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田 呷

本田 呷 本田 呷 2021-08-05 19:32:46 37469次瀏覽


為了防止 嫂子發現自己已經恢復正常, 周斌低頭,心情沮喪 的說:“別的小朋友都有哥哥姐姐領著去街上玩,你不領著我去。

  ”原本還有一點懷疑的想法,聽到他這么說的時候,所有的想法都被打破,愧疚的對著周斌說:“阿斌乖,等你大哥回來,我們帶著你出去玩,好不好?”周斌覺得身體里有一把情火在燃燒,特別是在嫂子靠近的時候,燃燒的更加旺盛。

  剛打算擁抱嫂子的時候,聽到 王妍嚴厲的聲音。

  “你自己在家乖乖的,我去工廠上班。

  ”“我不想自己一個人在家。

  ”周斌很委屈的說。

   看著他這么可憐的模樣,王妍于心不忍的說:“你陪我一起去,不要亂跑。

  ”周斌連忙點了點頭,用余光看著嫂子凹凸有致的身材,忍不住的幻想連篇。

  來到服裝廠,所有的工作人員依舊沒有給王妍好臉色看。

  周斌當然感受到了她們不友好的目光,在王妍不注意的時候,回頭看了他們的樣子。

  還在考慮怎么對付他們,卻不被嫂子發現的時候,聽到王妍說:“周斌,你在這里等著嫂子,我要進去工作,你千萬不能亂跑,明白嗎?”看到周斌點了點頭,王妍放心的往里面走去。

  周斌癡迷的看著嫂子扭動的身體,特別向往跟嫂子相互擁抱的感覺。

  特別是嫂子白嫩的皮膚,特別的滑潤,讓自己深陷其中。

  王妍來到廠房,看到自己的工位上,堆滿了 不用嗯東西,王妍心里清楚,她們在針對自己。

  故意找自己的麻煩。

  心里很委屈,明明不是她的錯,為什么沒有一個人相信自己。

  “小王,你去把這些東西全部清洗一遍。

  ”張姐扭動著圓潤的屁股,翹著蘭花指,細聲細氣得跟王妍說。

  “為什么?”王妍想不明白,這些東西已經沒有任何用處了,為什么還要清洗一遍?張姐嘲諷得看了她一眼,冷嘲熱諷的說:“因為什么,難道你自己不清楚嗎?”她說完,轉身離開的時候,還不屑地說:“剛進廠子沒幾天,就想勾引王總,簡直癡人說夢。

  ”張姐顛倒是非的能力,真的沒有人能夠比得上。

  王妍很生氣,她卻不敢說,擔心張姐讓自己卷鋪蓋走人。

  身邊的同事看到王妍這種敢怒不敢言的表情,紛紛心中竊喜,覺得王妍就是活該,誰讓她自我感覺良好的勾引王總,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長什么鬼樣子。

  忍氣吞聲的抱著不用的衣服往外面走去。

  雙手緊緊的握住拳頭,不斷地告訴自己:一定要忍住。

  周斌很擔心嫂子在里面的情況,生怕她受到欺負。

  就打算往窗邊走過去的時候,看到一群長相兇神惡煞 的人,沖著他走過來。

  一時半會兒,周斌沒有反應過來是什么事情,繼續裝傻充楞的往那邊走去。

  小混混 李大彪攔住周斌,嘴角露出詭異的笑容,“小兄弟,怎么就你自己一個人在這里嗎?沒有人在這里陪你玩?”這群小混混,早在周斌進廠子的時候,就聽到經理弄了一個 傻子進來。

  每個人的心里都很好奇,這個傻子是不是有什么超出別人的地方。

  周斌很害怕的指著一個方向說:“我嫂子在里面干活,就我自己在這里,我現在要去找我嫂子。

  ”一邊說一邊往那邊走去。

  李大彪拽住周斌,“你嫂子現在還在忙,要不然讓我們陪你玩好不好?”雖然周斌的心里,一點都不想讓這群人陪自己玩,可想到自己現在還是一個傻子,便笑著對著他們說:“好啊,好啊,你們想要陪我玩什么?”看到周斌這種呆呆傻傻的樣子,李大彪對著身后的小弟,哈哈大笑得說:“你們看,他還真的是一個傻子。

  ”周斌快速得打了他一下,很憤怒的對著他說:“我嫂子說了,我不是傻子,你們不能這么說我。

  “李大彪緊接著說:“好,你不是傻子,是我剛才說錯了,為了彌補我的錯誤,哥哥帶著你出去玩,好不好?“周斌看著時間還早,陪他們出去玩一會兒也無妨,繼續裝瘋賣傻的說:“好啊,我最喜歡玩了。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市里最著名的娛樂場所走去。

  當然了,一起去的還有服裝廠好幾個思想領先的妹子。

  可是等著他們都到了KTV,周斌才發現有一群思想先進的妹子跟著。

  內心一陣激動,心想難道今天能夠享受魚水之歡?想想都覺得激動。

  李大彪看著周斌色迷迷的樣子,笑著走過去說:“你也喜歡女孩子?”“我喜歡和女孩子一起玩。

  ”周斌傻乎乎的說。

  看到周斌這個樣子,李大彪緊接著轉身對身后的人說:“你們看到沒有,不僅僅是你們喜歡女人,這個小子也喜歡女人。

  ”說完,一堆人哄笑。

  周斌覺得一陣臉紅,特別是看到后面那些漂亮的妹子,也在那里嘲笑自己的時候,他真的想找一個地縫鉆進去。

  李大彪對著紅紅招了招手,摟著她的肩膀對她說:“今天晚上給你一個光榮的任務。

  ”看著李大彪壞笑的樣子,紅紅猜著他肯定不會有什么好事安排自己,要不然他怎么可能笑的這么開心。

  “你說。

  ”靜靜的拋了一個媚眼,扭著小蠻腰對著李大彪說。

  “把他下面弄大,你覺得有難度嗎?李大彪挑眉問道。

  紅紅小聲的說:“彪哥,你有沒有搞錯,你讓我勾引一個傻子?”聽到他這么說的時候,李大彪哈哈大笑起來。

  這時眾女中長的最漂亮的 陳琳走上去,不好意思地說:“哥,要不然讓我去吧。

  ”李大彪沒想到,陳琳竟然主動站出來,頓時吃味的說:“算了,我們一起玩游戲,輸了就要接受懲罰,你們覺得怎么樣?“這本來就是李大彪開的局,自然由李大彪說了算。

  一群人在他話音剛落的時候,哄鬧著說:“玩游戲!玩游戲!“周斌才恢復正常沒有幾天,更沒有來過這種地方,不知道游戲規則。

  “我們玩篩子。

  “沒等周斌反應過來,李大彪就把篩子放到他的面前,跟他稱兄道弟的說:“來,你先開始。

  ”周斌很為難的看著李大彪,神色盡是尷尬,眼神躲閃的看著李大彪。

  李大彪甩了甩手,催促的說:“別墨跡,快點的。

  ”周斌咬了咬牙,拿起篩子就開始搖晃。

  玩了一局,李大彪很大聲問他們猜一猜誰輸了。

  剛來到兩個妹子,都笑著說肯定是周斌輸了。

  周斌很尷尬的站在那里,手無舉措。

  李大彪走到周斌的面前,很嚴肅的對著他說:“輸了的人就要接受懲罰。

  ”周斌認命的看著他說:“好吧,你說。

  ”李大彪玩味的笑了笑:“放心,我不會讓你難堪的。

  ”說著,讓 趙芳和陳琳過來。

  兩個身材高挑,長相妖嬈的女人,站在自己的面前,周斌強忍住自己有力的心跳聲。

  眼神直勾勾的看著她們兩個。

  看到周斌的反應,李大彪想要好好的戲弄一下他,便說:“你剛才不是說你喜歡女孩子嗎?你跟我說,你最喜歡的是她們的哪個地方?“周斌色迷迷的看著她們,害羞的指了指她們的上面。

  李大彪用手狠狠的拍了一下周斌的頭,沒想到周斌雖然傻,竟然還有男人的需要。

  過一會,只見他眼珠一轉,壞笑的讓周斌摸上去,感受一下女人的滋味。

  一開始周斌很猶豫,他擔心王妍知道了會不開心。

  強忍住內心的沖動,跟李大彪說,他嫂子不讓他隨便摸別的女生,要不然她們會嫁不出去的。

  等著他說完,所有的人都哈哈大笑起來。

  李大彪強制的拿他的手放在趙芳的上面,嚴肅的說:“今天晚上讓她們兩個人陪你玩,怎么樣?”對著陳琳和趙芳使了個眼神,示意她們好好的捉弄一下這個傻子。

  她們兩個人扭動著翹臀走上去,分別站在周斌的兩邊。

  從自己的這個角度看過去,剛好看到她們完美的事業線。

  周斌心里忍不住的想象著摸上去的感覺,應該有多爽。

  “我,難道你不想嘗試一下這種感覺嗎?”陳琳把自己的飽滿,緊緊的貼在周斌的身上,雙手不斷地游走在他的下半身。

  趙芳笑者嘻嘻的拿著他的手放在她的飽滿上,問他感覺怎么樣。

  周斌心里很清楚,他們把自己當傻子一樣的玩弄,想要看看他什么反應。

  既然她們這樣主動,那自己不給他們上演一場精彩的戲劇,豈不是白白浪費了這個大好時光?雙手漸漸的用力,不斷地揉搓著趙芳的傲人。

  一開始,心里還是很嫌棄趙芳上面那么小,就出來勾引別人。

  不過,玩弄了一會兒,發現雖然小,但是彈性十足,很想親吻上去,感受一下趙芳的美好。

  陳琳看到他有感覺,壞笑的說:(大炕上性經歷)“呵,你想不想嘗試一下更舒服的?“周斌假裝什么都不懂得說:“這個東西好好玩啊,可是,我的身體為什么這么難受?”被周斌弄得面色潮紅的趙芳,嬌嗔地說:“等會,我讓你舒服。

  ““嗯……“趙芳沒有想到,這個傻子竟然真的有一手,弄起來這么舒服,不知道他會不會吃。

  周斌只不過是玩弄一下,并沒有認真,要不然她豈不是要爽死?陳琳心里很嫉妒,為什么自己在這里勾引他,而他在那里伺候趙芳。

  吃醋的走到李大彪的身邊,委屈得說:“李大彪哥哥,你看嘛,他們兩個人玩的多開心,根本就不需要我。

  ”的確,李大彪看到趙芳臉上陶醉的表情,很郁悶。

  但是,看到周斌下面撐起了那么大的帳篷的時候,心里不屑地嘲笑。

  原來,傻子也有正常的生理需要?絕對不能讓周斌繼續舒服下去,于是他拉過趙芳,狠狠的親吻了幾口。

  沒有玩具,周斌竟然有一種空虛的感覺,雙手特別難受。

  那種柔軟的感覺,真的讓人著迷。

  “你為什么要要親她?我也要。

  ”所有的人都大笑起來,沒想到這個傻子,竟然還會攀比?周斌看著被自己弄得小臉紅彤彤的趙芳,又看向她的櫻桃小嘴,滑膩膩的,肯定特別甜。

  想想都讓人激動。

  如果真的親吻到了,那自己豈不是成神仙了?李大彪對著周斌做了一個停止的手勢,壞笑著說:“要不然這樣,你們三個人玩一個游戲,只要你贏了,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怎么樣?“周斌裝傻的說:“什么游戲?““抓饅頭游戲。

  “所有人會心一笑,只有周斌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追憶似水年華,好像在快速翻閱一本關于自己的畫冊,那個十八歲的自己,哭著笑著鬧著,認真過、任性過、甜蜜過;校園教室少年,考卷陽光微風,黑板老師書堆,一幕幕場景恍惚就在眼前,我分明看到一張稚嫩的小圓臉頂著一頭短發在歡笑,笑聲飄蕩在我十八歲的天空, 那一年,我高三。

    十八歲的我和我所經歷的一切都被丟進回憶的長河里。

  十八歲的容顏被定格在一張張發黃的照片里,那個短發愛笑的懵懂少女;關于十八歲那年我所經歷的很多事,卻慢慢模糊在了記憶里,只能通過老舊的記事本想起一二。

    還有一些事,是不用記在記事本里也會被深深的刻在你腦海中的;  那一年,我十八歲,那是我第一次看見 爸爸哭,也是最后一次。

    高中時我就開始住校了,每周五晚上 回家,周日下午再返回學校,清晰的 記得那是個夏天的周日下午,天空已經慢慢拉上了自己白天的帷幔,我已收拾好東西準備回學校了。

  毫無征兆的爸媽就吵了起來,我也不知道當時哪來的勇氣,沖著爸爸就吼了起來,具體吼了什么我也忘記了,我只清楚的記得爸爸倒在了地板上,我清楚的看見了爸爸 眼角的淚水。

    我恨自己當時怎么就那么鐵石心腸,我看著媽媽焦急的跑過去搖爸爸,而我卻頭也沒回的走出 家門,坐上了返回學校的車,想起爸爸眼角的淚水,就忍不住抽泣;  次周周日是我18歲的生日,本該周五下課就回家的我,卻留在了學校。

  因為我不知道該怎么踏進家門?不知道回到家看見爸爸要說什么?不知道爸爸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看著同學們一個個都回家了,心里五味雜成。

  就在這時,收到了爸爸的短信,到現在我都記得短信的內容——對不起,是爸爸錯了!后天是你生日,快回家吧!那一刻,眼淚就像決了堤的河水。

     我永遠也忘不了爸爸的淚水,那是我第一次看見,也是最后一次看見;  那一年,我十八歲,總覺得自己是站在有理樹上的人,總覺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

  每次被爸媽訓的時候就想著自己要永遠離開這個家,再也不用聽他們嘮叨,想象自己躲在一個無人的角落里,看著他們著急的找,想象著自己永遠離開,讓他們難過后悔;可能因為恐懼吧,我從來沒有這樣做過。

    那一年,我十八歲,卻依然不懂事,那一次,我惹哭了媽媽。

    到現在依然記得,那次和妹妹吵架,媽媽也沒問來由,就對我一通批評。

  我生氣極了,心想反正也沒人關心,就狠狠的抓破了自己的臉。

  媽媽看到后一句話都沒說,我卻看到了她眼里閃動的淚花,之后很多天媽媽都住在舅舅家沒有回來。

  后來我看到過媽媽很多次掉眼淚,但是都沒有像那次一樣刺痛我的心,讓我深深感受到自己的自私;  那一年,我十八歲,很多事都已經模糊在了回憶里,但我卻清晰的記得爸爸眼角的淚和媽媽眼里閃動的淚花。

  爸爸媽媽請原諒我年少不懂事,或許你們早已忘記了這些事,可是它們卻深深刻在了我腦海里。

    對不起,爸爸,我該跑過去扶起您,我該主動和您道歉;對不起,媽媽,我應該更早懂得身體發膚受之父母的道理。

  如今,這些道理我都懂了,我不會再像十八歲時那樣倔強任性了。

  看著你們慢慢老去的臉,我祈求時光能溫柔對待你們,讓我有足夠的時間去孝順陪伴你們,你們陪我長大,我伴你們變老;   家里人都在勸你去大城市里發展,那里機會多待遇好,在這種觀念的熏陶下(夫婦交換性經過實錄)我很聽話,努力考上了大學,離開了故土,奔向另一處陌生的土地,這種飛躍的過程很刺激,甚至引以為傲,尤其在面對家鄉的人們問起的時候。

  可是當把陌生變得熟悉,新鮮變得尋常,自豪感隨之漸淡,便不由自主懷想故土的樣子,不是說家鄉的變化吸引人,而是融在骨血里的情感與刻在腦子里的記憶。

    我盡力的控制我成為故人的速度,方法就是,在感情無處宣泄,壓抑到了一定程度的時候就回家。

  土地就是這么包容,包容 生活在這片土地上一代又一代人的驅殼和靈魂,遲早會變成其中之一,還有就是,我也會抱愧山河。

    以前總覺得陌生的地方才會讓人有安全感,沒有熟人之間不顧彼此的算計,和相處時理和行為的挑剔,和陌生人之間只是很平常的擦肩或者相視一笑以表寒暄,認識的人太多反而成了負擔,只有家鄉是唯一一個能讓我在熟悉中體味到安全感的地方,這里不是所謂的遠方,而是最接近初心的地方。

  安全感來自于那里的人的淳樸,不帶著有色眼鏡看人,不趾高氣昂,不頤指氣使,他們用最簡單的方式表達或者記錄,人與人間很容易交心,不太可能有太多交流壓力。

    總有一天,我會覺得快節奏的生活讓我顛簸的有些惡心,也總有一天我會嘗試著逃避,可是到那時再回到故鄉時,心里是否依然深感尋常,還是一種作為故人,熟悉與陌生交匯的復雜感,不得而知,我只知道,有些地方你只能呆上一陣子,遲早是會離開,畢竟人生來就是一座孤島。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為原創丨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本田 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