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 可 外流

成人情趣 愛之谷官方商城 2021/10/7 3:31:23 13次瀏覽
黃 可 外流


徐勇沒把結婚的事給 小倩說,她也一直被蒙在鼓里,這會她心情有些激動,我怕她做出什么沖動的事情。


  ”我和小倩沒見過幾次面,算是認識,本來以為她就是個想借機上位的小三,所以 也沒興趣深入了解, 沒想到還有這檔子事。


  “好,我馬上過去。


  ”掛了電話,我開著車往小倩那邊趕。


  小倩的住處是我找的,就在大學旁邊,所以我直接去了她家。


  本來準備敲門,但是發現門沒有關,推門進去,只見小倩坐在沙發上。


  她穿著一件運動背心和短褲,看樣子從健身房回來還沒來得及換衣服。


  大抵是喜歡健身的緣故,小倩的身材極好,身上的線條看著極為養眼,只是這會她眼眶通紅,眼神一片灰暗。


  “你沒事吧?”我詢問著走過去,小倩并沒有因為我的到來有所動作,依舊盯著空氣。


  “徐勇已經結婚的事,你為什么不告訴我。


  ”我和她一共也沒見過幾次,我哪兒知道徐勇騙著他。


  “我以為你知道。


  ”小倩微微抬頭,眼里有了幾分憤怒:“在你眼里, 我就那么像小三嗎?”這話讓我一時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只有沉默。


  小倩見此冷笑一聲,接著拿出電話:“我找徐勇問個明白。


  ”我狠狠的打了個顫,要是他去問徐勇,徐勇一定能通過 陳雅查到我頭上來。


  我一個箭步沖過去, 把她的手機搶了過來。


  小倩忽然像是受了刺激一樣,直接站起來,對著我一陣拳打腳踢:“你干什么!你讓我找他問清楚!”我抓住她的雙手,把她按在沙發上:“然后呢?他一腳把你踹了,你什么都得不到,他又去找新的情人,這樣你就快活了?”小倩還不停掙扎著,身上的運動背心很快被掙扎得脫落,露出里面的黑色內衣,而她現在顯然顧及不到這些,放聲大哭。


  “不然我還能怎么辦?陳雅那么知書達理,明知道我是小三,還愿意來找我和平談話,我覺得自己就是個罪人!”“可這都不是你的錯,你現在和他攤牌,沒有絲毫作用。


  ”小倩稍微平靜了一些:“那你說,怎么辦?”現在最重要 的是要穩住小倩,不能暴露我和陳雅。


  至于徐勇,身為一個大老板,肯定有不少拜金女往他身上貼。


  若只是拜金女,大家你情我愿的倒是沒什么,但是偏偏他騙了小倩,讓小倩不知不覺的做了小三。


  “這事就這么算了,你能甘心嗎?”我問到。


  小倩雙手掩面:“不甘心又能如何,我又斗不過他。


  ”我安慰著她:“所以現在你千萬不能和他攤牌,你就裝作什么都沒有發生過,等以后有機會了再找他報復回去,我可以幫你。


  ”小倩倔強的看著我:“我憑什么相信你。


  ”我眼神不禁有些暗淡,又回憶起欣嵐的事情,心里立馬有了幾分火氣:“因為我和你一樣,都恨著徐勇。


  ”我大致把事情給她講了一下,還告訴她,如果想報仇,那就和我站到一邊。


  我手里已經有了幾個項目,還有 李遠那個,我也能得到相關資料,在單干之前,我能在徐勇這邊獲得的渠道資源當然是越多越好。


  至于小倩,現在陳雅失寵,欣嵐還沒到手,她無疑是吹枕邊風的最佳人選,有她幫我,一定事半功倍。


  應該是覺得這個辦法可行,小倩逐漸冷靜下來,見她放棄掙扎,我也試著松開她。


  我這才注意到,她的運動背心都已經脫到了腰,只有黑色內衣托著她的小胸脯,雖然不大,但是卻因為稍顯青澀,帶著一種別樣的誘惑力。


  我移開目光,尷尬的咳嗽了幾聲,然后開口:“你要不先把衣服穿好?”聽得我提醒,小倩也發覺自己的不妥,趕緊把運動背心提了上來,臉頰變得緋紅。


  事情都說清楚了,我也不用多待了。


  “今天的事情你就當沒發生過,之后徐勇來找你,你以前怎么樣,繼續怎么樣就是了。


  他老婆陳雅你也見了,陳雅絲毫沒有怪你的意思,你不必有什么心理負擔。


  ”小倩眉頭皺起來,抽動了一下鼻子:“可是我現在覺得徐勇很惡心。


  ”“你要是想報仇,最好沉住氣。


  ”話音說完,我再不逗留,直接離開了。


  之后過了幾天,李遠的合同順利簽下來了,他之前說好的,打電話來請我吃飯。


  我懶得再去外面折騰,上次嘗了 肖靜梅的手藝也還不錯,干脆就定在他家。


  開車過去,上樓敲門,這次來開門的是肖靜梅。


  她今天穿了一件樸素的白短袖和牛仔褲,衣著很普通,但是她身上那股成熟的風韻總是讓人 忍不住多看幾眼。


  或許是見到我,她就想起了上次的事情,臉色頓時紅了,把頭低了下去。


  “王總,快進來吧。


  ”我心情不錯,對她笑笑:“還是直接叫我的名字 王皓吧,叫王總實在有些別扭。


  ”肖靜梅乖巧的點了點頭:“好,王皓,進來坐吧。


  ”我笑著走進去,一進門,李遠就迎了上來,熱情的握住我的手:“王皓 兄弟,這次多虧了你,要是再接不到生意,我都沒錢給工人發工資了。


  ”我同樣握住他:“李老板第一件事是想著給工人發工資,這么有良心的老板,這年頭可不多見了啊。


  ”李遠似乎被我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撓了撓頭,然后招呼我入座。


  肖靜梅也坐了過來,只是每次她看向李遠,那笑容里面總是會多出幾分強顏歡笑的味道。


  酒過三巡,我們都有了些醉意,肖靜梅的表情也掩飾得不那么完美,我這才肯定這不是我的錯覺。


  “嫂子,你這是怎么了?我看你們倆之間是有事啊。


  ”我這么一問,只見他們兩人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肖靜梅把頭低下,李遠也長長的嘆了口氣。


  李遠點上一根煙,長長的吸了一口:“王皓兄弟,你以后也不用叫她嫂子了,我和她已經把離婚證領了。


  ”這話說出來,原本熱鬧的氣憤迅速冷了下來。


  “廚房還有一個菜,我去看看。


  ”肖靜梅笑得勉強,借故走了,只剩下李遠在邊上,一口一口的抽著悶煙。


  “怎么回事?”我問到。


  李遠故作輕松的笑了一聲:“離了好,大家都能輕松一些。


  她現在年紀還不算大,還能再找。


  ”“這些年她幫我的忙,我都看在眼里,雖然不恨了,但是我還是接受不了。


  倒不如散了,免得各自耽擱。


  ”我看了他數秒,最后也只能嘆口氣,這李遠,當真是個癡情人。


  他嘆了口氣,又道:“王皓兄弟,另外我還想請你幫個忙。


  ”我隱約覺得這個忙和肖靜梅有關,所以也沒推辭:“你說吧。


  ”他摁滅了煙頭:“你也知道,我和她都是村里來的,我現在有自己的事業,還算有所依靠。


  但是她沒了我,又沒什么文化,在這大城市里面可就辛苦了。


  ”沒有直接說問題,但是其中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想要我幫肖靜梅找個工作。


  兩人已經離婚,自然離得越遠越好,免得見面糟心。


  只是我現在都還在打工,要是把肖靜梅送到徐勇公司,說不得也要遭殃,所以也是不行的。


  現在看來,只能先給肖靜梅找個住處從長計議,考慮到她沒工作付不起房租,恐怕得讓她先住我家去。


  反正我可以住在陳雅家里,欣嵐和肖靜梅兩個 女人住在一起,應該沒什么問題。


  “行,交給我吧。


  ”過了沒多久,肖靜梅再度出來,已經收拾好了心情,和我們談笑風生。


  氣氛再度緩(上課把女同學玩出水了)和,但是我明白,在他們的笑容之下,裝滿了無奈。


  最后我和肖靜梅打車離開,我跟她說先住我家,她也沒說什么。


  出租車上,風吹動著她的長發,她看著窗外飛掠的風景,好似在回憶自己的一生。


  我看著她,忽然好奇一個問題:“你愛李遠嗎?”肖靜梅把頭發撩到而后,無奈一笑:“我們那個村子的封建保守很嚴重的,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若是反抗,金巧就是最好的例子。


  父母說定了,那就嫁了,還談什么愛不愛的。


  ”我只覺得一陣可悲,他們三個人其實都沒錯,如果不是家庭的壓力,一定要比現在幸福得多。


  要怪,也只能怪命運弄人吧。


  “你現在已經不在村子里了,或許就機會去尋找自己的愛情。


  ”她微微一愣,然后扭頭看向我,路燈的光不停印在她的眸子里,如同繁星。


  “那就,借你吉言。


  ”她笑著,如此的好看,眼里似乎多了一些莫名的情感,勾得我心臟狠狠的顫抖了一下。


  我頓時有些慌亂,移開了目光,但是又很快反應過來,我慌個什么勁啊。


  再度看向她,她已經扭頭看向窗外,側臉在快速閃過的燈光中明暗變化,勾著一抹淺淺的笑容。


  我突然發現,她不刻意賣弄嫵媚的時候,也挺抓人心的。


  沒過多久,我們到達了目的地,我領著她到了我家。


  一開門,只見欣嵐興沖沖的張開雙臂朝我跑過來,但是見到我身后的肖靜梅之后,她直接愣在原地,臉上的笑容也瞬間僵硬。


  “皓哥哥,她是……”要不是她問,我還真沒想過這個問題。


  我怎么跟別人介紹肖靜梅啊,我合作伙伴的前妻?這種介紹也太詭異了點。


  “我朋友,暫時沒住的地方,先讓她過來住著。


  ”想來想去,我也只能這么介紹。


  欣嵐的眼神頓時變得幽怨起來:“不會是女朋友吧?”我頓時有些窘迫,戳了一下她的額頭:“你腦袋里面整天都想些什么?還不快去拿拖鞋。


  ”欣嵐揉著額頭,然后哼了一身,轉身走了。


  我尷尬的朝肖靜梅笑笑,她此刻也因為欣嵐的問題,臉頰染上了一抹紅暈。


  “她是?”“哦,她是我妹妹,叫欣嵐,也暫時住 在我家。


  ”邊介紹著,我便招呼她進來。


  三人閑聊了一會,欣嵐老是帶著懷疑的眼神在我和肖靜梅身上瞟來瞟去,本來沒什么的,我都被她瞟得一陣心虛,氣氛說不出的尷尬。


  我讓肖靜梅去洗澡,等她走了,這才一把將欣嵐拉過來。


  “你眼睛里面進沙了還是怎么?眼神這么奇怪。


  ”欣嵐雙手環胸,賭氣般哼了一聲:“我就是覺得,你們之間的關系不一般。


  ”我白了她一眼,隨口懟回去:“怎么,你吃醋啊?”沒想到欣嵐騰一下站起來,臉頰立馬紅得跟火燒一樣,眼睛瞪得大大的。


  “胡說!誰稀罕吃的醋!我只是……只是害怕你有了新歡,把我趕出去流落街頭而已!”這激動的反應看得我一陣嘴角抽搐,媽的,不會被我說中了吧?尷尬的咳嗽了兩聲,我開口到:“放心吧,欣叔叔小時候對我這么好,看在他的面子上,我就是去賣腎,也不能讓你流落街頭啊。


  ”沒想到欣嵐更激動了:“我爸救過你命啊?你要看他面子!”說罷,她狠狠一跺腳,轉身跑回了臥室,啪的一聲把房門摔上了。


  我只覺得一陣心跳加速,該不會真是吃醋了吧?正猶豫著要不要去安撫一下她,衛生間的門忽然開了,肖靜梅渾身已經脫光了,掛滿了水柱,只拿著一件短袖略作遮擋。


  她臉頰羞紅,看向我:“那個,還有毛巾嗎?”我楞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回到:“我幫你找找。


  ”很快,我把新的毛巾翻了出來,過去遞給她。


  肖靜梅羞紅了臉,接過去對我說了一聲謝謝,就要轉身回去,我忽然見她身形一晃就要摔到。


  我下意思的一個箭步沖上去,摟住她的細腰把她扶住,只是她本來拿來遮擋的衣服滑掉了,她誘人的酮體直接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手上柔軟的觸感又勾得我體內的火蠢蠢欲動,我們四目相對,保持這個姿勢愣在那里。


  這時候,只聽到一聲看門聲,我驚駭的一扭頭,只見欣嵐站在臥室門口,看著我們臉色鐵青,狀如火山,噴發在即!“王皓我討厭你!”欣嵐大喊一聲,然后哭哭啼啼的跑去了外面,我整個人都傻了!不久前我還在感嘆命運弄人,沒想到轉眼命運就捉弄到我的頭上,這一連串的事情也巧了吧!我和肖靜梅也反應過來,各自站直,她一臉愧疚的看著我。


  “對不起,我是不是讓你妹妹誤會什么了?”我只覺得腦瓜嗡嗡的響個不停,但是還是安慰她:“沒事,都是誤會,解開就行了。


  ”“你洗完澡先休息吧,我去找她。


  ”交代了幾句,我趕緊跑出來,只是追到樓下我就麻了,這四面八方的,我怎么知道她往哪個方向跑了?沒辦法,我只能胡亂蒙了一個方向,悶頭找了過去,沒想到這一找就是兩個多小時,絲毫沒看到欣嵐的影子。


  我心里急得不行,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欣叔叔交代?就在我快要絕望的時候,電話突然響了,是肖靜梅打來的。


  “喂?怎么了?”肖靜梅的聲音顯得小心翼翼的:“王皓,欣嵐她回來了。


  ”一聽到這話,我立馬松了口氣,一屁股坐在地上。


  “王皓,欣嵐她現在還在生氣,要不你回來安慰她一下?”她生氣?我還生氣呢!都多大的人了,動不動就往外跑,簡直就是胡鬧!“讓她氣,氣死她算了!”沒想到肖靜梅立馬壓低聲音:“別這么說,她在旁邊……” 第二天醒來,天色早已大亮,洗漱一番后,出來看到 雅姐


  她今天穿著一件粉色及膝連衣裙,下面是白絲襪,看上去就像雙十年華的小姑娘,特別青春活力。


  聽見響動后,雅姐扭頭看向我,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


  “小逸,醒了?”我趕忙答應一聲,心虛的看了一眼雅姐的臥室,也不知道 胡珂在屋里睡覺還是走了?我不擔心胡珂會把昨晚的事說出來,就是怕跟她碰面后有什么不自然,被雅姐察覺出來那就不好了。


  “想什么呢小逸?我怎么看你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是昨晚上沒睡好嗎?”臉上笑容漸漸凝固,雅姐奇怪道。


  “沒…沒什么….”搖了搖頭,我下意識道。


  “呵呵,沒事就好,廚房里我給你備了早餐,吃完早點去學校吧。


  ”說著,雅姐走到門口開始換高跟鞋,看樣子也是要去上班了。


  “雅姐,珂兒姐還在房間里睡覺嗎?”我順藤摸瓜問道。


  “沒呢,今天一大早她接了個電話就走了,應該是有自己的事情需要處理。


  ”聽到雅姐的話,我總算松了一口氣,但心里卻有著一種莫名的失落感,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再次見著她,到時候我又應該以何種方式去面對?其實,吃早餐的時候我壓根沒什么心情,滿腦子都是胡珂的影子,特別經歷昨晚那件事后,那種感覺更為深刻,莫名間,我竟然有些想著她了。


  稀里糊涂的吃完早餐,我前往學校,剛走進教室,一陣香風迎面而來,抬頭一看,眼前赫然出現了一道靚麗的倩影……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名身高大概在一米六五的年輕女人,看上去二十三四歲的模樣,戴著一個金絲框眼鏡,穿著黑色短裙加白襯衫,露出兩條嫩白大長腿,手里還捧著一疊教案,濃濃的文藝范卻又不失時尚性感。


  這女人名叫 楚曦兒,是我們高三九班的班主任,負責教英語,我們是她帶過的第一屆學生。


  聽說她才從師范大學畢業不久,雖說是我們的老師,但實際上跟那些小女生也沒多大差別,非常容易害羞。


  班上的 男生看她的時間只要超過五秒,她準會臉紅。


  再加上楚曦兒又特別喜歡穿緊身的包臀裙講課,光是看著她在黑板上寫字,彎腰撿粉筆,那無意間流露出來的誘惑,卻是 我們班上男生流鼻血的數量與日俱增。


  也正因為如此,其他高三年級的學生,只要一聽我們是九班的學生,一個個都咬牙切齒,恨不得來我們班聽上一堂課。


  除此之外,楚曦兒還是我們整個學校的一個傳說。


  剛入校就直接帶一個畢業班,而且她來學校還不到一個月,校方就給她分配了一間獨立的教師宿舍,別的老師可沒這種待遇。


  也有人說楚曦兒經常被校長叫去 辦公室,然后沒多久里面就傳來了哭哭啼啼的呻吟,但具體里面發生了什么,誰也不清楚。


  反正我倒是不止一次看到楚曦兒從校長辦公室出來,沒有哪次不是扶著墻走路的。


  當然,雖說楚曦兒的八卦新聞在學校傳得鋪天蓋地,但她還是做了一件最討我們歡心的事情。


  在上任的第一天,她就打破了我們高三九班前任班主任只允許同性同桌的傳統班規,嚴格的實施著‘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新時代方針。


  也正因為如此,我才會跟我們班的班花 李夢琪成為同桌。


  李夢琪不僅是我們班的班花,而且還是我們學校的校花,就連其他年級也有不少的男生在追她。


  不過我對她卻是有點不太感冒,因為李夢琪這個人雖然顏值沒得說,但性格卻不是一般的高傲。


  如果不是看她胸大腿長皮膚白的份上,我都懶得搭理她。


  在班上(是 男人就把她搞大),李夢琪只跟家里有錢的同學說話做朋友。


  像我這種農村出身的,在她眼里,能和她當同桌恐怕都是祖上燒高香了。


  “王逸,等會下課了,你幫我去小賣部買瓶飲料!”剛回到 座位上,旁邊的李夢琪就開始使喚我了。


  這個死女人,還真把自己當女王了,好像一天不使喚我幾次,就無法顯示出她那與眾不同的地位一樣。


  而最可恨的是,就這么一個白出力氣跑腿的活,偏偏班里的其他男生一個個還羨慕得要死。


  一旦我不樂意或者說態度不好,李夢琪沒說什么,班里的其他男生反而還不樂意了。


  當然,雖然說這里面有太多的不如意,不過自從李夢琪成為我的同桌后,以前看不起我的一些男同學,平時也偶爾會跟我打聲招呼套套近乎,這些也都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所以,后來我就想了個招,只要不是班主任楚曦兒的課,我就將自己的座位變成租位出租,每堂課競拍一次,價高者得。


  只要出價合理,我就愿意把自己的位置就讓給他。


  要知道,在學校和女神近距離接觸的機會可不多。


  但只要拍下了我的這個位置,像碰碰小胳膊、擦擦小手、磕磕小腿什么的,那就屬于他們自由發揮的事情了。


  短短一個上午的時間,我的腰包就進賬了小幾百塊,這讓我自己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商業頭腦……“王逸,你趕緊回到你自己的座位上面來,別給我亂換同桌,不然,當心我把這事告訴班主任去!”李夢琪怒氣沖沖的朝我走過來,沒好氣的瞪了我一眼,氣鼓鼓的胸脯上下起伏。


  雖然我更喜歡楚曦兒那種青澀中帶著一絲性感的成熟女人,不過不可否認的是,李夢琪也很美。


  即便是學校這種寬松的校服,李夢琪也能穿出那種走秀明星的感覺。


  不過每天最讓我興奮的事情,那就是她從座位上出去的那一刻。


  因為她那里是靠墻的位置,坐在里面,而我是坐在外側的。


  一旦她要從座位上出去,就必須得經過我。


  再加上李夢琪的身材高挑,腿也很長,所以也就導致了她的臀部位置很高。


  每當從我的座位上經過,哪怕是我盡力避免,但她那渾圓緊致的小翹臀還是會從我的手臂甚至胸口上擦過去。


  光是想想都讓人覺得熱血沸騰!或許是我剛才只顧盯著人家的胸忘記搭理她的緣故,李夢琪面色有些不悅,隨后語氣嬌蠻的沖我問道:“喂,王逸,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在聽,在聽!”我攤了攤雙手,一臉無辜地說道:“李夢琪,能不能別動不動就打小報告啊,我這不是在給咱們班上的男同學謀福利嘛,畢竟跟你李 大校花同桌的機會可不多。


  ”“哼,少跟我耍貧嘴,在下午第一堂課之前,你趕緊給我搬回來,不然的話,別怪我把這事告訴楚老師!”李夢琪的話,倒是讓我不得不鄭重對待。


  畢竟競拍座位這件事可不能拿到臺面上來說,要是讓班主任知道了,那我可就吃不了兜著走了。


  別看楚曦兒平時上課表現得一副柔柔弱弱的樣子,要是你覺得她好欺負,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在學校,楚曦兒對待工作的態度可是出了名的嚴厲。


  如果一旦有什么把柄落在了她的手里,輕則就是一封過萬字的檢討書,重則保不準還得請家長。


  所以一聽李夢琪要告訴楚曦兒,我果斷認慫了。


  ……下午,第一堂課的課間休息時間。


  “王逸,你眼珠子在往哪看呢,是不是腦子又在想什么不健康的東西!”李夢琪見我眼睛一直往她身上偷瞄,一臉厭惡的看著我,說話的同時,還特意將自己的身子往靠墻的位置縮了縮。


  “嘿嘿,李夢琪,你 脖子上那塊紅紅的是怎么回事啊,該不會是皮膚過敏了吧,要不要我幫你去喊一下醫務室的老師過來看看啊?”“啊,沒…沒事,應該是不小心被蚊子咬…恩…就是被蚊子咬的。


  ”被我突如其來這么一問,李夢琪趕緊將校服的衣領往上扯了扯,堪堪蓋住脖子上的那處痕跡,然后滿臉緋紅,結結巴巴的對我解釋道。


  呵,蚊子咬的都來了,這大白天的從哪來的蚊子,這女人說個謊都不帶動腦子的!老子又不是真蠢,脖子上紅的那么明顯,而且還是一塊一塊的,這分明就是被人給種了草莓,拿嘴巴一點一點吸成這樣的。


  我心里冷笑連連,不過同時也是十分的意外。


  要知道我們的李大校花向來都是眼高于頂,我也沒聽說過她跟誰好啊,難不成就是最近才開始交的男朋友?然而,就在我苦思冥想的時候,李夢琪似乎是擔心我不相信她,整個人一下子就急了。


  她突然湊到了我的跟前,以至于她那軟軟的胸脯貼到了我的身上都還渾然不知。


  同時,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直接鉆進了我的鼻尖。


  很清新,有點茉莉花的味道!不出意外的話,這應該就是李夢琪身上的體香。


  跟大校花如此親密的近距離接觸,一時之間,還真讓我有些心猿意馬。


  雖然之前我和胡珂也真刀真槍的干過,可那也只是僅限于欲望的宣泄。


  但像這種談戀愛的事情,長這么大以來,我還從來沒有試過。


  而此時此刻,我正在被女神傾耳細語,這心里別提有多激動了。


  不過更讓我興奮的是,順著我現在的這個角度,我眼睛微微往下一垂,剛好就能看到李夢琪胸前的大好風光。


  但不得不承認的一點是,李夢琪的胸部確實發育得很好。


   我的心像擂鼓一樣“咚咚”的跳著,手腳冰涼,完全不知道該做什么反應。


  他該不會一個晚上沒睡,在我起床之后就跟著起床了吧,那我要怎么回答他我出去干嘛去了?果然他看到我之后,不帶任何情緒的問了我一句:“小茜,這么早就出了一趟門?”我睡不著,所以想出去吹吹風,最近的煩心事太多,說著我還裝作一臉愁容的樣子。


  他臉上狐疑的表情收了起來,表情也柔和了許多:“唉,有什么不開心的事情你可以跟我說啊,別老是一個人扛著,會憋出病的。


  ”我走進了客廳,坐到了他的身旁,依偎在他的身旁:“沒什么,就是學校里面學生的問題,你這么忙,我不想讓你太糟心了。


  ” 張程感動的將我擁進了他的懷中:“小茜,你真貼心。


  ”看著他 望著我的目光,我心里難受極了,一旦撒了第一個慌,后面就需要用無數的謊話去圓。


  和張程吃完早飯之后,我就收拾東西去學校了。


  我剛到辦公室坐下,我就收到了張程給我發過來的一條短信,上面是一束鮮花和一串項鏈,配文是:“老婆辛苦了,(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過來一趟嘛。


  ”我知道這是張程為了討我開心而故意特意準備的,可我卻沒覺得高興,更多的是內疚和羞愧,如果他對我壞一點,也許我的良心還能過得去。


  走著走著我就已經到了 孫濤辦公室的門口。


  我理了理自己的衣服,舉起手準備敲門,門卻自己開了。


  韓雪溫柔隨和的臉出現在了門里,女人身上的味道不止伴隨著她身上特有的體香,還有一股男女之間茍且的味道。


  我沒想到她這么快就被孫濤叫去了辦公室,并且兩個人一看就發生了什么,我的心亂極了,不知道她這么迫不及待是不是就是為了跟我試試。


  她微笑著若有所思的望著我,眼里帶著的閃光讓我立馬躲開了視線。


  “王老師早啊,快進去吧,孫主任等著你呢。


  ”我匆忙的低下了頭,走了進去,不敢回應她,心跳得越快又亂。


  孫濤正坐在辦公室中收拾著桌上的東西,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就是剛才他們兩人的戰場。


  他抬頭看見我來了,立馬帶著邪笑走了上來,想要一把把我抱進懷里,我有些別扭的推開了男人,閃身躲到了一邊。


  “怎么了我的寶貝,看見我和韓老師那樣,吃醋了?”我不說話,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孫主任,我昨天在短信里已經對你說得很清楚了,我已經幫你說服了韓老師,你以后不要再糾纏我了。


  ”我的話說得十分沒有骨氣,空氣中男人和女人頹靡的氣息還漂蕩著,我的思緒亂極了,胡思亂想著呼吸間的溫度都變高了幾分。


  孫濤十分會把握分寸,走到我身后,一把將我摟進懷中,熟練的將兩只手放進我的衣服里四處游走著,一邊撫摸著我的身體,一邊努力的聞著我身上的氣味。


  明明他才剛剛跟韓雪做完那種事情,可他的下身已經重新堅硬了起來,狠狠的抵在我的臀溝之間,我的心抖顫著,整個人都火熱了起來。


  他的大手一點點的向下移動,在我的叢林之中肆意探索,我閉上眼睛,捏緊了自己的衣角,身體也不自覺地開始往男人的身上靠去。


  不對!我一把推開面前的男人,平息了自己急促的呼吸,然后擰著眉頭望著他,嚴肅道:“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我們不能這樣下去了。


  ”孫濤沒有惱怒,他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一臉悠閑的說:“怎么下去?你該不會這么天真,覺得我真的會放過你?我告訴你吧,在我還沒有玩膩你之前,你休想掙脫我!”男人話因剛落就像一只野獸一樣將我按在了墻壁上,他伸出他的舌頭興奮的舔著我的臉,撩起我的裙子。


  “你看你這副浪樣,是個男人都忍不住想干你!”他粗俗的言論讓我難堪極了,在他的心里完全把我當成了外面那種隨意的女人,甚至不用給錢都可以亂上。


  我拼命的掙扎,甚至連美甲都弄斷了一只,可是他的力氣太大了,我被壓制得死死得,根本不能動彈。


  就在這時候,辦公室的門響了, 劉娟的聲音在門口想起。


  孫濤不由的皺起了眉頭,看他的神情我就知道他是已經玩膩了劉娟,可是很明顯劉娟并不打算就這樣放過他。


  打開門后,劉娟看見辦公室里站著的我,然后恨恨的盯了我一眼,我倒是沒什么感覺,心里開心得很,連忙趁著這個空擋跑了出去。


  孫濤在身后不停的叫我站住別走,我哪里敢停下來,一溜煙的跑回了自己的辦公室,將門開得大大的,心里還是忍不住后怕。


  怎么辦,看樣子孫濤并不準備放過我,并且好像一直糾纏我,以我的性格,我更不可能掙脫得了他的掌控!這樣被人逼迫卻又毫無辦法的感覺讓我窒息,我必須想辦法停止這一切,不然按照孫濤這個樣子,說不定哪天就會讓張程發現我跟他之間的事情,事情要是真到了那一天,那才是不管我說什么都晚了!我的電話不時的響起,上面不是孫濤給我發的肉麻短信就是他打來的電話,只要我一想到他的女人這么多,我就忍不住想吐。


  同事看我這樣蒼白難受的樣子都紛紛關心我,問我是不是懷孕了,我搖頭說不是,就是有點累了。


  我在學校里面坐立不安,只要在這里坐著我就覺得孫濤隨時都有可能來找我的麻煩,所以干脆請了幾天的假躲在家里。


  我一把推開面前的男人,平息了自己急促的呼吸,然后擰著眉頭望著他,嚴肅道:“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我們不能這樣下去了。


  ”孫濤沒有惱怒,他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一臉悠閑的說:“怎么下去?你該不會這么天真,覺得我真的會放過你?我告訴你吧,在我還沒有玩膩你之前,你休想掙脫我!”男人話因剛落就像一只野獸一樣將我按在了墻壁上,他伸出他的舌頭興奮的舔著我的臉,撩起我的裙子。


  “你看你這副浪樣,是個男人都忍不住想干你!”他粗俗的言論讓我難堪極了,在他的心里完全把我當成了外面那種隨意的女人,甚至不用給錢都可以亂上。


  我拼命的掙扎,甚至連美甲都弄斷了一只,可是他的力氣太大了,我被壓制得死死得,根本不能動彈。


  就在這時候,辦公室的門響了,劉娟的聲音在門口想起。


  孫濤不由的皺起了眉頭,看他的神情我就知道他是已經玩膩了劉娟,可是很明顯劉娟并不打算就這樣放過他。


  打開門后,劉娟看見辦公室里站著的我,然后恨恨的盯了我一眼,我倒是沒什么感覺,心里開心得很,連忙趁著這個空擋跑了出去。


  孫濤在身后不停的叫我站住別走,我哪里敢停下來,一溜煙的跑回了自己的辦公室,將門開得大大的,心里還是忍不住后怕。


  怎么辦,看樣子孫濤并不準備放過我,并且好像一直糾纏我,以我的性格,我更不可能掙脫得了他的掌控!這樣被人逼迫卻又毫無辦法的感覺讓我窒息,我必須想辦法停止這一切,不然按照孫濤這個樣子,說不定哪天就會讓張程發現我跟他之間的事情,事情要是真到了那一天,那才是不管我說什么都晚了!我的電話不時的響起,上面不是孫濤給我發的肉麻短信就是他打來的電話,只要我一想到他的女人這么多,我就忍不住想吐。


  同事看我這樣蒼白難受的樣子都紛紛關心我,問我是不是懷孕了,我搖頭說不是,就是有點累了。


  我在學校里面坐立不安,只要在這里坐著我就覺得孫濤隨時都有可能來找我的麻煩,所以干脆請了幾天的假躲在家里。


  女人身上帶著我幽香讓我迷亂的神經清醒了一些。


  韓雪微亂的頭和臉上帶著的五個紅印告訴我,剛才她一定被誰欺負過了。


  她一看見我眼眶就紅了,我趕緊讓她進來,誰知一說話我的嗓音顯得十分沙啞,一聽就是意亂情迷后的聲音,我趕緊紅著臉清了清嗓子。


  
https://twfghtytjhn.weebly.com/8007635.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1518214.html
https://twasfasga.weebly.com/8174718.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4294753.html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8258228.html
https://twnbmhjfkyui.weebly.com/5125869.html
https://twghyuiikytyujh.weebly.com/9755999.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5894107.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12348.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9582009.html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為原創丨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黃 可 外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