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 免費 a 片

成人情趣 愛之谷官方商城 2021/8/15 20:47:38 16次瀏覽
歐美 免費 a 片


新聞網15日報道看到這一幕,周 貴生有點不想對 服務員下手了,瞧瞧,多不容易。


   他嘆口氣,關上衛生間門,解決完之后才出去。


   周貴生晃著 身子:閨女,既然你有事,我就不耽擱你了。


   剛才的事,到底是發生了,服務員整個人變得很不好,眼睛不敢直視周貴生:呃,好, 叔兒再見。


   周貴生哎了聲,看了眼小孩,離開了。


   回到飯店,戶主還醉的不省人事,趴在桌上起不來。


   五十出頭的周貴生, 身體還很硬朗,扶著戶主一點也不含糊。


   把戶主交給他家里人,周貴生便也回了家,算計著時間,等到晚上十點多的時候,他穿上外套,往服務員家的方向走去。


   周貴生心里還是忘不掉,服務員那雙腿,嫩的好像能掐出水。


   到她家門口,周貴生直接敲門,服務員來的很快,見來人是周貴生時,她眼里閃過驚訝。


   周貴生把身子從門縫擠進去,飯香味撲面而來,他看過去,桌子上放著兩盤熱菜,顯然已經是吃剩下的了。


   服務員關上門:叔兒怎么來了? 周貴生撈把椅子坐下:來看看你,孩子們呢? 剛睡下。


   服務員說著,開始收拾碗筷,她身上的衣服還是工作服,可能是沒來得及脫,此時 女人背對著他,衣服被她撐得緊繃著,身后的帶子清晰可見。


   周貴生口干舌燥,舔了舔嘴唇,走到她身后: 妹子,我幫你。


   兩年不碰 男人,多少個日日夜夜,服務員都記著呢,如今被異性主動靠近,她的身體早就不是她能控制得了,那兒難受的厲害。


   周貴生的手臂從她身側繞過去,乍一看像是在拿碗筷,實際上手掌早已改變方向,從她職業裙下面探進去,摸她的大腿根部。


   她的身子特別敏感,只是輕輕一觸碰,那兒就有了反應。


   服務員夾緊腿:叔兒,你干嘛呢。


   周貴生得寸進尺,手指從底褲伸進去,挑弄著那兒:妹子,都這樣了,你說我干嘛呢? 周貴生也不耽擱,攬著她往房間走,反鎖上門,周貴生帶著她的身子轉身, 把她壓在門板上,嘴唇貼上她的紅唇。


   一來二來,服務員被他勾起火,仰著脖子努力回應他,那兒傳來一陣冷意,原來是職業裙被他扯了下來。


   周貴生握住她的手,引導著她,把她的手放在他那里。


   下午就覺得那里不簡單,現在親自摸,比她想象中的大,如果進去,肯定會很舒服。


   越想越難受,服務員皺著眉叮嚀,主動解開上身,他抱著周貴生,主動往他身上蹭。


   這樣挑弄,周貴生哪里受得了,頭湊了上去,一手抬起她的一條腿,慢慢進入。


   她的身體比李倩還迷人,周貴生舒服極了。


   這場迷亂來的太突然,直到他進入時,服務員還是懵的,等反應過來后,已經來不及了。


   轉念一想,自己是寡婦,又兩年不碰男人,論誰誰都會寂寞,自己這樣算是正常現象。


   說服好自己,服務員徹底放開自我,叫聲越來越大,嗓音婉轉好聽,勾的周貴生魂兒都要沒了。


   周貴生喘著粗氣:妹子,你真美! 他夸人的功夫雖然稱不上好,但是在做這種事的同時稱贊,倒顯得十分好聽。


   服務員爽的說話都不利索了:叔兒也…是,叔兒真棒! 渴了這么久的女人,自然是饑渴的,周貴生想退出去一分,卻被她阻止。


   啪的一聲,周貴生一掌打在她翹臀上:松開! 服務員緩緩(上課把女同學玩出水了)松開,得到解放,周貴生抱著她往床上去,他靠著床頭柜坐著,服務員坐在他身上。


   周貴生摸著她的臀,帶著她整個身子扭動。


   最后他雙臂用力,加緊速度,兩人齊齊達上巔峰。


   浪潮過后,服務員趴在周貴生懷里喘氣,她太累了,但是又很舒服,痛并快樂著。


   周貴生撫摸著她光潔的背:妹子真得勁兒。


   >>>>完整章節全文閱讀 不過這房子里也不僅僅就蘇瑞和 秦雪兩人。


   小姨子月兒因為讀大學的緣故,最近也來到了巖城,秦雪擔心她第一次出遠門不適應,就把她接到了家里住。


   蘇瑞對此自然是沒有任何反對的,秦月兒這丫頭長得很像她姐姐秦雪,漂亮的鵝蛋臉,小蠻腰,肌膚水嫩,身材修長,加上發育良好,胸大屁股翹,光看著也是極為養眼的。


   當然,也就是看看。


   和大部分男人一樣,心里想是一回事,真要做點什么,蘇瑞還是比較慫的。


   很快,他揮去腦海中浮現的各種念頭,站起來往秦月兒的房間走去。


   今天在公司忙活了一天,蘇瑞 也沒下廚的心思,此刻有些餓了,就準備叫上秦月兒去外面隨便吃點東西。


   結果剛走到門口,正準備敲門的蘇瑞卻是發現,小丫頭房間的門居然是開著的。


   ——虛掩的房門留了半指寬的縫隙,里面沒有開燈,微暗的室內有一陣壓抑的呻吟聲斷斷續續傳來。


   嗯~啊。


   這聲音讓早已算是老司機的蘇瑞面色頓時有些古怪……秦月兒這丫頭什么時候交了男朋友?還帶回家來了? 他腦海中不自覺就浮現出某些不可言狀的畫面,按捺不住湊近了些,透過門縫喵了眼。


   緊接著,蘇瑞就看傻了。


   根本就沒有什么男朋友,拉著窗簾的臥室內,僅僅只有秦月兒一個人而已。


   她此刻正躺坐在床頭,手放在自己的左胸上緩慢的劃著圈,粉色的絲質睡裙領口大開,隨著身體的動作,有一抹雪白若隱若現。


   秦月兒似乎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臉色發紅,呼吸急促,一邊撫慰著自己的胸口,一邊低垂著頭,看著大腿上的iPad屏幕,完全沒有注意到門口多了一個人。


   隨著外放的銷魂叫聲越來越激烈,她手上的動作也更加快了一分。


   蘇瑞隨之恍然……這丫頭居然是在偷看島國愛情藝術片! 這樣的發現讓蘇瑞很是錯愕。


  印象里,秦月兒一直是個很文靜、學習很好的女孩子,平時和自己靠近一點點都會臉紅,怎么會…… 嗯~ 沒等蘇瑞想明白,耳邊傳來了一聲低吟。


   他回過神來,就看到小姨子秦月兒緊咬著薄唇,原本放在胸口的手,開始慢慢的向下滑去…… 那素白修長的小手,以一種異常誘惑的姿勢,一路撫摸過平坦的小腹,落到了兩腿之間…… 然后,蓬松而凌亂的睡裙,就被秦月兒自己撩了起來。


   蘇瑞忍不住瞪大眼睛,咽了口唾沫。


   他感覺自己的心跳到了嗓子眼,一種本能的沖動仿佛邪火般蔓延開來。


   也就是這時候,屋里的秦月兒突然輕輕的發出一聲呢喃。


   姐夫…… 她的聲音低沉而綿長,就像是一只動情的貓咪。


   但蘇瑞卻是沒有覺得半點旖旎,反倒嚇了一跳。


   自己被發現了? 他頓時大氣都不敢喘,心臟噗通噗通的狂跳,一時慌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嘻嘻,姐夫呀,真的這么想要進來嗎?要是被姐姐發現,你可就完蛋了喲。


   秦月兒那誘人中帶著俏皮的話語再次響起,蘇瑞以為她是對自己說的,當場腦袋就是一懵。


   結果下一刻,他就發現自己是誤會了。


   ——只見小姨子秦月兒突然臉色發紅的摸出來一根削了皮的黃瓜,猶豫片刻后,竟是一邊瞟著試試探探的張開小嘴,一口給含住了。


   她的動作明顯生疏而笨拙,腮幫子鼓鼓的,秀眉微蹙。


   或許是有些不習慣,片刻后她就開始口鼻同用的小聲喘氣,嘴里還口齒不清的嘀咕道:好像很難啊…… 如此惹火的一幕看得蘇瑞氣血倒涌,差點就沒忍住推門進去。


   他幾乎是用了最大的毅力才克制住沖動,心里倍感復雜,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憂。


   看這情況自己顯然是沒被發現的,但小姨子偷偷摸摸的玩成人幻想游戲,所臆想的對象居然是自己……這著實是讓他有些始料未及。


   要說蘇瑞對秦月兒沒有絲毫非分之想那是不可能的,但想歸想,付諸實踐卻是完全不同的一件 事情


   知道了小姨子對自己的態度,蘇瑞很是擔心她會對自己做出某些誘惑,到時候若是被 老婆秦雪發現,那真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


   更何況他也沒有把握,自己在被秦月兒誘惑的時候,還能和柳下惠一樣,不做逾越底線的事情。


   蘇瑞一時有些犯愁……要不要現在直接點醒秦月兒呢?哎,還是算了,真這樣做,這丫頭以后看見自己還不得尷尬死? 他糾結了片刻,還是決定裝作今天的事情沒有發生。


   輕手輕腳的退回客廳,蘇瑞看著表等了陣,估摸秦月兒那邊應該‘完事兒了&quo;,才故意弄出動靜,慢慢走向她的房間,嘴里裝模作樣的喊道:月兒,你在家嗎? 啊! 啪! 驚呼伴隨著東西落地的聲音響起,很快,秦月兒那明顯慌亂的聲音就傳了出來:姐夫你先別過來!我,我在換衣服! 你當然要換衣服,小褲褲估計都濕透了吧。


   蘇瑞想著,咳嗽了一聲,似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那你快點,今天你姐又要加班,咱們出去吃晚飯。


   好,好的。


   匆忙的關門聲與回應幾乎同時傳來。


   …… 半小時后,恢復鎮定的秦月兒總算從房間里面出來了。


   她畫了個淡妝,原本的粉色睡衣換成了一件清涼的緊身T恤,下半身是一件超短褲,白嫩豐腴的大腿配合那若隱若現的小蠻腰,顯得格外吸睛, 姐夫,咱們去哪兒吃啊? 秦月兒一如往日般一把摟住了蘇瑞的胳膊,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他,問道。


   感受著那雄偉豐胸掛擦過手臂的柔軟,蘇瑞頓時就想起了剛才看到的那一幕。


   他略顯局促的咳嗽了一聲,有些不自然的扭了下腰,隨后才開口道:嗯……你不是一直想去吃黃姐火鍋嗎,走吧,今天咱們就去試試。


   真的?姐夫萬歲! 秦月兒高興得原地蹦了一下,小臉滿是興奮的緊了緊胳膊道:太好了,姐夫你真好。


   蘇瑞感覺自己的手臂像是陷入了一團果凍,溫熱的少女氣味在鼻尖蔓延開來,一時間心情難以言狀。


   哎(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我是不是應該把手抽出來?只是,真的好難辦到啊…… 姐夫姐夫,你介意我閨蜜過來嗎?是個大美女哦! 行至半路,副駕駛上的秦月兒突然來了這么一句。


   隨便你吧。


   蘇瑞現在滿腦子都是秦月兒之前的那副模樣,倒不是色授魂與昏了頭,他只是在考慮該如何處理,才能讓事情以最小的影響結束。


   因此,在下意識回答了一句后,他想了想,又補充道:你們關系很好嗎? 當然啦! 秦月兒點著頭回答:她是我……是我最好的朋友。


   不知道為什么,她原本飛快的語速,在說到一半的時候卻莫名其妙的頓了下。


   蘇瑞沒注意到這點,聞言點點頭道:你剛來巖城,有一個朋友不容易,要好好相處哦。


   說是這么說,蘇瑞心里卻覺得,自己或許可以從她閨蜜那邊旁敲側擊的套下話,看看秦月兒如今到底是個什么想法。


   知道啦,姐夫! 秦月兒吐了吐舌頭,不疑有他道。


   …… 黃姐火鍋。


   這地方生意很好,蘇瑞兩人來的時候店外已經排起了長隊。


   好在他之前因為單位定點聚餐地點的事情,和這家店的老板交結過,手里有一張獲贈的VIP卡,倒是省了不少事。


   兩人在服務員的指引下進了一間包廂,點菜完畢,正在等鍋底熱開的時候,一個靚麗的身影就踱步而入。


   呀, 文倩你來啦! 秦月兒朝著她招招手,拉著她的胳膊坐下,對蘇瑞道:這是我姐夫,蘇瑞。


   姐夫好! 文倩很是自然的跟著叫了一聲,聲音甜糯糯的。


   額,你好。


   蘇瑞倒是沒想到這個歲數和秦月兒差不太多的女孩會這么自來熟,愣了下才露出笑臉道:早聽月兒說你很漂亮,今天看見才知道,她的確是沒有吹牛。


   不得不說,文倩的出現給了蘇瑞很大的驚艷感,和秦月兒的美不同,她有一張素雅溫婉的俏臉,柳眉瓊鼻,眼里仿佛含著一泓春水,一身小西裝得體修身,是那種典型的都市麗人風格。


   姐夫你真會說話。


   文倩的俏臉微微泛紅,似乎對于蘇瑞的夸獎有些不好意思。


   哼!姐夫你居然敢當著我的面口花花,小心我回去打你的小報告哦! 秦月兒皺著小鼻子威脅了蘇瑞一句,說道最后又笑了起來,顯然只是開玩笑。


   哈哈,我說的可都是實話啊。


   蘇瑞打了個哈哈,舉起筷子道:吃菜,吃菜。


   ……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一桌人很快就聊了起來。


   讓蘇瑞沒想到的是,秦月兒這個閨蜜文倩居然還是巖城大學的校花,聽自家小姨子的口氣,似乎追求者不少。


   幾人聊著,隨即就說到了秦月兒身上,在蘇瑞有意無意的推波助瀾下,文倩很快就透露了秦月兒在學校被一個高年級學長瘋狂追求的事情。


   蘇瑞對此表現得不動聲色,但暗地里,卻是有了些想法。


   一頓飯后,三人已經相當熟絡。


   姐夫,這么晚了,這邊回學校坐計程車還得兩個小時,太不安全了,要不……讓文倩在咱們家住一晚吧? 秦月兒在蘇瑞結賬的時候找上來問道。


   蘇瑞考慮了下,覺得的確是這樣,加上家里空房間還多,于是便答應下來:行吧,咱們一起回去。


   因為喝了點小酒的緣故,蘇瑞叫了個代駕,隨后就和秦月兒、文倩兩人做著的士回了家。


   此刻已經快到十點,到家后蘇瑞見老婆秦雪還沒回來,就打了個電話過去。


   讓他沒想到的是,電話只響了兩聲,就被掛斷了。


   接著,微信上就跳出來秦雪發來的消息。


   今天晚上要趕項目進度,得熬夜加班了,你睡吧,不用等我。


   蘇瑞愣了下,苦笑一聲,回信息交代她注意休息。


   那邊秦月兒很快帶著文倩開始參觀起來。


  蘇瑞感覺酒勁上頭,有些睡意,見狀招呼了她一聲,便洗澡上床,睡了下去。


   或許是有段時間沒喝酒的緣故,半夜的時候,蘇瑞感覺喉嚨難受,打著哈欠爬起來,就準備去廚房找點水喝。


   讓他沒想到的是,剛打開門,他就看到小姨子秦月兒的房間,居然又開著門。


   一片漆黑之中,那門縫灑落的微弱燈光顯得異常明亮。


   怎么最近習慣不關門了? 蘇瑞搖搖頭,也沒往其他方面想,徑直就打算越過秦月兒的房門。


   結果沒走兩步,和之前如出一轍的呻吟聲突然傳了出來。


   嗯~啊…… ……不會是又在觀摩愛情動作片吧? 蘇瑞有些無奈,秦月兒已經成年,他作為姐夫實在是不好對這種事情過多干涉,于是只當做沒聽見,搖著頭便走向了廚房。


   在凈水機上接了兩杯水喝下,蘇瑞感覺喉嚨好了些,人也清醒了過來,便準備原路返回房間繼續睡覺。


   然而倒轉回來,途徑秦月兒房間的時候,一陣‘嘎吱嘎吱&quo;的床板搖動聲突然引起了他的注意。


   怎么動靜這么大? 不會是兩個人在一起看吧? 蘇瑞腹誹了一句,想了想,還是湊過去看了一眼。


   一副讓人血脈噴涌的畫面頓時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中。


   這……這是…… 蘇瑞人都傻了,他怎么也沒料到,事情居然會變成這個樣子。


   只見房間內,秦月兒和文倩竟是赤身果體的相擁在一起,腦袋交錯親吻著,一副忘情的模樣。


   文倩很明顯是主動的一方,她相當熟練在秦月兒身上或揉或捏,極盡挑逗。


   而秦月兒早已經意亂情迷,發絲凌亂的閉著眼睛,小嘴微張,不斷發出低沉的呻吟。


   老實說,長這么大,蘇瑞還是第一次在現實中看見這樣的場景。


   ——小姨子居然是拉拉? 他心里突然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月兒呀,你是要你的姐夫呢,還是要我啊? 此刻的文倩和之前簡直判若兩人,她騎在秦月兒身上,低著頭,發絲散落垂下,雙手壓著秦月兒的肩膀,渾身都充滿了一種原始的野性美。


   秦月兒吃吃一笑。


  目光迷離道:要姐夫啦。


   哼,看來你還是沒知道我的厲害。


   文倩驕哼一聲,翻手就從旁邊摸出了一件成人用品,潮紅的臉上滿是興奮:小妮子,怕不怕啊? 不怕!秦月兒咯咯的笑著:你下午讓人家視頻給你看,還硬要玩什么姐夫玩弄小姨子的戲碼,還好沒被姐夫他發現,要不然…… 要不然怎么?文倩意味深長的拉長了語調問道。


   秦月兒紅著臉求饒:哎呀,你別問了,快點嘛,人家等不及了。


   小妖精!瞧把你急的。


   文倩輕笑一聲,動作異常嫻熟的撫過秦月兒那光滑平坦的小腹,慢慢的接近了…… 蘇瑞已經完全瞪大了雙眼,面前這一幕,讓他看得胸口狂跳,就跟有人在打鼓一樣。


   他心里慶幸夾雜著苦惱,慶幸的自然是小姨子并非暗戀上了自己這個姐夫,下午那一幕,不過是她和‘小情人&quo;之間的角色扮演而已。


   而苦惱的,自然就是小姨子的性取向問題了。


   長著這么漂亮的一張臉蛋,居然是個拉拉? 這種事情,我該怎么跟秦雪說明呢? 第二天一早,蘇瑞盯著黑眼圈來到了公司。


   他昨天回房后,閉上眼睛的時候,滿腦子都是那偶然窺見的香艷畫面,自然不可能睡什么好覺。


   更讓他頭疼的是,通過文倩和秦月兒對于那種事情的‘熟悉程度&quo;,明顯可以看出,兩人維持這種關系,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


   秦雪對秦月兒有多上心蘇瑞是清楚的,要不然她也不會把人接到家里來住。


  如果讓她知道這件事,很難說會鬧成什么樣。


   哎,還是先想辦法旁敲側擊勸勸秦月兒,這種關系,不能在這樣下去了。


   腦子里琢磨著這些,蘇瑞都有些沒精力工作了。


   蘇總監,許總讓您去她辦公室一趟。


   也就是這時候,下屬小陳突然敲門走了進來,面帶同情的帶來了一個消息。


   作為能夠獨立負責高端編程的總監,蘇瑞在IT行業也算得上是頂層精英了,公司最近上馬的好幾個項目,上面都是吩咐他把關的。


   一旦成功,提成都能拿到手軟。


   許總找我? 蘇瑞有些不明就里的看了小劉一眼:知道是什么事情嗎? 不知道。


   小劉連連搖頭,猶豫了下又道:不過……許總她似乎心情不太好。


   我知道了。


   蘇瑞點點頭,站起來出了門。


   半分鐘后,他推門進了許 晴柔的辦公室。


   二十八九歲的年紀正是女人最有魅力的時候,沒有了少女的青澀,又不似熟婦那樣葷黃不忌,再加上身份帶來的征服感,許晴柔這種漂亮的知性女人,完全是男性最熱切的幻想對象。


   她今天的打扮有些不同以往,黑色的小西裝內,是素白色的低胸打底衫,噴薄欲出的豐滿在雙手的托舉下,顯得尤為巨大。


   許總,你找我? 蘇瑞笑著問道。


   他對于許晴柔的態度一直很好,倒不是想要巴結,亦或是期待發生點什么……事實上,這女人說起來還算是他的伯樂。


   當初剛畢業的時候,蘇瑞還只是這家公司的程序猿,要不是許晴柔慧眼識人,破格提拔了他,也不會有他的今天。


   你還好意思問我? 許晴柔沒有如同往日那樣露出淡笑,反倒是俏臉含霜,目光冷冽的看著蘇瑞:你知不知道,你所謂驗收合格的程序,居然出現了足足五個常規邏輯漏洞!要不是我在交給客戶前又檢查了一遍,這會給公司的形象帶來多大的問題! 或許是因為內心太過激動,她說話的時候,忍不住拍了桌子,動作過猛之下,雙峰一陣亂顫。


   這不禁讓剛有些慌亂的蘇瑞看得一呆。


   許晴柔自然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變化。


   不過她到底是個女強人,對此雖然臉色微紅,倒也沒太過羞澀,一邊用手擋住胸前的旖旎風光,一邊冷哼一聲道:很好看是不是?回家看你老婆的去! 啊?不是…… 蘇瑞匆忙擺手,暗罵自己最近真是憋暈了頭,尷尬之余,連聲道歉道:許總,我上午有點走神了,抱歉,我這就拿回去修改…… 等等。


   許晴柔出聲叫住了準備離開的蘇瑞,瞪了他一眼道:蘇瑞,我知道你最近身上的擔子重,也很理解……這樣罷,你先回去休息兩天,我這有幾張清源山莊的消費券,你帶你老婆去那兒好好休整一下,釋放下壓力,然后給我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明白嗎? 她說著,伸手就將幾張消費券從抽屜里拿出來,放到了桌子上。


   蘇瑞沒想到許晴柔會如此通情達理,一時間很是感激:許總,我…… 煽情的話就不用說了。


   許晴柔擺擺手:記住我說的話,我不希望再看到你犯這種低級錯誤。


   蘇瑞點點頭:我記住了。


   ……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后,蘇瑞收拾了下東西,再次給老婆秦雪打了個電話。


   這次總算是撥通了。


   老公,有什么事嗎?秦雪那略帶倦意的聲音響起,打趣道:不會是昨天我不在家,你睡不著覺吧? 幸好你沒在家啊,要是你也在,看到你妹妹玩百合,還不鬧翻天? 蘇瑞頭大的揉了揉眉心,繼而道:你那邊忙得差不多了吧?想不想出去放松放松?正好許總給了我幾張消費券,可以去清源山莊逛一圈。


   好啊。


  秦雪答應得很快,饒有興致道:把月兒也叫上吧,大家一起去。


   …… 清源山莊是巖城小有名氣的避暑圣地,因其大部分建筑都修建在一條小溪之上而得名,周圍環山,屋子里還有活水流過,獨棟的別墅型住所非常適合三口之家旅游休閑。


   蘇瑞帶著秦雪和秦月兒,在當天下午來到了清源山莊。


   秦月兒是個跳脫性子,到地方就要去看孔雀園,蘇瑞本來還想著找借口把她支開,聞言自然順水推舟答應下來。


   等她一走,蘇瑞就一把抱住了老婆秦雪。


   所謂小別勝新歡,蘇瑞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這幾天又被‘刺激&quo;得不輕,如今總算是有了過二人世界的機會,自然得抓緊時間‘辦正事&quo;。


   老婆,我怎么感覺你又變漂亮了…… 蘇瑞說著討喜的話,手上就開始不規矩起來,順著秦雪那光滑的脊背摸了進去。


   說起來,秦雪和秦月兒真是兩種不同風格的美女,她是那種典型的江南女子,清秀的眉目,薄唇小嘴,瓜子臉,氣質秀雅,身材略顯豐腴,看著就讓人想起一個詞來——賢妻良母。


   哎,還是白天呢! 雖然已是老夫老妻了,但秦雪對于蘇瑞的撫摸還是有些羞澀,啐了一口道:萬一被月兒看見…… 孔雀園那邊光過去都得半個小時呢,沒事。


   蘇瑞看著秦雪羞紅的臉蛋,只覺連日壓抑的欲望一瞬間噴涌而出,忍不住一把將她橫抱在了懷中,笑道:咱們先洗個鴛鴦浴,嘿嘿…… 他說著,就在秦雪的驚呼聲中,火急火燎的進了浴室…… 與此同時,伴隨著房門開啟的輕微動靜,外面躡手躡腳的走進來的一個人影。


   正是本應到了孔雀園的秦月兒。


   倩倩,我們這樣……會不會不太好啊? 秦月兒的臉上閃過一絲躊躇,對著手里的手機道:要是被發現了…… 你不是也很好奇你姐姐和你姐夫都會哪些姿勢嗎? 手機屏幕上,文倩玩味的笑了笑:到時候咱們也可以學習一下呀,是吧? 那,那你還有多久過來? 馬上就到。


   好吧,我等你啊。


   秦月兒掛了視頻,猶豫了下,才輕手輕腳的從觀景陽臺來到了洗浴室外。


   她找了個凳子,爬到風管機的架子上,從通風口看去,隨即,就看到蘇瑞抱著秦雪從進來的那一幕。


   秦月兒眼中閃過一絲興奮,連忙打開了手機的錄像功能。


   蘇瑞脫下了秦雪的衣服。


   手掌拂過那片雪白,溫熱的觸感和光滑的肌膚讓他一陣口干舌燥。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157352.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3576765.html
https://twgherwedfgrh.weebly.com/3066226.html
https://twretyoplkjmk.weebly.com/9364180.html
https://twerfdgtrefg.weebly.com/1210997.html
https://twsdfwrkgh.weebly.com/1665908.html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5497239.html
https://twewtyfhrgc.weebly.com/8405958.html
https://twyutyhjmk.weebly.com/3313609.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2404055.html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為原創丨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歐美 免費 a 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