開了。

  “小,小龍,繼續。

  ”麗姐語不成聲的鼓勵我道。

  “好,好的。

  ”此時我的心跳的飛快,感覺隨時可能一躍而出。

  終于,我終于知道女人那里是什么樣子了,真是太美了,怪不得能讓那么多的 男人趨之若鶩。

  與此同時,我的心里又有了更高的追求,要是能用自己的那里替代手,那感覺,該有多美妙!隨著我手里的動作,麗姐的叫聲漸漸變得大了起來,身體不停的扭擺,臉紅艷艷的,像是發了高燒一樣。

  “嗯~~”忽然,她并緊了雙腿,嘴里的開始發出了怪異的腔調。

  像是哭音,又像是在撒嬌,讓我整個人都飄飄然了。

  對了!我突然意識到,麗姐很可能快要來了,此時,我萌生出一種想法,要是我現在撤退了,會怎么樣?麗姐告訴我,要吊足女人的胃口,現在不是最好的時機嗎?我將手慢慢退了回來,然而,就在分離后的一瞬間,她的腿突然抬起勾了一下我的腰,我整個人撲了上去。

  “麗姐!”我睜大眼睛看著她,這是要干什么?!麗姐嘴里噴著熱氣,眼睛里已經蒙上了一層淡淡的水霧,媚意十足的盯著我,“小壞蛋,真夠可以啊,連我也敢戲弄!”“姐,不是你說要點到即止,收放有度的嗎?”我反過來質問她。

  心說,這可是你教我的,現在怎么還怪起我來了。

  說實話,這時的我,真不是一般的得意,女人能不能達到那一步,全都在我,這種感覺真爽。

  “我不管,你把我的火引起來了,不負責澆滅它,休想走人。

  ”麗姐強勢道。

  我心里偷樂了一下,臉上卻認真道:“那怎么辦,繼續嗎?”麗姐眼睛一瞇,閃爍著狐貍一般的光芒,嘴角輕揚,說道:“小龍,麗姐漂亮嗎?”我不知道她為什么這么問,抿了抿嘴唇,老實說道:“漂亮!”不是我一個人這么想,是個男人都會這么覺得,就連店里的那些女人也不時向她投去艷羨的目光。

  “呵呵。

  ”麗姐嬌笑了一聲,不相信道:“你又看不到,怎么知道?”“我猜的呀,姐這么善良,又這么能干,一定很漂亮。

  ”我撓著頭不好意思的說道。

  麗姐嗔怪的看了我一眼,算你識趣。

  接著她眼神挑逗的對我說道:“既然這樣,你想不想跟姐那個?”‘咕,咕,咕……’我心跳再度加快,腦子飛快的思索,她這話到底是真是假,是她真的想要了,還是有意在試探我?緩了緩,我強忍著激動,正色道:“姐,我只是幫你按摩而已,我們不能那個的!”短暫的沉默過后,麗姐放開了我,“行,你今天表現的不錯,算是達到我的要求了。

  ”果然是在試探我!我心里在失望之余,又松了一口氣,幸好我沒有做出過分的舉動。

  然而,正當我以為完事時,麗姐卻抬腿碰了一下我的下面,“如果能管好這壞東西,就更好了。

  ”一句話,說的我無地自容,窘迫的低下 了頭,而她卻咯咯直樂起來。

  看著她那嫵媚動人的美態,我心里暗暗發誓,早晚有一天,我一定要收了這妖精,報今天的一笑之仇。

  完事后,我看著她一件件的穿回了衣服,心里雖然還沒能完全平靜,可是已經不想先前那么激動了。

  “小龍,瞧你那樣子,是不是有什么事想問我啊?”麗姐邊整理衣領,邊看向我道。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問了出來,“姐,要是我剛才沒控制住自己,你會怎么辦?”至今我還心存幻想,要是我剛才選擇了要她,事情會發展成什么樣子?“傻瓜!”麗姐輕笑了一聲,漂亮的杏眼得意的向上斜著,說道:“要是那樣的話,那姐,就從了你好了。

  ”“啊?”我驚訝的長大嘴巴,怎么可以這樣!我,我……我悔的腸子都青了,什么叫做欲哭無淚,我今天才體會到。

  麗姐沒有再管我,而是咯咯笑著離去,那一串銀鈴般的笑聲,還有那蛇精般的腰身,長久停留在我的腦海里,難以散去。

  到了下午,表嫂遲遲沒有出現,讓我感到很困惑。

  沒辦法了,我只能一個人回家。

  然而,就在我一手掏出鑰匙,正準備開門時,卻聽到了里面傳出了響動,好像有沙發移動的聲音,還有表嫂的掙扎聲。

   陳有亮回來了?我眼睛游移,心里開始迅速盤算起來。

  要是他們兩人正在辦事,那我現在進去多尷尬,可是不進去的話,表嫂被欺負怎么辦?不知怎么的,我的心竟一下慌亂起來,腦海中閃過他們兩人辦那事時的場景。

  等等,我發現情況有些不對,即使陳有亮逼迫表嫂做什么事,她的反應也應該沒這么強烈才對,難道!不安的感覺迅速擴大,我著急忙慌的伸入鑰匙,打開了門一看。

  眼前的場景驚呆了我,客廳的沙發上,一個不知名的男人正趴在表嫂的身上,詫異的看著我。

  而表嫂上身的衣衫已經被撕扯的不成樣子,露出了大片的白光,梨花帶雨,表情無辜而無助。

  他么的!我緊握著盲杖,頓時血氣上涌,當時便想沖進去干這王八蛋。

  “你是誰?”邊說著,男人從沙發上爬了起來,上身抖落了兩下,白襯衫搭上了肩膀。

  這男人的體型很健壯,身板寬厚,留著寸頭,目光很是兇厲。

  “小龍!”幾乎一瞬間,表嫂便爬了起來,赤著腳飛快的跑向了我。

  跟著,她便趴到我懷里,嚶嚶哭了起來。

  “嫂子,這是怎么回事?”我虛抱著她,感受著她溫香的身體的同時,眼睛直盯著面前的男人。

  男人‘吧嗒’點了一根煙,輕蔑的看著我,邊抖腿邊說道:“你就是陳有亮的那個瞎子表弟吧,怎么著,你哥欠的錢,你替他還嗎?”果然來了!陳有亮兩天沒有回家,我一直感覺不對勁, 沒想到真的出事了。

  “他怎么欠你錢的?欠你多少錢?”王虎嘴角一挑,冷哼了一聲,說道:“不多吧,兩萬塊而已。

  你表哥是個什么貨色,你自己不知道嗎?沒錢還跟人家賭,死了都活該!”提起陳有亮,我就一肚子氣。

  我和表嫂辛辛苦苦在外面賺錢,這混蛋倒好,整天游手好閑也就算了,還嗜賭成性,這下被人找上門了。

  比起這個,我更恨面前的這家伙,一想到他欺負表嫂,我就忍不住血氣上涌。

  “你瞪我也沒用,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你表哥跑了,這賬就該算到你們頭上,要怪,就怪你那個表哥不是個東西吧。

  ”王虎不屑的說道。

  我深吸了一口氣,拍了拍表嫂的后背,柔聲安慰她道:“沒事嫂子,有我在呢,放心。

  ”表嫂雙眼通紅的抬起了頭,一副我見猶憐的樣子,泣不成聲道:“小龍!”看她又要哭,我連忙將她攬進了懷里。

  “好了,別再跟我在這演戲了。

  今天必須給我一個說法,否則……”王虎面色不善的看著我。

  我就知道這事不可能善了,從兜里掏出今天姚瀾給的一千塊小費,“這里是一千塊,你先拿去,其他的,我會想辦法還給你。

  ”“一千塊?瞎子,你他么逗我嗎,這點錢能做什么,買衛生紙嗎?真以為老子不敢揍你?”王虎惱怒道。

  我冷笑了一下,不慌不忙道:“陳有亮已經跑了,你如果還指望著我還錢,就對我客氣點。

  真把我逼急了,你一分錢也得不到。

  ”王虎見我態度堅決,臉色一變再變,到了最后,竟笑了起來,“有意思,你比那慫包強多了,就照你說的辦。

  不過嘛,這事總得有個期限,你說呢。

  ”“兩個月!家里的條件,你也看到了,短時間內,就算你逼死我,我也拿不出來。

  ”這是我思考后的結果,三個月時間太長了,對方一定不干,時間再少一點的話,我又沒有別的什么來錢的門路,根本沒有閃轉騰挪的余地。

  “好,痛快,那我就靜候佳音了。

  ”王虎點頭答應。

  跟著,他朝著我們的方向走來,我握著盲杖的手當即就是一緊。

  “雪晴妹子,我說過的話依然算數,你好好考慮一下,哈哈……”他擦著我的身子走了出去,絲毫不把我放在眼里。

  我聽著他的話,感覺格外的刺耳,心里像火燒一樣。

  等人走后,我再也支撐不住,兩腿酸軟,癱坐了下去,幸好表嫂拉了我一把。

  “小龍,你怎么了?”表嫂眉頭皺起,一臉擔心的問道。

  “沒事嫂子,你扶我一下。

  ”這是我第一次面對社會上的人,心里的緊張可想而知。

  前面是因為憤怒強撐著,人一走,我就立馬現出了原形。

  表嫂扶著我到沙發上坐好,喝了口她遞過來的水后,我才恢復了幾分力氣。

  我痛恨我自己,陳小龍啊陳小龍,你怎么這么不中用,只不過是一個混混而已,就把你嚇成這樣,以后還談什么保護表嫂!想到這里,我攥緊手心,暗暗發誓,一定不能讓這樣的情況再次發生。

  “感覺好點了嗎?”表嫂關切的目光看著我,跟著便低下了頭,“都是我們拖累了你。

  ”“嫂子,你千萬別這么說,我也是這個家的一份子,出力是應該的。

  ”我拉住她的手安慰她道。

  匆匆一瞥之下,我看到了她胸前的風景,肩帶滑落到了臂彎處,白色的小罩松了下來,一邊的飽滿半露在外面,雪白渾圓,真夠饞人的。

  表嫂抬頭感激的看了我一眼,眼睛還是有些紅,但她這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卻有一種另類而震撼的美,讓我不覺間都忘記了呼吸。

  “小龍,你說我們可怎么辦哪,兩萬塊,我們上哪里能籌那么多錢?”表嫂發愁的皺起了眉頭。

  我拍了怕她的手背,“沒事嫂子,我會想辦法的,你只管安心。

  ”我有想過帶著她走人,可是離了按摩店的生計,我們根本活不下去,所以打消了這念頭。

  表嫂并沒有將我的話放在心上,而是獨自凝眉思索著,或許在她看來,我那點微薄的收入,根本幫不上什么忙。

  而我又不能告訴她私密按摩的事,所以只能獨自苦悶,低頭不語。

  過了一會,她反應過來,“好了,你也餓了吧,我先幫你煮碗面。

  ”說著,她這才發現自己的手已經被我握了許久,急忙抽了回去。

  她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紅暈,羞澀的低下了頭,時不時還看我一眼,那模樣,說不出的動人。

  看到她這副樣子,我頓時一陣心慌,簡直愛煞了她的美態。

  然而更尷尬的是,正當她起身要走時,卻發現小罩松脫了,偷偷看了我一眼,見我沒有什么異樣,這才急忙將肩帶掛起,像頭受驚的小鹿一樣匆匆而去。

  ‘咕嚕’我咽了咽口水,腦海里突然閃過一個詞,膚如凝脂!我沒有見過楊玉環長什么樣,但心想,如果真有這樣的美女,那應該就是表嫂了。

  夜幕深沉, 我靜靜的躺在床上,眼望著天花板,思考著以后該怎么辦。

  盡管陳有亮不是個東西,但他畢竟是我的表哥,我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死。

  還有表嫂,那男人看樣子對表嫂說過什么,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沒什么好事。

  我要做兩手準備,能還錢固然好,如果還不了,就帶著表嫂跑路。

  還有,我赤手空拳肯定不是那家伙的對手,從他最后說的(少兒益智故事)那句話,就知道他對表嫂賊心不死。

  可惡!想到這個,我就又想起了表嫂被他壓在身下的那一幕,如果有機會的話,我一定不會放過這個王八蛋。

  ‘吧嗒’房門打開了,光亮漸漸放大,表嫂推門走了進來。

  “小龍,睡了嗎?”“沒呢嫂子,這么晚了,有什么事嗎?”我順著光亮看過去,眼睛猛地睜大,我的天哪,表嫂居然只穿了一件連體的薄紗睡裙,而且看樣子,里面好像什么都沒有!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為原創丨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av 脫 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