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椎 りあ

香椎 りあ 香椎 りあ 2021-08-05 20:21:06 6673次瀏覽


  傾訴男主角: 小波(化名),33歲,職員  某天,編輯打開傾訴的留言信箱,聽到提示有9個留言。

  沒想到,聽完之后,編輯才發現原來這9個留言都是小波一個人留的。

  “真是個執著的人哪。

  ”編輯感嘆。

  見到小波后,我發現他是個小個子的男人,一臉的老實相。

  在與我的談話中,他一直緊握著拳頭,從捏得發白的手指指節看來,他很緊張。

    那個婚不是我要結的  “我很老實、很內向,很多東西不善于表達,有些事情我不好意思跟朋友說,所以就想跟你們說說。

  ”說完,小波就瞪大了眼睛看著我。

  在這樣的沉默下,我只好挑了兩個最“大路”的問題拋給他———你結婚了嗎?你有女朋友嗎?交談,就在這樣一問一答擠牙膏似的情形下艱難開始了。

    我是北方人,家在農村。

  我還很年輕的時候,家里人覺得我應該成家了,便托人給我安排了一次相親。

  那時候,我很單純,一次戀愛都沒有談過,相親之后, 婚事很快就定了下來。

  口述: 賭氣 離婚 一錯再錯(3/3)  其實,對于這門婚事我并不贊同,因為我看到那個相親對象的第一眼就不(姐弟亂欲)滿意,可是女方家 跟我的姨奶奶關系特別好,姨奶奶極力想撮合這樁婚事。

   在我們家鄉,長輩的話就是天,是不能違抗的。

  姨奶奶一直跟我爸說:“這女孩子不錯”、“這樁婚事行”,我爸也就同意了。

  既然我爸都同意了,我這個做兒子的,既不能、也不敢去頂撞他。

  于是,婚事就這樣在我心不甘情不愿的情況下舉行了。

    婚禮那天正是臘月二十七,正月初一初二我陪 老婆去她家走完了親戚,初六左右就到外地去工作了。

  算起來,我們倆待在一起的日子還不到 10天

    結婚不到10天就匆匆離家,聽上去不太符合常理,對此小波的回答是跟老婆合不來。

  然而當我問他具體有哪些地方合不來時,小波自己也說不上來,想了半天,他說:“她偏執、不可理解、沒文化,不懂道理。

  ”“你幾乎沒有跟她真正相處過,可能還不真正了解對方吧?”在我的追問下,小波憋出了一句:“反正,我第一眼就不喜歡她了,后來就一直都不高興理她。

  我到她家送禮,都是放下東西就干坐著,不跟她說話。

  這個婚又不是我要結的。

  ”口述:賭氣離婚 一錯再錯(3/3)  賭氣離家,提出離婚  我這一走就是半年,當中沒跟我老婆聯系過一次。

    等我再回到家的時候,老婆已經住到娘家去了。

  按照我們那里的風俗,這時候應該男方派人到女方家去請女方回來。

  于是我媽便去了,可是我老婆卻不答應,說要讓我去接她才肯回來。

  其實,她那時候估計也是心里有氣,誰家的老公剛結婚還不到10天就出門去了?而且一去半年,中間一點音信也不跟老婆通的?她讓我去接,也就是耍個小脾氣、做個小姿態,讓我服個軟,給她一個面子,也在眾人面前給她一個臺階下。

  可是,那個時候我還停留在自己賭氣的情緒里,對于這段強加給我的婚姻一點好感都沒有,所以對這么一個硬塞給我的老婆也是連帶著厭惡得很。

  因此,當時我媽回來跟我一說,我心里就暗暗想:“隨便你回不回家。

  我才不去接呢,你不回來我一個人正好樂得開心。

  ”  在家里過了沒幾天,我又出去了。

  等我第二年春天再回家的時候,我覺得反正按長輩的意思自己已經跟他們選中的人結婚了,現在大家都看到了,日子確實過不下去,說明他們的選擇是錯誤的,而我的任務也已經完成,是時候可以離婚了。

  于是,我提出了離婚。

  一開始,她和她的家人都不答應。

  后來大概是女方發現沒有挽回的余地了,就開始給我老婆又安排相親,最終落實好下家后,他們才答應了離婚。

  口述:賭氣離婚 一錯再錯(3/3)  “既然從結婚的那天你就沒有打算真正投入,那何必結婚呢?”“沒辦法,那時候我小,做不了主。

  稀里糊涂就結婚了,后來才真正后悔了。

  ”  “那你有沒有想過,其實你老婆也是受害者,而你這樣一味賭氣的做法,對你老婆而言也是一種傷害?”小波沉默。

    離婚的時候,我還年輕,覺得離了就離了,沒什么大不了,以后再找就是了。

  而且那時候我還有一個賭氣的想法,就是我下次自己找老婆,無論如何一定要找一個比她好的。

  然而,事情卻并沒有我想像的那么簡單……  謠言風傳,境況愈糟  不久,我前妻的堂姐就嫁到了我家附近,她似乎為自己堂妹離婚的事情感到忿忿不平,因此一天到晚講我的壞話,后來,甚至到處傳“小波 身體有問題,才跟我堂妹離婚”的謠言。

    風言風語就這樣在家鄉越傳越甚,我又不會辯解,漸漸地,家鄉的人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

  25歲那年,家里人又給我介紹了一個,也是離過婚的。

  本來說好要見面的,可是因為村里的風言風語,她的親戚都不同意她跟我相親,結果,見面那天,她沒來。

  后來,過了半年,女方又找到了我家。

  口述:賭氣離婚 一錯再錯(3/3)  我對她的第一印象挺好的,她剛開始也表現得特別溫順,什么事情都順著我。

  對于這段感情,我非常滿意,然而就在臨近結婚的時候,她卻一反常態,事事與我抬杠,擰著干,我們的婚事也就這么黃了。

  后來我才知道,她因為第一次婚姻受到傷害,因此對男人有報復心態。

    對于這段戀情,我是真心投入的,可以說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戀愛,結果卻以失敗而告終,這讓我很受傷害,好幾年我都沒有緩過勁來。

  那幾年里,雖然家里一直給我介紹對象,可我統統避而不見,把自己封閉在一個人的世界里。

  年紀就這樣一點點上去了,婚事也被耽擱下來。

    這幾年,每次過年回老家我都很難受,尤其是看到父母那期盼又絕望的眼神,就特別內疚和痛苦,真不知道應該如何去面對他們。

  失戀的傷痛經過時間的消磨已經減輕了很多,當我重新愿意接受家人安排的相親時,卻發現自己現在的境況比當年更糟糕。

  口述:賭氣離婚 一錯再錯(3/3)  “除了等待介紹,你就沒有其他方法了嗎?”記者問小波,“再說了,你非得在家鄉找嗎?”面對記者的疑問,小波慢慢地給出了答案———  我這個人非常內向、也非常傳統,平時在家里哪怕跟鄰居家的 女性都很少講話,怕別人會造謠,說我們亂搞男女關系。

  這樣一來,就少了很多跟女性的接觸機會。

  而且,我工作的環境以男性為主,如此一來在外面認識女性的機會也降低了。

  在我的概念里,也從來沒有追女孩一說,那種主動跟人家搭訕、送個花、約人家看電影這樣的舉動我做不出。

  朋友也曾經說我太內向,這樣不行,要改變。

  我也知道,可是我不知道應該從何做起。

    看小波談起了改變,記者鼓勵他行動起來,可小波卻一直說不知道該怎么做。

  最后,他頗有些悲觀地說:“我已經不想要了,年紀都那么大了,結不結婚也無所謂了。

  ” 我也感到莫名其妙,玲子怎么會和我私奔? 雷哥丟下玲子走到我面前蹲下,伸手抬起我的下巴問我該怎么解決這件事。

  “雷哥,我聽你的”我吐著血沫說出幾個字兒。

  “好!你小子還有點兒尿性!”雷哥拍著我的臉冷笑:“你不是想和她私奔嘛?反正她也被你做了,我也不是小氣的人,你帶她滾蛋得了,不過,你的那家伙是保不住了!”“不不不,雷哥,這 事兒一定有誤會,我沒有想和嫂子私奔啊……”不等說完,我頭一暈,眼前一片金星閃爍,整個臉腫了。

  恍惚間,我聽見玲子沖著雷哥吼:“ 雷剛,你剛才說什么?讓浩子帶我走?好呀,我總算明白了,你個王八蛋玩膩了老娘,一定是又勾搭 上了新歡,這是要借機踢了我……”雷哥冷笑盯著玲子:“你給 老子戴了綠帽子,老子難道還要養著你?”他突然一轉臉沖著我身后的 狐貍和大嘴喊道:“你倆愣著做什么?快去把他給閹了!”我瞬間明白了,鬧了半天我被雷剛這個王八蛋耍了。

  不過玲子的確是個好女人,現在了居然還在為我求情。

  雷剛獰笑:“還說不是女做夫銀婦,這就護上了!沒事兒,等閹完他,你們就可以滾蛋了!”我親眼看見玲子的眼里流露出了絕望。

  狐貍拿出一把尖刀,就朝我走路過來,眼看就要沖著我的命根子來的時候,那個傻女人居然護住了我。

  眼睛一紅,我抽出那把尖刀,狠狠插在了狐貍的腳面上,狐貍痛地倒在地上嚎叫著,不敢繼續向前。

  扶起玲子的身體,手里的尖刀還滴著血,指著雷剛說道:“放我們走,不然我們就同歸于盡!”我聽人說過,雷剛和玲子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像是夫妻,但其實兩人各取所需,場子里的盈利按比例每月分紅。

  他們這種人肯定貪生怕死,雷剛黑著臉吼了一聲“滾”,大嘴讓開路,我扶著玲子趕緊逃離了這里。

  走出大門,在街口有家診所,我扶著玲子在診所里包扎好了后背的傷口。

  一路上我倆誰也沒有說話,到了街口,玲子從手包里拿出一沓錢塞在我手里。

  “這錢你拿著,現在住的出租屋不要住了,再去租一套房子,雷剛這人比較狡詐,我怕他找著你會對你不利!”我意識到玲子這是要和我分手,不由脫口而出:“嫂子……呃,不,玲子,你要去哪兒?”  我有種保護玲子的浴望,畢竟她是因為和我弄那事兒才被雷剛趕出來的。

  如果我不是鬼迷心竅,也就沒有后來的事情。

  可她要不是……這事兒太糾纏,說不清。

  玲子的大眼睛看我一眼:“今天發生的事兒其實你我心里清楚,我們沒有…(日本人真人愛視頻全部過程)…算了,不說這些了,唉……”她幽幽嘆了一口氣,繼續道:“我會查清楚整個事情的真相,然后告訴你,你也有權利知道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有種沖動,想以后我來照顧她,但我終于沒有說出口。

  玲子的背影在路燈下被越拉越長,消失在遠處一片黑暗之中。

  沒過幾天,我搬到了新地址。

  事實上,我覺得事情真相到底怎樣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確實上了玲子,給雷剛戴了綠帽子,那他發點兒火也很正常。

  平靜下來,我甚至都覺得我有些對不住雷剛。

  只是我時常也會想玲子是不是對我也有什么想法,要不她怎么會一直護著我呢?那段時間我滿腦子一片混亂,根本沒有去仔細梳理整個事件,更不會想到這里面會暗藏著一個驚天大秘密。

  當然,這個秘密我是在幾天后才知道。

  ……沒有了固定的職業,我渾渾噩噩的過了幾天,玲子給我的那三千塊錢,我已經花的只剩下三百塊了。

  我不想回家讓我爹看不起,為了心中衣錦還鄉的誓言,我在一家叫做寶馬會的夜總會里新找了一份服務生的工作。

  這幾天工作平靜得就像什么也沒發生一樣,不過在一天晚上,我因為多說了幾句話,救了一個人,那個人請我喝了差不多兩瓶白酒,還讓一個小弟開了一輛三菱越野送我回家。

  后來我才慢慢知道了他的真實身份,確實夠牛逼,也徹底改變了我的生活。

  我新租的房子位于城中村的一個狹窄弄堂里,車子開不進去,我在弄堂口下車趔趄著向里走,走到樓下突然發現三樓房間的燈居然是亮著的!我記得很清楚,傍晚離開的時候我滅了所有的燈。

  我突然緊張起來,酒也醒了一半,難道是雷剛的人找上門來了?我屏聲靜氣慢慢上樓趴在門板上聽了半天,沒有任何動靜。

  于是我松出一口氣,以為自己出現了記憶錯誤,說不定燈是臨走的時候忘了關。

  房門打開的一瞬間我驚呆了!躺在床上露著兩條白花花大腿的是玲子,她只穿著黑色的文匈和 白色雷絲的內褲,正嫵媚的看著我……玲子胸前鼓脹脹的,黑色的文匈也不能完全包住的豐滿白皙的耀眼,白色的蕾絲內褲緊繃繃的呈現出一片誘惑的三角……我以為是酒精刺激了出現了幻覺,連忙揉了揉眼睛再看。

  “你來我這兒是……”這是我腦海中最大的疑問。

  “我是來 投奔你的!”玲子在床上扭動了一下白花花的身子:“從今往后我就住在這兒了。

  ”“投奔我?”我咧嘴苦笑:“這是怎么說的?再說了,我今天剛惹了一點事兒,明天的飯都還沒有著落呢!”玲子的臉色突然暗了下來,大眼睛一眨兩滴淚水從她光滑的臉頰上滾落:“張浩,我說過,咱倆被冤的有些蹊蹺,這件事我搞清楚了,這根本就是雷剛的一個陰謀!”“陰謀?”玲子早幾年也是做公關的,小混混雷剛泡上了玲子,于是兩人開始做雞頭這一行,玲子幫著他成就了現在的事業。

  雷剛手頭花錢大,玲子于是提出每月分賬,實際上分到她手里的那些錢,她是攢著想實心實意以后和雷剛過日子用的。

  但雷剛一直沒有真心喜歡過玲子,只是把她當做一個免費的“炮友”,一個免費的媽咪。

  他一直想獨占整個團隊的收入,但他又找不出踢開玲子的理由。

  最近,他暗中勾搭上了一個女人預備接替玲子的媽咪地位,更急著尋找機會踢開玲子。

  雷剛知道她晚上去場子之前有喝一杯水的習慣,于是在她的水杯里放了春藥。

  然后故意讓我去他家取筆記本,于是就有了后來的一切!“至于那張銀行卡和車票,那是他早就計劃好了的,只是讓狐貍去屋子里轉悠了一圈兒,出來就說是在我的手提包里搜到的!”玲子將手里的煙屁古扔在了地上,一臉的落寞,眼淚不停的滴落在她的大腿上。

  這段時間,玲子聯系了一個以前一起做公關的姐妹,讓她設法接近狐貍,并且和狐貍上了床,終于套出了這些隱情。

  “現在倒好,整個圈子里都傳遍了說我是要和你卷款私奔才被雷剛趕走的,竟然沒有人肯收留我……嗚嗚!”我心里像是有股火在燃燒,我特么就是個跑灰還差點兒被廢了。

  我把拳頭捏得“咯咯”作響,邁步沖向廚房,隨手拿了菜刀別在腰后就要沖出門去。

  玲子突然從床上跳下來一把拉住我的胳膊瞪著我道:“做嘛?你要去做嘛?”“老子砍了雷剛個狗曰的!別拉著我……”我瞪著血紅的眼睛沖玲子嚷嚷。

  “你就這樣去砍雷剛?你應該很清楚,恐怕你還沒接近他就被他身邊的人做翻了!”玲子沖我嚷:“就算你能砍死雷剛,我問你,條子能放過你嘛?”我一屁古坐回沙發,黑著臉喘著粗氣兒:“反正,這個仇我一定得報……”“誰說不報了?我來投奔你就是要和你一起報復雷剛!”“你有別的辦法?”我問玲子。

  玲子也不理我,一轉身向著大床走去。

  “過來!記住了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男人!”她的右手背在背后,伸出食指對著我勾動。

  修長的大長腿,圓滾滾的美屯,白色雷絲內褲,還有整個一大片白皙的美背,再加上她風情萬種勾動的手指,我瞬間有了最原始的沖動……  玲子的身體搖曳擺動,我正血脈噴張,欲罷不能的時候,她卻停了下來。

  “在深市混,既要有女人的細膩和算計又要有男人的兇狠和野心,所以我今天來投奔你,咱倆必須聯手對付雷剛才有勝算!”她躺在床上翻著大眼睛看我。

  我不敢看她,她的身材原本就很惹火,現在又只穿著內衣還把身體舒展的那么開,簡直就是對我的撩撥。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為原創丨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香椎 りあ