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 宗瑞 光碟

成人情趣 愛之谷官方商城 2021/8/18 1:13:52 10次瀏覽
李 宗瑞 光碟


廣州大學機電學院信息工程專業2013屆畢業生曾 子杰,作為一名工科生,他卻癡迷于中醫,大學期間常給 同學 看病,不少受痛經 困擾女生也找他咨詢,被稱為“ 婦科圣手”。


  為圓中醫夢,他曾兩度考研,上個月,他收到廣州中醫藥大學研究生錄取通知書,“ 行醫路”終于踏上正軌。


   自學中醫家人“我自學中醫是興趣使然,不為考試所逼,學得無拘無束,博取眾家之所長,也不被門派所束縛。


  ”曾子杰說,大一時,中醫廣播節目《國學堂》和一本中醫書目《求醫不如求己》讓他對中醫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開始自學一些簡單的 中醫知識


  2011年,母親出了車禍,遭受疼(兩個粗大同時 在我體內)痛折磨,曾子杰下決心學習中醫,想著日后可以幫人醫病。


  從那時起,他開始接觸《黃帝內經》、《傷寒論》等中醫典籍,逐漸學會了針灸、拔罐、推拿、刮痧等技能。


  工科男生迷中醫被稱婦科圣手曾子杰說,放假在家時,他會用所學的中醫知識,為患白內障的奶奶開方抓藥,為哮喘的外公按摩肺經,幫視力模糊的外婆按摩太沖穴,給腳痛的媽媽拔火罐,教經常口腔潰瘍的姑姑推腹,還會為他的小侄子捏脊椎。


  為女生緩解痛經在學校,曾子杰也幫不少同學看過病,治療跌打損傷、多年偏頭痛、感冒發燒等,他還把診療這些常見病的案例整理成“在校行醫錄”,在微博上發布。


  這個“無證醫師”逐漸積累起了粉絲,不相識的同學也來問診,甚至許多受痛經困擾的女生也會找他咨詢。


   嗯嗯啊啊啊~ 女人那里完全沒有任何的遮掩,一邊不停地呻吟著,配合著 男人的動作。


   焦灼火熱的畫面對我產生了很強烈的沖擊,更別說旁邊還有個 蘇姨


   蘇姨 原本就渴望男人,所以在注視的時候,完全抬不起自己的腿離開。


   我挺立的身子在這個時候感覺快要崩潰了,在蘇姨身后那里看了兩眼,然后我用自己的 身體貼了蘇姨的身上。


   蘇姨,我們是不是~ 我一邊說著,一邊身體在蘇姨身上蹭。


   嗯嗯~ 在感覺到我的那兒以后,蘇姨好像并沒有怎么排斥,而是 在那里不停地跟著深呼吸。


   還是,還是不要打擾他們了~ 說著,蘇姨拉著我離開,但是眼睛的余光還在瞥著那邊的情侶,有些流連忘返的意思。


   一路上,蘇姨的表情還有神態都顯得很不淡定。


   蘇姨你怎么了,看起來臉色好像有些不太好。


   蘇姨慢慢靠著沙發坐了下去,似乎很是疲憊。


  她微微閉上眼睛,身上的曲線玲瓏有致,看得我心思不由的活絡了起來。


   蘇姨,要不我給你按摩按摩吧。


  我說著,坐在了蘇姨的面前。


   蘇姨輕輕嗯了一聲,沒有說話。


   我慢慢來到了蘇姨的身后,深吸了兩口氣,輕輕將自己的雙手慢慢搭在了蘇姨的肩膀上,開始一下子接著一下子地揉捏了起來。


   舒服嗎?我輕輕說了一句。


   嗯嗯~蘇姨回答的比較隨意,但還是能看出她很舒服。


   我一邊笑著著,一邊開始在那里用著強而有力的手指在蘇姨的肩膀上一下接著一下地輕輕按壓。


   很快,我的動作就變得隨意了起來,身體也逐漸地一點點靠近,朝著蘇姨的胸口看了兩眼。


   不得不說,近距離欣賞蘇姨的柔軟,真的會讓人有種很強烈的沖動感。


   挺立的胸口已經將蘇姨原本就單薄的T恤給挺得有些蓬松,性感的乳溝線條直接暴露在我的面前。


   胸罩能夠遮住的,僅僅是蘇姨胸前最為性感的一部分,讓人很想一把捏下去。


   我的身體很快就出現了反應,挺立的東西直接頂在了身后的沙發上。


   蘇姨,你離婚了這么久的時間,都沒有想過去找一個男人陪著你嗎。


   面對我這個問題,蘇姨無所謂的笑了笑。


   不是有你在這里陪著我嘛。


   可是,我不是所有時候都能夠陪著蘇姨的呀,況且有些 事情,我也不能夠陪吧! 我故意笑了兩聲,慢慢接近了蘇姨的面前,在那里看著蘇姨的反應。


   那~那種事情~蘇姨聽到這里,說話的口氣也跟著哆嗦了起來:那~那種事情蘇姨也可以~可以自己解決。


   我很意外,蘇姨沒有直接回避我的問題,而是回應 了我


   有的時候,自己也不能夠滿足的吧,蘇姨。


   我開始變得有些肆無忌憚,一直在蘇姨腰間游走的雙手也開始一點點變得不老實了起來。


   臭小子,你還調戲我嗯~ 我的雙手在無意間觸碰到蘇姨的胸口,蘇姨突然輕輕哼哼了一聲,表情有些享受。


   蘇姨,有的時候還是男人更好一點兒,跟男人享受過的溫存畢竟還是比一個人好,不是嗎~ 我壞笑了兩聲,將自己的食指還有中指輕輕接觸到了蘇姨的胸口前,在那里輕輕戳了兩下。


   啊,你~你干嘛呢 阿正


   蘇姨的身體猛的動了起來,看來蘇姨的身子不是一般的敏咸,我趕緊繼續裝作十分認真的給她按摩。


   蘇姨,感覺你的胸好像有些下垂了呢! 蘇姨原本就對自己的身材很是滿意,所以聽了我的話以后,顯得有些慌張。


   是么,難怪最近感覺胸口有些悶悶的。


   是最近才有這種情況嗎?我一邊詢問著,一邊在那里繼續按摩。


   好像是這樣子,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


   蘇姨這個時候突然回頭看了我一眼。


   阿正,是不是有什么問題啊! 我皺了皺眉頭,假裝正經地說了兩句。


   蘇姨,你胸口好像有些脹氣呢! 一聽到這里,蘇姨的臉上突然露出了一副很是緊張的表情。


   脹氣? 是的,胸口脹氣的話容易結石的。


   啊?那有沒有什么辦法可以處理這個事情啊! 蘇姨一臉緊張地看我。


   我假裝為難地皺了皺眉頭,支支吾吾地說了。


   辦法是有的,只是~ 看到我浴言又止的表情,蘇姨開始著急了。


   阿正,你趕緊告訴蘇姨,就別賣關子了! 簡單一點兒的辦法,就是需要別人用嘴吸出來~ 蘇姨愣在了那里,并沒有說話。


   如果蘇姨介意的話,去醫院看也不是不行~ 聽我這么說,蘇姨可能覺得讓醫生吸更受不了,所以紅著臉看我。


   這~這個事情可不能夠告訴你母親知道嗎? 聽到這里,我點點頭,然后深吸了一口氣。


   小色狼,這下子真的是便宜你了。


   蘇姨一邊說著,一邊輕輕將自己的衣服給撩起來。


   這是我第一次近距離欣賞蘇姨的酥胸。


   如此挺立的胸讓我的心一陣緊張,深吸了兩口粗氣,慢慢接近了蘇姨的胸。


   蘇姨,我要脫了~ 在得到蘇姨的默許以后,我便開始將蘇姨的胸罩給一點點解開。


   粉紅色的胸罩從蘇姨的胸口滑落的那一刻,我的身體突然猛烈地哆嗦了兩下。


   阿正~你不要盯著看,蘇姨會很不好意思的。


   蘇姨稍微遮了一下胸口,對著我說了一句。


   蘇姨,這是在替你治病,你不需要太過于緊張的。


   我一邊說著,一邊慢慢將蘇姨的雙手挪開,蘇姨的胸就完全的暴露在我的面前。


   我肆意地用眼神在蘇姨胸前盯著看了好幾秒,然后慢慢將嘴唇一點點湊過去。


   嘴唇剛剛接近蘇姨的胸口前的那一秒,蘇姨的身體突然哆嗦了兩下子。


   嗯~ 她輕輕哼哼了一聲。


   我故意停了下來,木訥地盯著蘇姨看了兩眼。


   蘇姨,你不舒服嗎? 沒事,你慢點兒來就好。


   聽到蘇姨并沒有抗拒的意思,我也顧不上那么多了,再一次湊近了蘇姨的胸前(護士情欲短篇小說強)。


   慢慢地,蘇姨的身體放松了下來,之前的緊張感也已經開始減弱。


   她閉著眼睛,一臉享受地靠在沙發上,任由我用嘴唇親吻著她。


   我的浴望在此時表現的越發強烈,整個身體不斷貼近蘇姨。


   就在此時,我伸出了舌頭。


   剛剛接觸到的那一秒,蘇姨敏咸的身體就像是觸電了一般猛的抽搐了兩下子。


   慢點兒,嗯嗯~ 我的動作其實很慢,只是蘇姨的心跳可能很快,所以才會同樣認為我很快。


   空氣中的荷爾蒙越來越強烈,而我的動作在此時也開始變得越來越隨意,越來越大。


   嗯,別,嗯~ 蘇姨的身體開始胡亂的抖動,口中的話說的也是迷迷糊糊。


   我知道,這個時候就是最好的機會。


   我突然一把伸出手,從后面抱住了蘇姨的身體。


   蘇姨顯然沒想到我會這樣做,一直在那里不停地扭動著全身,似乎打算掙開我的束縛 阿正,你這是,這是干嘛? 蘇姨,你不要緊張,我在幫你用力吸,沒事的~ 我一邊哼哼著,一邊開始隨意用著自己的舌尖去刺激蘇姨胸口最為敏咸的地方。


   原本蘇姨就打算讓我幫忙的,加上我的一頓說服,此時的蘇姨終于慢慢不再抵抗。


   在好一陣子以后,蘇姨敏咸的身體開始越發難受,嫵媚的臉頰通紅,而且有些微微的發熱。


   此時,我終于張嘴,湊了上去…… 迷亂的蘇姨已經逐漸開始忘記了自己在那里做什么,呻吟了好幾聲。


   借著這個機會,我的賊手開始在蘇姨的大腿上狠狠摸了兩把,嘴卻還是依舊沒有松開。


   蘇姨的大腿微微張開,已經逐漸陷入了浴望之中。


   在此時,我的手一把觸到了蘇姨的內褲. 蘇姨已經快要迷失在這情緒里面了。


   阿正,阿正你不要再~ 蘇姨一邊說著,用著微弱的身體打算將我給推開。


   可是,蘇姨的身體原本就瘦弱,加上此時的她已經陷入了這里面,所以完全推不動我。


   我將身體壓在蘇姨的身上,臉湊近了蘇姨的脖子,伸出舌頭開始去舔她的耳垂。


   這是女人最為敏咸的部位,尤其是對已經渴望了很久很久的蘇姨來說。


   不可以,這樣子不嗯嗯~ 蘇姨反抗的聲音逐漸減弱,最后只剩下了在被愛撫著的時候發出的那種哼哼聲。


   在我各種愛撫之下,蘇姨開始慢慢接受了我的身體。


   她伸出手,一把抱住了我,任由著我在她身上肆意親吻著。


   對于一個已經壓抑了太久的情緒的女人來說,蘇姨現在需要的就是一個可以讓她得到滿足的男人。


  這個男人,應該就是我。


   嗯嗯~ 蘇姨的呼吸聲不斷加大,性感的身體在沙發上不停的扭動著。


   即使是這樣,她還是沒有讓我做出更加出格的事情,或許是因為她身體里面的最后一點兒理性。


   但是,就算是最后一點兒的理性,也是應該會被攻破的。


   想到這里,我的雙手已經開始撫摸蘇姨的大腿深處。


   最后一點兒的理性讓蘇姨不停的抗拒著,突然一下子夾緊了自己的雙腿。


   難道說,蘇姨還是沒有放開嗎? 阿正~ 蘇姨輕輕在我耳邊哼哼了一句,將我的身體給推開。


   我沒有坐穩,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當我正眼看著此時的蘇姨的時候,卻發現她的眼睛有些紅潤。


   對不起,阿正,這種事情是~ 蘇姨支支吾吾在口中說了兩句,突然一下子離開了客廳,朝著自己的房間里面走了進去。


   一瞬間,周圍的一切都開始變得荒涼了許多。


   坐在冰冷冷的地板上,我也算是明白了些什么。


   我不應該做出這樣子的事情。


   一想到這里,我就跑進了浴室里面,狠狠地沖了把臉,才算是勉強恢復理智。


   她是我母親的好朋友。


   稍微清醒了些許以后,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一直看著天花板發呆。


   我承認,我真的很喜歡蘇姨,在經歷過了那件事情以后,我更加喜歡她了,但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夠讓這種感情去蒙蔽了我的人性。


   就這樣,在如此尷尬的情況之下,我度過了一天。


   我原本以為蘇姨永遠都不會原諒我,只是沒有想到,后面卻發生了這樣子的事情。


   …… 第二天,我依舊還是要去上班。


   當我洗漱好來到客廳的時候,蘇姨已經給我準備好了早餐。


   我看了一眼周圍,卻還是沒有見到蘇姨。


   也許,為了躲開我,她已經將自己給鎖在了房間里面了吧。


   我心里面雖然有些小小的失落,但是卻沒有多想什么,吃過了早餐以后,對著蘇姨的房間打了一聲招呼就離開了。


   匆匆下樓以后, 小區門口一個穿著白色襯衫的男人吸引了我的注意。


   他的嘴里叼著一根煙,表情有些隨意,無意間朝著我這里看了一眼以后,卻突然一聲冷哼。


   這種人,一看就是痞子。


   因為我急著上班,所以也就沒有繼續去管那個家伙,直接拿著自己手上的公文包就離開了小區門口。


   只是,不知道為什么,在剛剛比出了小區以后,我的心里面總是有種怪怪的感覺。


   總覺得,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要發生了一樣。


   果然,剛剛去到公交站,我就發現我的工作證沒有帶。


   之前的時候因為工作證的事情,已經被老板給警告過一次,為了保住這份工作,這種小錯誤還是不可以繼續再犯了。


   看了一眼時間,也不算是很晚,如果現在回去拿的話,應該還是來得及的。


   想到這里,我重新回到了小區門口。


   而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剛才那個奇怪的男人已經不見了。


   不管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人。


   我在那里嘀咕了兩聲,順著小區的門口走了進去。


   蘇姨的家在五樓,所以我也沒有打算坐電梯,直接一口氣爬到了五樓。


   就在我剛剛走到了蘇姨的家門口的時候,卻意外地發現蘇姨家的門是打開的。


   一般來說,蘇姨一個人在家都是把門給鎖上的。


   這是怎么一回事? 一想到這里,我的心里面就有種不太好的感覺,在那里挪步正準備進門的時候,里面卻突然發出了一陣聲音。


   咣當! 這劇烈的響動讓我的心里面跟著一陣哆嗦。


   緊接著,蘇姨的聲音突然就傳了出來。


   你給我滾! 很明顯,這句話不是對我說的,而是對著屋子里面的某個人。


   那個人,會是誰呢? 我再也站不住了,直接走進了蘇姨的家中。


   讓我意外的是,客廳在此時已經變得凌亂不堪。


   難不成,是什么流氓痞子進來了? 我猛地想起了之前的那個在小區門口的男人。


   我不想再看見你,你不要再來煩我! 蘇姨的聲音再一次從自己的房間里面傳了出來。


   我意識到不太好,趕緊跑到了蘇姨的房間門口,用力敲了好幾下子。


   蘇姨,蘇姨! 一陣停頓以后,蘇姨房間的門被打開了。


   一臉狼狽的蘇姨朝著我看了一眼,然后趕緊躲到了我的身后。


   看得出來,蘇姨很害怕。


   而在我正對面的,就是之前那個在小區門口遇到的男人。


   男人在見到我的時候,突然笑了兩聲,然后繼續哼哼道。


   我說,你這個娘們兒怎么一點兒也不聽話,原來合著是養了個小白臉在這里。


   他說我是小白臉? 我之前就已經看他不舒服,現在還這么不避諱地說我是小白臉,這不僅僅侮辱了我,同樣也侮辱了蘇姨。


   你如果再不走的話,我就報警了! 我在那里說了一句,然后拿出了自己的手機。


   可是,那個男人卻并沒有半點兒害怕的意思,上前一把將我手上的手機給奪了過去,然后摔在地上。


   報警?誰給你的勇氣報警! 看著他如此冷漠的表情,我的確是有些擔心,但是我身后的蘇姨顯然更加害怕。


   你是什么人?你這么闖進別人的家里是打算做什么。


   面對我的質問,這個家伙卻只是冷笑了兩聲,用著威脅一般的口氣繼續說著。


   我是這個女人的老公。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3122708.html
https://twkjhkhjdfuygdf.weebly.com/4414960.html
https://twhgodkb.weebly.com/333739.html
https://twghyujikop.weebly.com/566061.html
https://twgtyhuyjiolkp.weebly.com/7380164.html
https://twdfgersxwerr.weebly.com/1597066.html
https://twhjuiolkhnm.weebly.com/6008757.html
https://twefgrtywqed.weebly.com/8995596.html
https://twkdjfngvbi.weebly.com/7783737.html
https://twgkhoiyouk.weebly.com/6359884.html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為原創丨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李 宗瑞 光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