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a wearehairy

maia wearehairy maia wearehairy 2021-08-05 19:16:50 41990次瀏覽


老張解釋的口干舌燥,都快急眼了,“不是,這事你不知道自己錯了嗎?”顧 芳菲一本正經的回道:“知道,我認錯,但我就不 道歉,偏不!”這要是自己的兒子,老張非一腳踹翻翻了不可,什么尿性啊這是?“你這人怎么可以這樣啊?”“我就這樣,看不順眼你強殲我啊,你又不是沒試過,昨天上午你就猥褻我,今天早上你再來啊,有本事你扒掉我絲襪掀開我裙子你再來啊?你不來都不是男人,你就是個中看不中用的大花蘿卜!而且我還告訴你了,你強殲我也不道歉,不道!”把老張給氣的啊,先前答應劉 楚楚解決她跟顧芳菲之間的誤會,昨晚也成功讓顧芳菲了解了事情真相,可 原本該水到渠成的一件事,到道歉這給憋住了。

  越想越生氣,加上顧芳菲的話又特別氣人,老張當時就怒了。

  一把將顧芳菲撲倒在床上,伸手入裙‘哧啦’一聲響。

  絲襪,真的被扯破了……老張鉚足了力氣,準備極盡狂暴的占有顧芳菲。

  可就在這時,屋里放的另一部 手機 響起

  他本不想接,但看到黑白屏幕上顯示出劉楚楚的名字后,他還是接起了電話。

  在老張接起電話的瞬間,原本欲眼迷離的顧芳菲,臉色登時變得極為難堪。

  “楚楚啊……嗯,是……”電話里劉楚楚也沒別的意思,就是想問問顧芳菲現在是什么態度,畢竟老張已經告訴她要把視頻拿給顧芳菲看一些,她很珍惜這份姐妹情深。

  老張聽在耳朵里都覺得感動,開啟免提,想要讓顧芳菲聽聽劉楚楚的態度。

  可免提打開后,劉楚楚的聲音剛響起,顧芳菲就一把抓住手機,摔了個稀碎。

  老張當即就懵了,這是怎么個意思,跟我手機有仇,連摔我倆手機?看到電池都被摔出的手機,老張終于忍不住的怒了。

  “顧芳菲,你特么有毛病啊你,干嘛連摔我倆手機,你得了狂犬病啊?!”他這一爆發不要緊,顧芳菲更是怨氣沖天,猛地起身將他給狠狠推開。

  “我就是瘋了,我顧芳菲就是得了狂犬病,但那也是被你們給咬的!”老張有點懵,不太明白她這話是什么意思。

  顧芳菲繼續發泄道:“我就是不要跟她道歉,我憑什么跟她道歉?我是對不起她,誤會了她,可為什么 在我感受到你喜歡我的時候,你卻讓我去跟她道歉?為什么都要剛才那種時候了,你還要放棄我的身子去接她電話,為什么?!”“老張,我明白的告訴你,你要是真喜歡我, 那就只準跟我一個人在一起。

  你要是喜歡劉楚楚,那你就離我滾遠點,我再也不想見到我的男人去惦記著別的女人,尤其是劉楚楚,再也不想,你明白嗎!!!”聲嘶力竭的吼完,顧芳菲起身穿鞋,‘砰’的一下子摔門走人。

  走出房間后不多會兒,有個從屋里出來的男同事看到她,很詫異。

  “芳菲,你怎么出現在男宿舍區了,你……”“看你麻痹,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去摔地上踩個稀碎!”一通臭罵,顧芳菲揚長而去,火氣沖天,徒留那男同事被罵了個滿頭霧水。

  待顧芳菲走遠后,他這才回過神來,扭頭看向周圍,只有老張屋子里開著門。

  他走到老張屋子里,問:“老張,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得罪顧大乘務長了,你看看把她給氣的,都被人直接打上門來了。

  你是不是牽引飛機的時候她還沒下機啊?真要是這樣的話那你以后可得查明白了,這事可大可小的,趕緊去賠罪吧!”人倒也是好心,但老張還是沒好心情,直接把他給轟走了,‘砰’的一下閉上門。

  老頭吃灰,這男同事郁悶到不行,直嘀咕:“這大早上的,我招誰惹誰了我……”坐在凳子上,點燃一支煙,老張悶頭抽著,任青煙裊裊。

  他終于明白顧芳菲為什么死活不道歉了,這不是倔強,也不是在耍小孩子脾氣,就是心里那道坎兒過不去。

   許墨惦記上了劉楚楚,他也惦記上了劉楚楚,更是在即將發生激情碰撞的瞬間接起了劉楚楚的電話,顧芳菲心里為此別扭的厲害。

  倒也是,任誰光著身子準備奉獻一切了,卻被輕輕一通電話給打敗,都會惱火。

  只是,他當時真的是好心啊,就是想著撮合這對好姐妹而已……一根煙抽完,老張依舊愁到不行,實在不知該如何解決是好了。

  深吸口氣,長嘆一聲,老張起身收拾起了手機殘尸。

  還好是款老式諾基亞黑白機,吹吹土擦干凈,扣上電池照樣用。

  將電話撥給了劉楚楚,然后他在電話里對劉楚楚說,“芳菲都知道了,她現在顯得特別懊悔,但是也不好意思見你,畢竟心里有那么道大坎兒。

  你呢,最近也就先別跟她打招呼了,讓她緩一緩,畢竟這事對她沖擊也挺大的……”(被同學壓在教室做了)婉言將眼下情況美化過后告知劉楚楚,電話那頭的劉楚楚特別高興。

  她不需要顧芳菲的道歉,只希望這個好姐妹不要再誤會自己,不要再讓自己受苦受罪就好了。

  隨后的時間里,她對老張表示真誠的感激,并邀請中午共進午餐,她請客。

  這種事情老張原本是求之不得的,不饞飯,只饞能跟劉楚楚在一塊。

  可這次他拒絕了,“剛上完夜班,挺累的,中午就不出去吃飯了,我想睡會兒。

  ”跟劉楚楚結束通話后他確實睡了,也確實是累,但卻跟夜班無關。

  對于顧芳菲,他隱隱有些心疼,可更多的還是種糾結。

  左手劉楚楚,右手顧芳菲,他哪個也喜歡,哪個也想要。

  原本一個女人都沒有,現在可倒好,竟然還要挑一個,這幸福來的……真兇惡!下午一點多的時候,老張還沒睡醒,敲門聲就‘咚咚咚’的急促響起。

  下意識的老張認為是劉楚楚或顧芳菲,畢竟他現在所有心思都在這倆女人身上。

  可當他急赤白臉的開門后卻發現,來人是同城派送員,說是有派件讓他接收。

  老張都不知道誰會給自己同城派送東西,這不是有錢燒的么,不會自己送?簽字后接過東西,老張回屋拆開——一部嶄新未開箱的手機……手機還沒開箱呢,發票飄出來了,某國產手機品牌保時捷設計那款,售價高達15000多元,老張都懵了。

  這是手機?這簡直就是塊金疙瘩啊!雖然沒有留言是誰送的,又為什么送,但老張第一眼看見就猜到了顧芳菲。

  這么貴重的手機他不能收,最多就是看個視頻發個微信,他哪需要這么好的手機。

  要不是諾基亞黑白機不能上微信的緣故,他兩年多前都不會買那塊紅黍手機。

  糊弄著洗了把臉,老張出門騎上電動車就往顧芳菲家去了。

  來到顧芳菲家門前,房門敞開著,屋內就傳來噼里啪啦的摔打聲,還夾雜著兩人的對罵,顧芳菲跟許墨此刻正在吵架。

  都不用多聽,猜也能猜出是因為那個視頻的事情。

  老張正琢磨著要不要進屋保護下顧芳菲呢,畢竟吵架中動手是正常的事。

  許墨雖然下面廢了,可胳膊腿的還利索呢,打倆顧芳菲富裕。

  可就在這時候,許墨氣沖沖的沖出,頭還一直扭著對屋里的顧芳菲大罵,罵她是個不守婦道的賤貨,罵她對待愛情不忠誠之類的。

  罵的挺狠,火氣也挺旺盛,以至于扭著頭直至沖進電梯內,都沒看到出門時門口有個老張。

  許墨都走了,老張也就沒啥可忌諱的了,抱著手機進入了屋內。

  哪成想剛進門的,唰的一個白影就砸了過來,都來不及躲避的,腦門上就被重重砸了一下子,隨即顧芳菲的罵聲響起,“你滾,明天咱們就離婚,離婚!!!”老張相當的憋屈,“芳菲,你砸錯人了……”“老、老張?!”看著捂著腦袋,手指縫里有鮮血流出的老張,顧芳菲都懵了。

  剛剛出門的不是許墨嗎?這怎么放個屁的工夫,就變老張進門了……坐在沙發上,顧芳菲替老張往頭上裹著紗布,老張手中還捏著打他的兇器,撕破照片空空如也的婚紗照擺架,那擺架的一角還沾染著殷紅的血跡。

  這下砸的真不輕,邊角尖銳顧芳菲又是鉚足了力氣,一下子就見了紅。

  替老張包好紗布后,顧芳菲氣道:“你有毛病啊你,摔你倆手機你就不樂意了,賠你個手機你還趕緊屁顛屁顛的送回來,你是不是有病?我看你挨打也是活該!”說是這么說,可隨后她還是緊趕著詢問,問傷口還痛不痛,用不用到醫院看看。

  那緊張的關懷勁兒,就跟恩愛的小媳婦兒似的。

  老張表示腦袋沒事,隨即解釋起了手機的事情。

  “我不疼手機,我更心疼你,我不想你老是沉浸在這件事情里面,所以我早上接電話是想讓你跟楚楚談個清楚,畢竟你們曾經是好姐妹。

  楚楚她……”都還沒解釋完的,顧芳菲臉色唰的一下子就拉了下來。

  “行了,別在我面前楚楚楚楚的,楚的那么親熱,你干嘛不去找她,你找我來干什么?手機我也賠你了,咱倆兩清,以后誰也不欠誰。

  你要是覺得頭上這疤心里委屈,大不了我賠你一萬塊錢,以后你再也不要出現在我面前了!”氣呼呼的說完,顧芳菲抬腿就要起身。

  可身子剛起到一半的老張就一把拉住了她,將她給生生拽回沙發上。

  “芳菲,你聽我跟你說,楚楚她……”“我跟你說八百萬次了,不要在我面前提她的名字,不要提,你是不是聾!!!”顧芳菲聲嘶力竭的吶喊著,有種近乎瘋魔的狀態。

  老張也是氣到不行不行的,當時就一把將顧芳菲掀翻了,更是將她居家的寬松睡裙給扯破,任她胸前傲嬌的美好暴露在視線中。

  不過顧芳菲的反抗,他猛地撲了上去,然后二話不說‘吭哧吭哧’就是一頓啃,直啃的顧芳菲當時就魅聲迷離,嬌吟難止。

  雖然開始時還有所痛罵,但漸漸的就放棄了防抗,一雙白皙小手更是忍不住的在老張身上肆意摸索著,愛撫著,釋放著內心中的瘋狂渴求。

  老張也是難受到了極致,雙手褪下了顧芳菲身下的托底性感小褲褲,然后拿手掌肆意地愛撫著,撩撥著,給予顧芳菲強烈的刺激。

  嬌息急促中,顧芳菲狠狠咬了老張耳朵一口,羞憤道:“你不是不要嗎,老畜生!”這聲老畜生,罵的特別狠,但這時候從顧芳菲旖旎的語氣中響起,卻有種撩性的味道,所以老張根本不惱,他也明白顧芳菲只是欲到深處的深情釋放。

  將顧芳菲媚人的嬌軀抱起,老張往臥室內走去。

  “小騷貨,誰說我不要你,我做夢都夢到好幾次跟你干那種事,干到你跪著求我放開你,不要再做了。

  我早就想要你了,我恨不能要死你!”顧芳菲大羞,但同時卻也興奮到不能自已。

  “行啊,老畜生,有本事你今天就活活弄死我,你要是弄不死我,我就活活把你榨干,我讓你這輩子都沒機會過六十大壽!!!”一個西門慶,一個潘金蓮,當干柴與烈火交織碰撞在一起時,那必將是一場舉事皆驚的大激情。

  大床上,顧芳菲嬌媚的身子被狠狠摔了上去,老張緊隨其后撲上。

  顧芳菲連忙伸手護住身下,“老畜生,你等等,戴帽兒!”老張還管那些,一把就將顧芳菲白皙的小手給扯開,“戴個雞毛的帽兒,老子不喜歡跟你這小騷貨之間有隔閡,我要狠狠的愛死你!!!” 有線電視新聞網(csddq) 5日電之前營造的輕松愉快的氛圍,隨著那一抹粉色春光消失殆盡,空氣中彌漫著尷尬的情愫。

   過了一會, 趙立晨實在是有點忍受不了這尷尬了,于是就首先 說道:來的時候,劉夫人說你 身體不太好,我想問一下你哪里不好了? 聽到這話,高媛臉上的尷尬意味就更濃了,雖然在此之前她已經做好的充足的心里準備,但是此時此刻她卻怎么也無法面對一個陌生男人說出自己的難言之隱。

   見高媛不說話,趙立晨也就沒有拐彎摸,直奔主題道:我是性心理醫生,主要治療的就是這方面的問題。

  你不用感到尷尬,也不用有什么后顧之憂,為患者保密是我們的首要職責。

  對于我們醫生來說,性疾病醫生和一般的臨床門診一聲沒有什么區別。

   說是這么說,但是真要讓她徹底的放下心里負擔,她還真就做不到,嘴長了幾次都沒有把話說出口。

   看高媛有了想說的沖動,趙立晨就繼續說道:醫生對于病患做到兩個字足以,那就是負責。

  而病患對于醫生,也只需要做到兩個字那就是信任。

  你不愿意告訴我你的困惱,那就是不信任我,對于一個醫生沒有信任那就等于侮辱。

   沒有,我沒有這個意思。

  高媛一聽連忙解釋道,只是……只是我……我真的不好意思開口。

   趙立晨深深的吸了口氣,稍稍停頓了一下說道:&ldqu(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o;嗯,那好吧。

  采取我來問,你來答的方式。

   高媛沒有說話,既沒有 點頭否定,也沒有搖頭拒絕。

  一般這種情況,趙立晨都是認為默認接受,所以他就沒有再問什么,直接就切入了主題。

   你是不是對性愛房事沒有任何的想法和欲望? 高媛猛的抬頭看了一眼趙立晨,似乎對于他的猜測感到很驚訝,但是隨即頭又低了下去,過了好一會才咬著嘴唇 點了點頭。

   哦,既然是這樣,那就簡單了。

  我只需要給你做一下身體 檢查,就可以確定病癥在什么地方。

   身體檢查?高華一聽猛的一下子抬起頭,看著趙立晨道,要脫衣服嗎? 趙立晨微微點了點頭,用一種很理所當然的表情看著高媛說道:當然,一般這種情況下首先是要看看是不是身體有沒有問題,如果身體沒有問題那就進行相應的心理治療。

  這是必要的過程。

   一聽說是必要的過程,高媛頓時就尷尬了起來,檢查就意味著要全部脫光,除了已故的丈夫以外,她從來沒有在第二個男人面前裸露過身體。

   趙立晨一看高媛臉上的表情,他就能猜到高媛心里想的是什么,所以他就繼續說道:你可能覺得難為情,那是因為你把我當成了一個男人,并沒有把我當成一個合格的醫生,對我沒有做到必要的信任。

  你知道這對一個醫生來說意味著什么嗎? 高媛一聽,連忙解釋道:不不,趙醫生你誤會了,我不是不信任你。

  我……我只是不好意思…… 趙立晨接過話道:哪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只要從心里當我是個醫生,就不存在什么不好意思的。

  我跟普通的門診大夫沒有什么兩樣,只是負責的病患人群不一樣而已。

  你說我都來了,你不愿意,這讓我怎么給劉夫人交代啊。

   可是……可是話是這樣說,但是我……高媛在做著相當強烈的思想斗爭,但是不管她在心里怎么勸說自己,都 沒有辦法做到一絲不掛的讓趙立晨檢查。

   這時趙立晨深深的吸了口氣道:既然如此,那么好吧。

  你不肯讓我檢查,我也沒有辦法繼續給你治療。

  那如果沒有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

  說句實話,今天我感覺很不好,早知道你這樣,就算我欠劉夫人再大的人情我也不會來的。

   說著趙立晨就提起來建議的出診箱就要抬腿走人,沒轉身的時候是一臉的嚴峻,但是轉身之后他卻在默默的倒數。

  從病患心理學的來看,他斷定高媛一定會出言挽留。

   事實證明,趙立晨在大學時候的努力沒有辦法,就在他數到5的時候,高媛突然叫住了他。

   等等趙醫生,我檢查我檢查。

   趙立晨竊笑了一下,不過再轉過身的時候,臉上卻變成了無比的嚴肅,他看著高媛說道:你確定可以讓我檢查? 高媛遲疑了一下,然后重重的點了點頭道:嗯,我確定。

   趙立晨深深的出了口氣,然后點了點頭道:好,那就開始吧。

  是在這里,還是在其他地方? 本來高媛想說在這里吧,但是一想在這里的話她就得當著趙立晨的面脫衣服,那就跟脫衣舞娘沒有什么兩樣了,于是她就說在臥室。

   趙立晨點了點頭道:好,那就在臥室。

  你去準備一下吧,準備好了叫我。

  你進行過婦科檢查吧,知道以什么樣的姿勢檢查吧? 一說到這,高媛這腦海里面頓時就浮現出了她去婦科體檢時的情形,這臉頓時就紅到了脖子根。

  她丟了下了句知道,然后就逃似的沖進了主臥。

   高媛進了主臥之后,好半天都沒有什么動靜,對于趙立晨并沒有任何的表示,就只靜靜的等著。

  這時候千萬不能著急,這越是著急越容易弄巧成拙,必須要有足夠的耐心才行。

   終于十分鐘之后,高媛才低低的喊了一聲準備好了,可以進去了。

   于是趙立晨就戴上口罩,拿著出診箱走進了高媛的臥室。

   臥室的布置很溫馨,粉色的基調給人一種曖昧的溫暖。

  因為拉著窗簾沒有開燈,臥室里面有些昏暗,所以更讓人有種止不住的魅惑。

   不過趙立晨并沒有心里關心這些,此時此刻他的注意力完完全全的集中到了此時赤裸的高媛。

  于是他就無聲的加快了腳步,穿過我是的小走廊。

   然而看到躺在床上的高媛,趙立晨禁不住笑了起來,因為她居然用枕巾蓋著了自己臉。

   雖然看不到高媛的臉,但是這對趙立晨來說卻是是件好事。

  因為這樣他就可以肆無忌憚的去看她那白皙的身體。

   我開燈了。

  趙立晨看著昏暗中下面一絲不掛的高媛說道。

   別……別……高媛一聽斷然拒絕道,別開燈好? 趙立晨禁不住淡淡笑了笑道:這不開燈怎么能行呢,光線太暗了,我沒法檢查啊,再說了你蒙著臉開不開等也都無所謂的啊。

   高媛沉思了一會,然后語氣中略帶無奈的說道:好吧,那你開燈吧。

  但是一會檢查完了,你先把燈關上再走。

   趙立晨點了點頭道:嗯,好。

   說著他就把燈給打開了,高媛那白皙身體頓時就完全暴漏在趙立晨的面前,在那一瞬間他整個人都愣住了…… 高媛并沒有按照趙立晨所說的按照女性體檢的姿勢躺著,而是夾緊雙腿平躺在床上,她的那一對白如水玉般的雙腿繃得很緊,掩蓋了她身為女性的所有私密。

   趙立晨伸出手,放在高媛的膝蓋上,輕輕的拍了拍道:放輕松,把腿打開我才能給你體檢。

   高媛沒有說話,沉默好一會,緊繃的腿才慢慢的放松了下來,然后顫巍巍的打開了。

   終于完完全全的顯露在了趙立晨眼前,和他料想的一樣,完全是嫩白色,即便是應該變黑的地方也只是有點泛紅而已。

   趙立晨把高媛的腿慢慢的打開到合適的角度,她那如同玫瑰一樣的瞬間就在趙立晨的眼前打開了。

   因為床有點低矮,所以趙立晨就走到床頭拿了一個枕頭過來,想要墊在高媛屁股下面以方便檢查,然后他的手剛碰到高媛的腿時候,她身體猛的一抖,很是緊張的說道:你……你要干什么? 趙立晨淡淡一笑道:你這床太低了,我想墊高一點方便檢查。

  你這么緊張干啥?我想你叫劉夫人叫劉姐,你們的關系應該匪淺吧? 聽趙立晨這么一解釋,高媛的緊繃的身體一下子就放松了下來,她頭微微點了點道:嗯,我跟劉姐認識了很多年了。

   既然你們交情不淺,她應該不會害你吧。

   高媛這語氣頓時就有點變了,你這話說的,我和劉姐那是親姐妹,她怎么可能會害我。

   趙立晨揚了揚眉毛,淡淡笑了笑道:那劉姐會把一個沒有任何職業操守的醫生介紹給你嗎? 這……高媛頓時語塞,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好。

   趙立晨沒有再糾結這個問題,而是語氣清淡的說道:把臀部抬起來,我把枕頭放下去。

  你如果想快點結束這一切,只有放輕松配合我,才能夠盡快的結束檢查。

   高媛這次沒有什么抗拒,直接順從了趙立晨,很聽話的把屁股給翹了起來。

   雖然很順從,但是這并不代表就做的夠好,她抬起來的高度根本就沒有辦法把枕頭塞進去。

   這次趙立晨就沒有再客氣,直接一把抓起高媛的臀部往上一舉,在他的手碰觸到臀部的瞬間一種難以名狀的溫柔從指間頓時就傳遍全身。

   這富貴人家的女人就是不一樣,這皮膚都細致的讓人不敢相信,用吹彈可破絕對不是夸張。

   啊……高媛禁不住低低的叫了一聲,但是她還沒有來得及說什么,趙立晨就已經把枕頭塞了進去,同時手也跟著抽了出來。

   經過剛才的小插曲,高媛的又把腿給閉合了。

  于是趙立晨就伸出手扶著她的雙膝,然后直接打開,這次他也很果斷,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那神秘的部位再一次的在趙立晨面前綻放,雖然已經第二次綻放,但是對他造成的視覺沖擊,依舊是相當的震撼,心頭變得一陣火熱…… 不過從看到高媛下身開始,趙立晨就沒有看到她的 敏感點在哪里,找不到敏感點那是肯定沒法治好高媛的性冷淡了。

   趙立晨有點著急了,因為但凡是個人,她只要是個正常機體那就有敏感點。

  所以先檢查再說,敏感點一會再找! 就在趙立晨的雙手放開高媛的雙腿,準備要仔細尋找的時候,高媛的雙腿突然下意識的閉合了。

   你這樣不配合我,我根本沒有辦法體檢。

  說著趙立晨就重新把高媛的雙腿分開到合適的角度道,保持這種姿勢不要動,你只有配合我,我才能盡快幫你完成體檢。

   高媛什么話都沒有所說,很聽話的照做了,在趙立晨的雙手離開她的腿的之后,非常嚴格的保持著角度不變。

   見高媛的腿沒有再動,于是趙立晨就手放在了她的大腿根部,聲音沒有任何感情色彩的說道了一句有可能會有你不想有的感覺,稍稍忍耐一下。

   趙醫生,我身體是不是真的有什么問題啊?你檢查了這么長時間? 趙立晨噢了一聲道:沒……沒有。

  我只是檢查仔細了一點。

   高媛胸脯很明顯的沉了下去,過來一兩秒鐘,她繼續說道:那我身體有沒有什么問題? 趙立晨覺得不能再玩火了,他怕自己真的失去理智,控制不住自己。

  畢竟高媛現在是把自己蒙著的,他要是想做什么,高媛根本就沒有機會阻攔。

  這樣一旦沒了理智,那就會鑄就難以彌補的大錯。

   對于滿足欲望和失去性命,就算是命不久矣的人,也不會選擇用剩下的時光換取一時的暢快。

   于是趙立晨說道:下面沒有什么問題,很正常。

  下面我還要做進一步的檢查,請把你上身的衣服脫掉。

   脫掉上身?高媛有些無法理解,因為檢查的是性冷淡問題,性冷淡應該是下身和上身有什么關系? 不過雖然心里有些納悶,但是她并沒有提出異議,畢竟下面都看的清清楚楚了,而且還用手掰開了,那看看這上身又有什么。

   于是高媛就慢慢的揭開她特意換的長袖,長袖被掀開之后,高媛沒有拖泥帶水猶猶豫豫,直接把帶子揭開,然后把內衣直接拉了上去。

   高媛雖然喪夫,但是她的年齡并不大,所以這身體依舊年輕,歲月沒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跡,因此那雙峰盡管高聳,盡管沒有了內衣的舒服,但是也就翹楚沒有外擴下垂的意思。

   和她的下身一樣,她那高高凸起的關鍵也是粉紅色的,緊緊是外圍有些淡淡地暗紅,其他的全都是鮮嫩的粉色。

   在那兩抹粉色剛顯露在趙立晨眼前的時候,高媛的手就停止了。

   從始至終,趙立晨都沒有在高媛身上找到敏感紅點,這就讓他有些不解了,這女性的身體敏感點分布的部位都已經看了,怎么會沒有敏感點呢? 脖子以上的部位之前都是暴露著的,根本沒有發現紅點。

   難道說她的敏感點在脖子和胸脯之間的位置? 想到這,趙立晨就沒有再猶豫,直接就把手按了上去…… 在趙立晨的手碰到高媛時,整個人也都跟著酥麻了起來。

  從他上高中第一次談戀愛開始,他一共摸碰過三個女人的胸,每一個讓他有這種如觸電般酥麻的感覺。

   那么重酥麻感覺的誘惑,對于趙立晨來說絕對是致命的誘惑,所以在指尖碰觸到高媛的瞬間,手就禁不住揉了一下…… 高媛冰冷的聲音瞬間擊碎了趙立晨的邪念,語氣很森冷地說道:你這是在檢查身體? 這嚴厲的聲音瞬間就把趙立晨從欲望的漩渦之中給拉了回來,他猛地震了一下回過神來,但是他手上的動作并沒有停,因為他知道這一旦要是驚慌失措的停下來,那就等于不打自招了,后果絕對不堪設想。

   這劉夫人一個電話能讓平日里牛逼沖天的科室主任點頭哈腰,更能一個電話然那個他趙立晨從此再無翻身之日。

   所以他非但不能停,反而要摸的更大膽一些,有時候將錯誤進行到底才是走向正確的唯一方式。

   于是趙立晨就更加變本加厲地揉搓了兩下,那節奏和力度明顯的就是一個男人在調戲一個女人,高媛僵硬的身體一下子就軟了下來。

   和他之前斷定的一樣,高媛的敏感點果然在脖子和胸部之間的部位。

  怪不得她會是性冷淡,正常男人那里會對這個地方有性趣呢?這才放開她的胸,那后把內衣使勁往上一拉……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為原創丨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maia wearehai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